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春秋我为王 > 第51章 殖我田畴(下)
    “君子所说可是真的?”计侨感到难以置信。

    “先生若是不信,且让让在乡中寻几位善于农稼的国人来,让他们听一听我想到的法子,如何?”

    计侨应诺,便让窦彭祖找了两人来,一位名为成垄,一位名为桑羊翁。

    他们的身份都是拥有土地的国人,虽然没有担任乡吏,但是威望很高。

    在席间,赵无恤向俩人透露了一些后世农业生产的经验。然而他前世虽然在农村呆过一段时间,却也很少下田,所以许多事情记述得不是很清楚,说出来有些模模糊糊,让人听了不由得疑虑丛生。

    于是,和无恤想象的不同,成垄和桑羊翁虽然表面上对无恤很是尊重,却并没被无恤的“王霸之气”震撼,也没有对他的想法惊为天人。他们一直在沉默地听着,偶尔点点头,偶尔又摇摇头。

    而最后给予无恤的回答,竟然和计侨一样,是委婉的反对,气得无恤差点掀了案几,他这才感受到了先秦国人那种独有的固执。

    面对卿大夫,这些高级公民自有一套自己的相处方法,他们大多数时间会向权贵低头,可心中却仍然会固守着自己的骄傲。对于自认为擅长的东西,对于自以为是对的“道义”,就会据理力争,绝不会妥协退让半分。

    所以鲁邦的乡野国人曹例才会说出“肉食者鄙”这样的话来。

    所以郑国的国人才会在子产改革时聚集在乡校中举行公民大会,公开反对。说什么“取我衣冠而褚之,取我田畴而伍之;孰杀子产,吾其与之!”诅咒执政子产不得好死……

    这种性格,也让赵无恤又敬又恨。

    敬的是国人们能保有自己的人格,不会轻易盲从权贵,恨的是这种独立人格偏偏堵了他的路……

    成垄身为成氏族人,对无恤肢解成氏依然心有余悸,甚至怀疑他和成季的死有关。此时见桑羊公先站出来反对,也跟着反问道:“君子可曾做过农稼之事?”

    赵无恤哑然:“这倒是未曾……”

    “那君子如何知道这些事情?又如何肯定做出来以后能够增产,而不是毁了田地?”

    计侨和他们的想法一致,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主上,侨听说,治理邦邑有一定的规则,上下职权不能彼此侵夺。请让侨做个比喻吧,这就好比主上让鸡来司夜,让狸奴来捕鼠,让隶农耕田种地,让臣妾烧火做饭。公家私室要是能做到这点,各种工作就会井然有序,不会荒废。”

    “但如果有一天,主上忽然打算亲自去干这些活,不再依靠别人各司其职,那样除了会弄得身体疲乏精神困顿外,却一事无成。难道主上的智慧和能力还不如男女仆臣和鸡狗吗?非也,关键是主上选错了当家做主的方法啊。”

    “因此古人说:坐下来议论国家大事的是公卿大夫,站起来执行的是士和国人皂隶。现在您治理成邑,竟然亲过问农田耕作、施肥松土等琐碎之事,这不是本末倒置了么?”

    计侨一堆长篇大论,说得赵无恤脑袋晕,却又觉得有些道理,可惜仅仅是理论上。

    只听计侨继续劝道:“所以,肉食者只需要不在农时违背时令,不驱使农民远离田地,去做过重的劳役即可。等到春种秋收后,自然仓库满溢,谷不可胜食,主上何必事事都要参与呢?”

    赵无恤没想到,在对待这件事情上,两位国人老农,乃至于计侨竟都如此保守。

    作为穿越者,赵无恤认为自己必须亲自涉入一些领域中去,才能给这时代的生产力带来巨大改进。

    而计侨作为计吏,他擅长的主要是计算而非经济,思想依然停留在小国寡民、顺应自然那一套上,对君主亲力亲为,改进技艺持反对态度。

    这场对话最终不欢而散,他们的意思就是,赵无恤作为上位者,不必操心太过琐碎的事情,籍田也是做个样子就行。何必事事插手,让成邑的隶农们偏离往年早已摸索成熟的农稼经验,去做不知道结果的尝试呢?

