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二十七章 昨日顽童今复来
    孙老秀才开始新的授课前,有一个检查作业的环节,朱平安在外面看得清楚,孙老秀才抽查了几个学生,让他们上前来。然后,用一个纸片覆在课本上,露出其中一个字,让他们一一辨认。

    因为昨天朱平俊和他的同桌有在课堂睡觉,所以着重被夫子检查作业,结果,朱平俊跟他昨天在家里说的一样,只记住了四个字,被孙老秀才打了四下手心。他的同桌也好不到哪去,比朱平俊多记住了一个字,被打了三下手心。

    打完手心,孙老秀才就让他们返回桌子,开始讲课。

    “昨日授课千字文八个字,今日便教书写这八字。”孙老秀才让孩童铺好笔墨纸砚,开始讲授,“凡学书字,先学执笔。”

    孙老秀才一边讲,一边示范,“今日授予尔等五指执笔法,五指并用,讲究按、压、钩、顶、抵......”

    毛笔字正是朱平安的弱项,所以朱平安在外面听得格外仔细。

    所谓五指执笔法,“按”指的是大拇指的第一书内侧按住笔杆靠身的一方,大拇指处于略水平的横向状态;“压”指的是食指的第一节或与第二节的关节处由外往里压住笔杆;“钩”指的是中指紧挨着食指,钩住笔杆;“顶”指的是无名指紧挨中指,用第一节指甲根部紧贴着笔杆顶住食指、中指往里压的力;“抵”指的是小指抵住无名指的内下侧,帮上一点劲。这样形成五个手指力量均匀地围住笔的三个侧面,使笔固定,手心虚空。同样是五指执笔法,又因手格的张开和并拢、笔执在指尖处还是手指第二关节处而形成多种形式,又称之为“凤眼”、“虎口”、“鹅头”等五指执笔的不同态势。

    孙老秀才讲解完后,就下去一个个的将孩童错误的地方指正,手把手的教会他们正确的握笔手势。

    见孩童都掌握了握笔手法后,孙老秀才又讲了下腕法,枕腕、悬腕、悬肘,因为孩童都是初学,孙老秀才只是给他们着重讲解了悬腕法。

    “学书贵有恒,练书须用心。心正则笔正,笔决记心中。下笔不离点,转折贵圆露。有垂还欲收,勾划忌平庸。左垂宜竖露,右直利悬针。捺似金刀势,撇如犀角形。横行锋务敛,结构气欲清.......”孙老秀才是一个富有经验且绝对称职的夫子,将自己的经验一一的给学生讲来,并且不厌其烦的纠正每一个孩童错误的地方。

    这就是自学和有老师的区别了,如果自学毛笔字,自己不知道书写中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可能会在一个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有老师的话就不会走弯路了,在开端就领先别人。

    朱平安庆幸自己过来蹭课,庆幸孙老秀才是一位好夫子。

    孩童在私塾内蘸墨运笔,朱平安在私塾外蘸水临板。

    朱平安在练习毛笔字的时候现,书写毛笔字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毛笔在自己手里怎么写怎么感觉别扭,毛笔不听自己的话,很是生涩。

    古人云“力在笔尖”,诚不欺也,想要写好毛笔字,就要把力运在笔尖。可是想要把力气运在笔尖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除了握笔和腕法,朱平安现自己手拿毛笔的高低也很影响书写,执笔高,手中之力传递到笔尖的距离远,笔画容易浮滑。相反,执笔低,笔力易于到达笔尖,笔圆较沉稳。执笔高了,变化大,写楷书就不容易掌握。还有执笔的松紧问题。执得太紧,手太用劲就会颤抖且手指疼痛。执得太松,一点力也不用,笔就会掉下来。写字用的是巧力而不是死力。巧力来自久练,这就像骑自行车一样,会骑了,习惯成自然,并不感觉到自己在用力。写毛笔字如果感觉不到自己在用力,运笔自如了,也就过了执笔关了。

    朱平安比私塾的孩童心理年龄要大得多,所以比较容易领悟孙老秀才的讲解。私塾的孩童,还在呲牙裂嘴的跟毛笔较劲的时候,朱平安已经从一开始的别扭,到慢慢生涩,距离适应也不远了。

    昨日的顽童今天又来玩耍了,孙老秀才在授课的时候不经意间又看到了私塾外面的朱平安。

    看着胖乎乎的小屁孩正在用竹筒往石头上浇水,孙老秀才自然的就认为朱平安是在玩耍,根本就没当回事。

    玩耍就玩耍吧,只要不喧哗影响学生就是了。孙老秀才只看了一眼,就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学生身上去了,一一的纠正他们的错误,甚至手把手的教他们写字。

    实际情况是,朱平安把竹筒里的水倒在了一个石头天然形成的凹槽里,将其充当砚台,然后用朱父给做的毛笔蘸着水再在黑木板上书写。总不能用毛笔直接在竹筒里面蘸水吧,这竹筒可是自己喝水的杯子。

    孙老秀才只看到了朱平安往石头上倒水的一幕,没有看到后面的场景。

    孙老秀才在私塾内讲课,朱平安就在外面蹭课。孙老秀才讲了半天书写,接下来就又开始教孩童识字。这次授课并不是再讲千字文,而是讲的三字经。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孙老秀才领着孩童读了近十遍,才开始讲解意思。

    讲完意思,孙老秀才又开始领着学生一个字一个字的辨认。朱平安就在私塾外面将三字经的繁体字反复的默写,将深印象,努力将脑海里的简体字一一的转换为繁体字。

    少顷,见孙老秀才有下课休息的意思,朱平安也就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往竹林外走去。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万一夫子不喜欢别人蹭课呢,或者其他的孩子看到自己生出其他是非也是麻烦。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外面的老黄牛吃了半天草,也需要去饮些河水了。

    朱平安将毛笔和木板藏在竹林隐蔽处,牵了老黄牛往坡下河边走去。

    呃,尼玛,那个腹黑小萝莉怎么又出现在了坡下,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呀,小穷酸,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坡下百无聊赖的腹黑小萝莉,看到朱平安出现在山坡,一双大眼睛亮了起来,跟斗鸡一样,充满了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