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春秋我为王 > 第73章 泮宫公学
    感谢书友苍千倾的打赏!

    ……

    今天刚好是三月初一,泮宫开学的日子,位于北部的入口已经停放了不少二马驾辕的戎车,这是大夫之子的规格。

    看到魏驹和一个生面孔的卿族子弟联袂而至,立刻引起了门口众子弟们的注意。

    其中有两个穿一黑一白深衣的少年轻声交谈道:

    “张子,那是何许人也?能让魏子亲自引路。”

    “乐子,你是去多了女闾,年纪轻轻就目光浑浊么,没见到那是驷马戎车的卿子规格?没看清车上插着玄鸟旌旗?分明是赵氏的君子。”

    “赵氏的君子?莫不是前段时间因为获白鹿,推行止从死而名声大噪的君子无恤?”

    “然也。”

    “我们俩家不是赵氏一党的大夫么?要不要过去相迎?”

    “嘘,噤声,这只是个庶子,你我且不要声张,先看看他有何能耐。”

    倒是有另外几个少年围上来朝魏驹行礼致敬,同时好奇地盯着无恤看,魏驹则向赵无恤引荐,原来是魏氏的小宗令狐、吕等氏的子弟,同时也是魏驹的伴读与辅佐。

    赵无恤与他们一一见礼,有了昨天的教训后,他今天不想随意树敌。

    魏驹笑着与众少年寒暄,被围在中间如同众星捧月一般,放眼赵无恤这头,却有些孤零零的,邯郸稷不来,就只有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胖子赵广德撑场面。

    他不由得有些郁闷,自己的小伙伴还是太少了啊,那些亲昵攀附赵氏的大夫子弟呢?都上哪儿去了?他目光扫过人群,见无人出来搭腔,心知那些人还在观望之中。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自从无恤的三位便宜兄长行冠离开泮宫后,赵氏在公学内可谓是群龙无,而无恤在家族中,地位确实不高。

    所以,他这次入学的使命,还有在赵氏集团年轻子弟里撑起一面旗帜的作用!

    此外,让赵无恤失望的是,今天韩、知、中行、范家的卿子们好像约好了似的,都没有出现。

    就在这时,里面敲响了几下浑厚的钟声,泮宫大门开启,有皂衣小吏出来引诸子入内。

    赵无恤感觉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前世时,听着铃声走在上学路上的日子。

    在场众人里,他和魏驹身份最尊贵,所以走在人群最前方缓步入内。过了泮池,来到一片桃林,粉嫩含绿的花骨朵将开未开,香气扑鼻,想来再过半月,就将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了。

    泮宫内的建筑端庄规整,却又不显华丽,其中有射箭的靶场,有学御的车道,矮矮的墙垣外还有个专门制作竹简的作坊,不时有皂衣的小吏抱着刚杀完青的简册趋行前往守藏室。

    进了厅堂中,只见其采光极好,竹席蒲榻摆放整齐,偶尔还能听到管乐丝竹之音。

    和天朝的大学有点相似,泮宫既是学校,又是行政官署,官吏既是教育官员,也是学校教师。

    泮宫的“校长”称公族大夫,拥有上大夫之爵,掌管卿大夫子弟的名籍和拙拔,位高权重。公族大夫也亲自授课,但只面向卿族嫡子,比如魏驹,所以魏驹便在此和无恤等人作别,入内室去了。

    公族大夫之下,还有几位庶子大夫,就相当于授课老师,领下大夫爵,教育对象更广泛些,卿族余子,大夫子弟,都在其列。

    赵鞅为赵无恤找的庶子大夫,名叫籍秦。

    你说巧不巧,正是昨天赵无恤说邯郸稷“数典忘祖”那个典故的主角,籍谈的儿子。

    “籍”的本义是典籍、文献,晋大夫伯厣(yan)即任此官,在泮宫中掌管国家典籍,其后代即以籍为氏,籍谈、籍秦即其后代。

    但就赵无恤所知,籍谈似乎已经把家族的老本行丢了,他曾作为行人,前往周室朝见天子。在燕飨上,周景王问籍谈,晋国此次为何没有献上贡物?

