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真归来在都市 > 第五十五章老者
    新的一周,求点推荐冲下新书榜单~

    ————

    江源市,东郊十里外的梅山村。

    一辆至少价值百万的豪华轿车停在村子曾经的晒谷坪上,尹厚德拉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在前面给他开车的正是尹昭武的父亲尹天磊。

    几分钟后,两人来到了梅山村一间很普通的农家院落前。

    门口处是一口占地大约一亩多的鱼塘,岸边零星的种着一些海碗粗的树木。只有靠着院落的位置有一株非常大,估摸着至少有上百年树龄,树冠如华盖般散开的老樟树。

    树荫下凉风习习,端是一处乘凉的好地方……

    尹厚德带着尹天磊径直走进了开着门的院落。宽敞的院子里种着一株桃树还有一株梨树。几只家养的小母鸡在院子里散步啄食。

    红砖青瓦的房屋与村子里大多数农家都有所不同。

    如今的梅山村早已与二三十年前大不一样,地处市郊不过区区十里之地让梅山村这些年得到了极大的展,经济状况良好,几乎家家户户都建起了至少两三层的楼房。

    如今整个村子里除了一些已经废弃的老屋,怕是也就眼前的这一家还是住在瓦房里了。

    “二哥,天磊,你们回来了……”

    尹厚德与尹天磊刚走进院子,瓦房中便走出一个看上去大约五十岁左右,身材壮实魁梧的男子。

    尹厚德向对方点点头,应道:“嗯,五弟,爸还在闭关吗?”

    跟在尹厚德身后的尹天磊则恭敬的道了一声:“五叔。”

    那个魁梧男子正是尹厚德的胞弟,尹天磊的叔叔尹厚照。他的年龄实际也已经接近六十,只不过从小习武,外表看起来并不那么显老罢了。

    尹厚照对尹天磊微微点头示意后,便对二哥尹厚德道:“爸还在闭关呢。二哥,你昨天打电话回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竟然要在这个时候叫爸出关来?”

    昨天尹厚德给他打回来的电话只是说有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让父亲出关禀告,却没说具体什么事。

    尹厚德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道:“五弟,先进屋去再说吧,此事如果是真,那对咱们家来说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这番话更勾起了尹厚照的好奇。

    “好,先进屋再说!”尹厚照连忙与二哥、侄子一同走进屋里。

    走在最后的尹天磊返身关上了大门。见状,尹厚照终于再次开口问道:“二哥,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什么事需要叫爸出关?”

    尹厚德深吸了口气,看着尹厚照低声道:“五弟,我想,不出意外的话,咱们的大伯很可能还活着!而且,他回来了……”

    “什、什么?!”

    尹厚照楞了一下,立刻便呆住!

    家中的许多隐秘那些小辈基本不知晓,但他们几兄弟却都有所了解。

    “二、二哥,你、你不是在说笑吧?”

    尹厚照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点粗重,声音微颤。即便说话的是他二哥,他也觉得难以置信。

    尹厚德沉声道:“我会拿这种事情说笑吗?今天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要跟爸亲自求证。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那么你自己想一下这对于咱们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吧!”

    嘶……

    尹厚照长嘶了口气,终于有些从最初的震撼冲击中回味过来,道:“二哥,我没记错的话,爸好像说过大伯比他年纪还要大了将近二十岁吧?”

    “而且爸不是说当年大伯离开后就一直杳无音讯了,怎么会突然出现?”

    尹厚德摇摇头道:“反正这个事情还是得先跟爸说一下,看看爸是怎么看吧。对于大伯的事情,毕竟咱们所知就那么零星半点。”

    “嗯,那咱们这就去叫爸出关吧!”尹厚照道。他也明白二哥所说的事情确实干系重大,必须得要父亲出关才行。

    几个人从堂屋走去了后院。

    后院除了有几小块菜地之外,是一片竹林。尹厚德三人穿过了那片竹林一直走到竹林尽头的山脚下一座小竹楼前才停下脚步。

    尹厚照走到旁一根竹子前拉动了一下绑在上面的一根细绳。紧接着,一阵清脆悦耳的轻微铃声从竹楼中传出。

    之后,尹厚照便又走回到尹厚德旁边静静地等着。

    大约过来五六分钟,竹楼里面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厚照,是不是你二哥回来了?有什么事?”

    尹厚照忙应道:“爸,二哥说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告知你。”

    这时,尹厚德也开口:“爸,我确实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嗯,那就进来说吧!”竹楼里的苍老声音传出。

    尹厚德兄弟二人连忙走了过去,尹天磊跟在身后。

    嘎吱!

    走在前面的尹厚德打开竹楼的门,走了进去。竹楼内只有一张竹床,两张竹椅和一张桌子,布置十分简洁却别有一番韵味。

    “爸……”

    “爷爷!”

    尹厚德、尹厚照以及尹天磊三人站在竹床前。

    竹床上一名满头银的老者盘膝而坐着,苍老的面容上布满褶皱,不过皮肤下却隐隐透着血色的红润,精神头极佳,丝毫看不出寻常老人的那种虚弱无力。

    “嗯。”老者轻应了一声,平静的眼睛看着尹厚德,道:“厚德,说说吧,是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你亲自回来跟我说的?”

    已年近百岁的老者早已不再理会杂事,眼下儿子突然跑回来不惜打扰自己闭关,也让老者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要紧,还需要过问自己。

    尹厚德深呼吸了一下,说道:“爸,昨天昭武打电话回来说是有个人提起您的名讳,问他跟您是什么关系。然后,昭武说,那个人说他也姓尹,叫尹修,还说他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尹世诚。”

    “爸,我记得……你好像不是说过大伯就是叫尹世诚吗?”

    尹厚德说完,询问的看着盘坐床上的父亲。

    坐在竹床上的老者在尹厚德刚开口的时候还十分的平静,可是当尹厚德说出‘尹修’这个名字时,他便蓦地睁大了眼睛,猛然抬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尹厚德。

    等到尹厚德将‘尹世诚’这个名字也说出时,竹床上的老者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激动,布满褶皱的苍老面庞上竟是涌现一股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