    这场小挫折也让无恤认识到,尽管他在成邑的威望已经很高,可距离一呼百应的程度还为时尚早,尤其是在国人中间。

    要知道,和古时的井田划分一样,成乡的田地大概分为九份,八份属于国人和氏族的私地,一份属于乡寺的公田。如果不能说服国人,赵无恤就只能在那百多亩的公田上种麦,那样的话,想实现来年全乡的大丰收,就不可能了。

    虽然扳倒了成氏,但要彻底改造成邑,他还需要和巨大的传统斗争。这是一个摸不着看不见的敌人,却藏身于每一个人的心底,想要战胜它,比以铁拳击垮成氏要难上许多。

    他必须说服计侨,二位国人老农,乃至于成邑所有国人推行他的计划。还要获得一种可以随时参与到工、农等领域基层指手画脚的权力,才能挥他的知识,让成邑的经济获得一个质的飞跃!

    既然人力难以矫正人心,那么,无恤就必须借助一些非人的力量才行……

    他沉吟片刻后,对着寸步不离他身边的穆夏说道:“去,将乡三老成巫给我叫来!”

    ……

    国人成垄回到成氏四里后,眼见天色将暗,他才走出了居所,也未点火把,就这样摸着黑朝成氏庄园走去。

    仅仅过了几天,昔日繁荣的成氏庄园已经一片萧条,大量的隶臣妾和氓野之人被君子无恤收归己有,像是将成氏的底蕴也一并抽空了一般。

    成氏没了往日的自傲和嚣张,一连几天都紧闭内门——外面的石墙、中门已经被赵兵拆除,几处过高的墙垣也被堕毁,所以眼下的成氏庄园,颇像一个被掀了冠带,扯碎深衣的落魄士人。

    族人们都认得成垄,他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成翁所住的里屋内,兽口铜燎炉熄了火,屋内显得有些冰冷。成翁依然躺在病榻上,在成季暴死后,他白人送黑人,当场又气晕了一次,本以为活不下来,没想到却硬是撑到了现在。

    成垄看着好似又衰老了十岁的成翁,眼眶一酸,成氏出了成巫那种恨不得灭大宗而后快的庶孽子弟,但也有成垄这种对宗族认同感极高的国人。

    听见响动,成翁强撑起身体,看着成垄说道:“阿垄来啦,如何?那君子无恤召唤你去,是要作甚?”

    成垄跪坐在榻下的席上,把今天的事情简略说了说,成翁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嗽里却带着嘿嘿冷笑。

    “九幽的大司命和少司命已经来过了,说我寿命已尽,但老夫之所以强撑着不去,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老夫一定要看他赵无恤在一年之后落败,灰溜溜地滚出成邑!到时候,吾儿成何就会回来,成巫、窦彭祖、桑甲二氏,到时候统统要他们付出代价!”

    “成邑的底子你我都清楚,就算是后稷重生,也没法让五谷的收成翻两倍!赵无恤以为打倒了我成氏,各里国人就会对他唯命是从?可笑。既然桑羊翁带头不同意,你在旁附和就行,正面敌不过他,那我们就换一种方法,要知道,就算是钝铜削,也是能割肉的!”

    ……

    而另一边,乡寺内的无恤居所中,受召匆匆赶来成巫终于结束了与无恤的密谈,商量好了明日将要做的那件事情后,这才拱手告辞,做准备去了。

    赵无恤走出了居所,摸着无须的下巴沉吟。冬至在春秋的地位,一如后世的小年,明天的节庆,多了他和成巫的搅合后,想必一定会更加热闹。

    而明天,也是赵鞅和乐祁前往晋都新田,参加宋国使节进觐国君大朝会的日子吧?可惜,天公似乎不作美啊,只希望无论是成邑还是新田,都能顺顺利利。

    赵无恤站在乡寺外,远眺新田城的方向,只见那里乌云密布,风雨将至!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