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真归来在都市 > 第四十七章我也姓尹
    “你的年龄应该有四十岁左右了吧?以你的年龄竟然不顾廉耻向一个二十岁的后辈出手,也真是脸都不要了。”

    “也难怪这么一把年纪才不过修炼到练气阶段初期。既然你刚刚不要脸面,以大欺小,那我也没什么好顾忌,你这一身功夫,便不要也罢,省得日后你再恃武害人。”

    尹修看着被反震伤了右手的沈沧海,淡淡的道。

    话一说完,尹修便朝沈沧海伸出了一根手指隔空一点。霎时,一道透明的劲气从尹修点出的那根手指激射而出。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沈沧海也好,还是沈傲,无不面色大变。

    “先、先天劲气?!”

    沈傲完全被惊呆,傻眼般的看着尹修缓缓收回的手指。

    而沈沧海在一惊之后,本能的想要躲开尹修出的那一道劲气。然而,还未等他做出动作,那一道劲气就已经穿入了他的腹部旗下三寸之地!

    那里正是一个人的丹田所在。

    也是练气阶段武者蓄寸真气的气海!一旦丹田被毁,那么等于是断了他的武道之路,再也无法积蓄真气。

    其实尹修完全有更好的手段可以彻底废掉沈沧海的修为根基。但他却没有用,而是简简单单的出一道劲气毁了对方的丹田。

    这么做的用意只不过是不想让顾舒瑶等人觉得太过于匪夷所思罢了。

    否则之前昭武被沈沧海打伤时,尹修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灵识进行干涉,救下昭武,但他却并没有那么做。

    目的同样是不想过于惊世骇俗。

    “我的丹田,我的丹田!啊……你毁了我的丹田,我跟你拼了!”

    尹修出的劲气很轻微,只是击破了沈沧海的丹田,却并没有对他身体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

    不过沈沧海感受到丹田中的真气顷刻间完全消散,顿时整个人都几乎崩溃了一般,面目狰狞的扑上来,厉鬼般想要与尹修拼命。

    他好不容易才修炼到练气阶段,如今却一朝被毁,甚至将来都再不可能继续凝练出真气,这对沈沧海的打击简直是毁灭人生。

    尹修看都没看癫狂的扑上来拼命的沈沧海,只是随手一挥,一股劲风袭去,立刻将扑倒一半的沈沧海卷得倒飞,‘砰’的一声砸在地上。

    “你们两人可以走了,不要再挑衅我的忍耐,否则,你们会后悔的。”尹修扫了眼旁边早已经被吓呆的沈傲,淡淡的道。

    不等沈傲答话,尹修瞥了眼地上嘴上满是血迹的昭武,又淡淡的说了一句,“至于他跟你们之间的仇怨,我想他家里自然另有人会跟你们了结!”

    地上的昭武听到尹修的话后,不禁笑了起来,冷冷的盯着沈傲,道:“他说的不错。今天的事情还没玩,你们沈家等着吧,早晚会有人去到你们沈家登门拜访的,嘿嘿嘿嘿……”

    昭武特意将‘登门拜访’几个字咬得特别重,说完后出一阵阴冷的笑声。

    他从小到大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如果说是跟沈傲比武输了被打伤他也就认了,毕竟是自己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这点他还输得起,不至于会像小孩子打架一样,打不过就叫家长。

    但是,沈傲比武输了后竟然叫长辈出手,以大欺小将他打成重伤,并且连番羞辱,甚至沈傲竟然还敢动林可馨的歪脑筋,这些无不是真正的触怒了昭武。

    这个仇不报,他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沈家虽强,但他的一句话说得没错。

    说到底沈家也是‘江湖’中人,而且是动了武力的。江湖事江湖了,他与沈家之间的恩怨就算是捅到公门也不会有人深究,剩下的该如何了结,嘿嘿,那就得各凭本事了!

    对于自家的根底,昭武还是比较清楚的。区区一个沈家,或许在世俗中有很大的势力,但对于江湖人而言,沈家给他家提鞋都不配!

    看着冷笑连连的昭武,沈傲不禁微微打了个寒噤。昭武越是如此的底气十足,他心里就愈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不敢继续留在这,赶紧扶起沈沧海离开。

    这个时间体育馆附近都没什么人,也基本没有谁看到之前在体育馆中的比武打斗。

    随着沈傲和沈沧海两人离开,尹修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刚刚被林可馨过去扶起的昭武身上,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问题?哦,你是问我姓什么?”昭武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想起了刚才尹修反复问过他两次的问题。

    “嗯。”尹修淡淡点头,

    昭武倒没有隐瞒,坦然道:“我姓尹,叫尹昭武。”

    说完,尹昭武忽然想起刚刚尹修就直接问他是姓尹还是箫,不由好奇问道:“对了,刚才你为什么问我是不是姓尹或者姓箫?”

    “你真的姓尹?”

    尹修看着尹昭武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似乎在仔细的打量着他。

    这时,旁边的顾舒瑶忽然插口说了一句,“嗯,他确实也姓尹。”

    顾舒瑶说完后就好奇的看着尹修,她从尹修的神情反应感觉到似乎……尹修很可能跟昭武有某些关系?

    要知道当初她刚认识尹修时,听到尹修的名字也是有所怀疑过的。毕竟‘尹’这个姓可不是什么大姓,只不过顾舒瑶对尹昭武家里的人基本都熟悉,尤其是年轻一辈的可以说全都相互认识,所以才没多想罢了。

    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啊……

    “也?”尹昭武很敏锐的听出了顾舒瑶话语中的不同之处,惊诧的抬头问道:“瑶瑶,你干嘛说我也姓尹,难道这还有别人姓尹吗?”

    顾舒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看尹修。

    既然已经确定了对方是姓‘尹’,尹修也不隐瞒,淡淡的道:“因为我也姓尹……”

    “啊?”

    尹昭武惊讶的看向尹修,旋即他又猛然想起了什么,叫道:“我想起来了,刚刚你进来的时候好像听到瑶瑶就是叫你尹、尹修?对不对?”

    “不错,我的确是叫尹修。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尹世诚!”尹修淡淡的道。

    “尹世诚?”

    尹昭武微皱了皱眉,他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是他感觉得出来,尹修话里有话,似乎……他跟自己家里有着某些渊源。

    尹修虽然没有动用读心术去窥探尹昭武心里的想法,不过从他脸上的神情也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名字并不熟悉。

    尹修也不在意,又问道:“尹崇文是你什么人?是你爷爷,还是你太爷爷?”

    “呃……这个,我不知道。”

    尹昭武有些尴尬的摇摇头。“我只知道我爸的名字,至于我爷爷,还有太爷爷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不是太清楚。”

    其实这也很正常,作为孙辈,甚至是玄孙辈的又有几个能叫得出自己爷爷,乃至是太爷爷的名讳。

    在家里自然都是叫长辈的称呼,就算是有客人来访,对方也基本都是属于自己爷爷、太爷爷的晚辈,也不可能会有人直呼爷爷和太爷爷的名讳。

    除非是特意去问,不然的话隔代的后辈还真没几个知道爷爷辈以上的长辈的具体名字。一般人谁会闲着没事干去问自己爷爷或者太爷爷的名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