    籍谈答道,晋从未受过王室的赏赐,何来贡物,想就此忽悠过去。谁想,那周景王却是东周百年才一出的明智天子,他就当场列举出王室赐晋器物的历次旧典来,并责问籍谈,身为晋国司典的后代,怎么能“数典而忘其祖”。

    无恤暗想,这籍秦作为庶子大夫,也不知道和他父亲一不一样,是不是肚子里没货之辈……

    初见之后,籍秦卖相倒是不差,他黑衣长冠,坐于案后,颔下留着一尺长须,看上去雍容斯文。

    一旁,还有一位深衣广袖的士人陪坐,大概是籍秦的助手或者家臣。

    在赵无恤献上拜帖后,籍秦好奇地打量了他一眼。

    “汝就是赵氏子无恤?”

    “唯,正是小子。”

    籍秦点了点头,赵无恤相貌平凡,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没有引起他太多重视。

    在寒暄地问了问赵鞅、以及无恤三位兄弟的身体是否安好后,就正式开始了拜师的礼仪。

    赵无恤拱手垂拜,口称“夫子”,籍秦则正襟危坐受之,随后又起身还礼。

    按照规矩,“敕学生在学,各以长幼为序。初入学,皆行束修之礼”。

    也就是说,作为初次入学者,赵无恤还得先经过一道正式的拜师之礼,献上束修,也就是数条用锦带捆扎的肉干,籍秦身边那士人负责接过。

    据说孔丘在鲁国曲阜开私学收徒,学生也要交这么一份学费,但他大概得指望这些肉干吃饭,而籍秦每月禄米无数,还有封邑创收,所以只是作为一种学生孝敬老师的心意收下。

    公学所传授的,也无非是君子六艺,以及军法、国史、时政、外交言辞等。

    今天早上要学习的,是射术。

    到了这时,赵无恤才确信,“学在官府”的时代是真没落了。籍秦对于新来的学生,也表现得懒洋洋的,随意聊了几句,就转身离开。倒是那位士人问了下无恤对六艺的掌握情况,告知他可以随意翻阅泮宫守藏室里的书籍,以及其中的一些规矩。

    临走时他才自我介绍道:“吾乃邓飛,爵为中士,乃籍氏家臣,庶子大夫不在时,我代为授课。”

    无恤离开厅堂后,朝周围看去,现整个公学都处于一种放羊的状态,和后世的自习课差不多。

    卿大夫子弟们都懒洋洋地挎着弓,想射就随意搭箭来几下,不想动手的,则三五成群聚在桃树下闲聊,甚至还有玩六博、投壶的。和计侨说的一样,这里更多是一处交际场所,卿大夫子弟将成年了,就送来镀镀金,结识下同龄人,为日后从政铺路。

    赵无恤有些无语,他倒是没什么玩兴,何况也没融进任何一个圈子,便无奈地摇了摇头,让竖宽去宫外找田贲,将他专用的弓箭取来,在更衣室里换上戎服,带着赵广德往靶场去了。

    赵无恤自己倒是不用过多练习,但小胖子赵广德的射术却惨不忍睹,他瞄了好半天,箭矢依然落下靶子,不知道飞到何处去了。

    无恤耐心地教着他,如何摆正姿势,如何瞄准而手不会颤抖,在旁人看来,倒是一位懂得孝悌之义的兄长。

    其实,他更多的打算是拿出收买人心的手段来,把赵广德收为小弟。温地一系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敛财致富倒是有些手段,保不准日后无恤还得有求于温大夫赵罗。

    而且不教不行啊,泮宫虽然已经不以教学为主,但每年都会有几次燕射礼,到时候赵广德要是太菜,丢的可是赵氏的脸面。

    在泮宫外议论赵无恤的那两个少年一直在暗暗观察他,看到此景后,相视微微点头,但仍未上前与之攀谈。

    倒是之前结识的几名魏氏小宗子弟却凑了过来,朝无恤问好。

    其中一位名为令狐博,正是那位传下“结草报恩”美谈的令狐文子后人,夸赞无恤止从死之举有他曾祖父之风,赵无恤则礼貌地微笑颔,心里却静静地等待他们亮明真实的来意。

    果然,在令狐博说了一通好话之后,他旁边一名身材高大,双臂修长的少年却冷冷说道:“听闻君子曾在林囿中射杀黑熊,获白鹿而归,得上军将赐雕漆玈(1v)弓,但我看赵子年不过弱冠,貌不惊人,却是有些不信!”

    ……

    第二个龙套出场,前来认领。求收藏,求推荐,本书群号37o6o9612,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