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春秋我为王 > 第35章 竖子敢尔!
    下周有个推荐了,分类小说新书精选

    就在无恤惊疑不定时,对面的成氏族人却出了一阵呼喊。

    “抓住了,抓到那个贱婢了!”

    却见那两百余人从两侧分开,露出了里面的情形,一个身穿文绣皮冠,满脸戾气的青年男子,他手持一把青铜短剑,正揪着一位浑身素稿的柔弱少女死命殴打!

    男子先狠狠地扇了少女一巴掌,打得她嘴角流血,如同被巨大雨滴击碎的浮萍,随后猛地扯着她乌云般的头,少女吃痛哭喊,像一株随风无助飘拂的弱柳倾倒在地,惨不忍睹。

    远远能听见那男子骂道:“你这贱婢,竟然逃走?我非得将你在墓前剖心挖肝不可!快说,那个养犬的小童跑哪去了!乃公要把你们一齐带回去为叔伯殉葬。”

    赵无恤驻马遥望那边的情形,他对男子的暴行勃然大怒,有意过去阻止。

    成巫凑到耳边低声说道:“主上,那一脸凶相的男子正是前任乡司马,成季!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赵无恤看着那可怜的少女,心中有些犹豫。

    突然,从路边的灌木丛里钻出了一个蓬头少年,身后跟着一只黑色小犬。还不等虞喜等人上前阻拦,少年已经咬着牙跑到赵无恤的马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腿!

    “君子,求君子救救我阿姊,我们不想去殉葬!”

    殉葬?

    赵无恤大概明白了眼前的情形,他的心中顿时一片翻江倒海。

    眼前闪过前世在殷墟博物馆陪葬坑中看到的场景:那成百上千的累累白骨,断头的、活埋的、肢解的,和狗彘牛马的尸骸混在一起,层层叠叠,不仔细辨认的话,甚至分不清是人还是畜生的……

    用人殉葬,这种残忍的行为是作为穿越者的赵无恤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成氏啊成氏,你们真是在自己作死啊!

    成巫凑上前来再次劝说道:“主上,虽然这成季并非刻意针对主上而来,但他们人多势众,还是先退为妙啊……”

    赵无恤默然,虞喜等人想把抱住他腿的少年挪开,那少年却紧紧抓住,死不松手,黑亮的眼中带着倔强。一如赵无恤在立誓要保护姐姐季嬴,不让历史上弟逼姐死的惨剧重演时一样坚决。

    少年和他想保护珍惜的人的愿望,是一模一样的,打马离开,坐视这对姐弟被虐杀殉葬?还是……

    成巫的劝说还在耳边嗡嗡作响,对面的嘈杂声叫骂声依旧,虞喜在则询问究竟要不要调转马头。

    一阵热血涌过胸膛,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你们放开他。”只听赵无恤淡淡地命令道。

    他又低头看向那个少年:“你也松手吧,你阿姊,我会替你救回来的。”

    少年迟疑也一下,乖乖地放了手,任凭赵无恤拍马朝前方而去,他这才醒悟过来,在后边大声喊道:“我……奴愿为君子做牛做马报答大恩!”

    成巫见状,差点气得咬了舌头,他本以为昨日面对成氏公开羞辱,尚能隐忍片刻,再以雷霆一击难的君子无恤是个少年老成的稳妥之人,没想到今天却……却依然是少年性情啊!

    冲动啊,太冲动了!

    成巫声音有些嘶哑了:“主上!俗语道,千金之子,不涉危堂,不能过去啊,万一您有个闪失……”

    赵无恤听罢却笑了,笑得很轻蔑,他扬了扬马鞭,以极其装逼的姿态指着对面的那两百余众说道:“成巫何必担忧,此辈,土鸡瓦狗尔!”

    土鸡瓦狗?成巫看着对面黑压压的人头,脸色青红皂白,浑身冷汗直冒。心想君子啊君子,这又是何必呢,小不忍则必乱大谋。昨夜赵无恤找他细问成氏情形后,已经决定开春后再徐徐图之啊!可现在却因为两个连犬马都不如的隶妾坏了大事……

    成巫正纠结着要如何将无恤劝回来,却斜眼瞥见虞喜如同无恤的影子一般,紧追而去,他双腿紧紧夹着马身,单手持铜矛,忠诚地扈从在无恤侧后方。

    那三四个少年骑士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他们作为无恤在厩苑里的老班底,这些天脱离了奴隶籍贯后,被无恤推衣衣之,推食食之,潜移默化之下,少年们早已存了为他效死的心思。

    成巫看得目瞪口呆,这些半大孩子们就不怕死么?虽然一般人不敢对赵氏君子怎么样,但对面可是那个脑袋缺根弦的成季啊,万一他恶向胆边生,索性暴起杀人怎么办?何况成氏有两百余人啊!一人扔块石头,都能把这点人马给葬喽!

    他想象这那种后果,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若是君子无恤真的死于非命,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就算他今天侥幸逃过一劫,但接下来,还得面对主君赵鞅的丧子之怒,那才是百死莫赎啊!说不定,说不定会把他们在场的人统统坑了给无恤陪葬!

    成巫清楚,从他叛出家门那一刻起,成氏最想杀的人,大概就是他了,这要跟着过去,大概是凶多吉少。

    他昨日连赌两次,赌到了投效君子无恤的功,赌到了一个垂涎已久的乡三老职位,今天呢,反正都是死,要不就再搏一把?

    他咬了咬牙,追上前去拉住了走在末尾那个少年。

    少年骑士回过头,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三老这是作甚,快放手,我还要去追随主上呢!”

    成巫骂道:“贼!多你一个少你一个又有甚么区别,还不快去打谷场,向乡司马等告急,让他们带人过来桑里!”

    “人越多越好,来的越快越好,去,去!”

    少年一脸不情愿地离开了,仿佛错过了莫大的荣誉似的。

    成巫叹了口气,暗道你这小子不知好歹,我或许是救了你一命。唉,应该自己去报信,顺便脱身来着,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被驱逐出宗族后漂泊半生,何苦跟着一群半大少年去热血?

    ……

    在前世时,网上流行过一些图片。

    你是要当一辈子懦夫,还是要当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

    赵无恤自问从来就不是英雄,他很惜命,他还有前世今生未偿的巨大遗憾没有弥补,还有波澜壮阔的历史等着他去改变。

    但这具身体虚岁也才十四,少年的荷尔蒙一旦量作,当热血在胸中涌动时,他的身体便会先于大脑做出决断。

    当看到那个少年将失去姐姐的痛苦时,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于是便想做些什么。

    顺便,要是能把对面的成氏族兵主力一起解决掉就好了,虽然这听上去有些玄幻。

    万幸,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无恤侧目看去,瘦巴巴的虞喜跟了上来,他在半个时辰前才经历了一场“初恋”的洗礼,此刻却持矛侍卫着无恤,向死而生,没有半分顾虑和不舍。

    四名骑童跟了上来,他们矢志不渝,

    坚毅的脸甚至能反过来给赵无恤以勇气。

    最后,连矮小怕死的成巫也不情不愿地跟上来了,他就这么后悔着,叹气着,却也默默上前,悬在队伍的末尾。

    一行五人五骑,仿佛跳海自寻死路的旅鼠似的,朝密密麻麻、手持武器,正用不善目光看向他们的成氏族兵走了过去。

    赵无恤嘴角牵起一丝微笑,他也当真视对面两百成氏族兵若无物,催马上前,朝着正在对少女施暴的成季喝道:“竖子敢尔!还不住手!”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