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无忧谷。

    棋台之上,宋青书高高在上,好似看死人一样看着古海,目光中充满了阴狠之色。

    “这可怎么办啊?”小柔在一旁焦急无比。

    陈天山也是露出一丝担忧,高仙芝却是眼中透着自信。

    古海缓缓向着棋台走去,一路所过,四周修者犹如躲瘟神一般纷纷躲开。

    “一品堂水舵主?他完了!”

    “三十年没和人下过棋了,那不是输定了?”

    “这宋青书也是一个狠人啊!”

    ……………………

    ………………

    ……

    四周修者小声议论之际,古海已经踏上了棋台。

    从乌云中光芒笼罩自己的一霎那,古海就感受到一股凶唳的气息悬在头顶,好似随时冲击向自己一般。白光钻入了皮肤之内,好似和丹田的真气连在了一起。

    古海抬头看了看天,很不喜欢这种命运被别人掌控的感觉。

    “古海,你别怪我,是你自找的!”宋青书冷冷的说道。

    古海冷冷一笑,没有理会,却是缓缓坐了下来。

    按照规矩,被对手选中的人执黑,黑子先走。

    棋盘已经清空,两个棋缸里面已经摆满了各自棋子,等待二人开始落子。

    古海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一枚黑子,缓缓的落向棋盘。

    宋青书虽然胜券在握,但,依旧不敢大意,在古海取出棋子的一霎那,就神色一肃,盘膝坐了下来,要知道,自己可是已经吃过古海的亏了。

    宋青书临阵以待,下方无数修者也在盯着那棋盘。

    就看到古海一枚黑子缓缓落下。

    “啪!”

    黑子落下,近乎所有修者都是眼睛一瞪。

    “天元?他落子天元?”

    “天元是棋盘最中心的一个位置,一般一盘棋很少用得到啊!”

    “第一子就是废棋?”

    “他疯了?如此机会,他居然浪费掉?”

    ……………………

    ………………

    …………

    无数修者都惊呼了起来。盖因为,谁先走,谁有着大优势,可以提前布局。

    可这大优势却被古海浪费掉了?

    “舵主果然三十年不下棋了!怎么会走天元这一步?”陈天山焦急道。

    “走天元,会输吗?”小柔焦急道。

    “唉!”陈天山一声长叹,显然是肯定了小柔的担心。

    “啊?”小柔露出焦急之色。

    “未必!”高仙芝摇了摇头道。

    下方议论纷纷,棋台之上,宋青书先是一呆,继而露出狂喜之色。古海果然不会下棋,如此好的机会,居然浪费了。

    “哈哈哈哈,古海,我可想多拖一点时间,你可不要输的太惨啊!”宋青书大笑道。

    拖了三十息时间,宋青书才夹一枚白子,缓缓落下。

    “啪!”

    白子落下,还有三十息的时间给古海思考。

    但,不到一息的时间,古海就落子了。

    “啪!”

    古海一枚黑子落下。

    “什么?”宋青书陡然眼睛一瞪。

    台下之人也是一片哗然。

    “不是有三十息吗?他怎么不拖时间?怎么落子这么快?”

    “古海,你慢点,慢点啊!”

    “落子不能快,多一点时间,我们多一点活下去的希望啊!”

    ……………………

    ………………

    ……

    四周众人焦急的喊着。

    可古海却并没有理会。

    只待三十息时间到了,宋青书才落下一枚白子。

    “啪!”

    “啪!”

    比刚才还快,古海再度一枚黑子落下。

    “古海!你不想活了?”宋青书顿时怒叫而起。

    古海冷冷一笑道:“我是活是死,还轮不到你废话。”

    “为什么不等三十息,为什么不等等再落子?”宋青书急吼道。

    “我下棋,还不需要你来教!三十息到了,落子吧!”古海冷冷的说道。

    “你!”宋青书眼睛一瞪。但还是马上落下一枚白子。

    “啪!”

    “啪!”

    古海紧随其后,黑子根本没有思考一般,就快落下了。

    “你,哼,你想死,那可就别怪我了!”宋青书红着眼睛道。

    宋青书继续保持三十息最后的时候才落子,而古海依旧落子迅猛,根本不需要思考一般。

    古海落子极快,让四周所有人都是焦急无比。

    转眼之间,一百子落下了。

    原本,众人以为古海是一心求死,随便下下的,应该很快就要输在宋青书的棋下了,可是,一百子落下了,古海的棋盘,却是一子也没丢。

    “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你不是三十年没下棋了吗?”宋青书越来越心烦气躁了。

    第一百五十子落下。

    宋青书眼中露出一丝丝的茫然。虽然古海还没有提取自己一颗棋子,但,自己也没有提取古海的一枚棋子啊。而且宋青书还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局棋了。

    从一开始随心所欲,到现在,好似在被古海的黑子牵着走一般,怎么可能?不可能的,古海怎么可能下的过自己?

    转眼,第两百枚棋子落下。

    轮到古海了,可这一次,古海没有下的那么迅猛,而是忽然看了一眼宋青书。

    宋青书死死的盯着棋盘,心神好似被棋盘所夺,根本顾不到古海有没有落子一般,满头冷汗,捏着拳头。

    古海露出一丝轻笑,缓缓的黑子落下了。

    “啪!”

    黑子落下。与第一子天元位置忽然串联了起来,一瞬间,古海那零散的黑子们,因为第一子天元和最后一子,忽然间形成了一道天罗地网一般,将大片大片的白子罩入了网中。

    大片大片的白子被围了起来……

    “嘭!”

    六十四枚白子骤然被提出。骤然消失。

    “什么?什么意思?怎么可能?”宋青书陡然惊跳了起来。

    刚才,棋盘还不分胜负,可一瞬间,自己白子被提出了,而且一提就是六十四枚?这不是屠龙的问题了,而是一瞬间屠了三条龙?

    “黑子胜!”

    乌云之中,陡然传来一声朗喝。

    黑子胜?黑子胜?执白子的就要死?自己就要死?

    宋青书感到全身汗毛陡然炸竖而起。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赢我?你三十年没和人下棋了,你怎么可能赢我?你耍诈,你耍诈?”宋青书对着古海嘶吼起来。

    古海冷冷一笑:“三十年没和人下棋,不是我三十年没下过棋!

    “什么意思?”宋青书惊吼道。

    古海轻轻一笑,并没有解释。

    而这戏剧性的变化,让台下所有人都露出惊诧之色。

    “怎么会?那个棋眼?一子屠三龙?”

    “第一子的天元,居然不是废棋?居然巧妙到了这极致?”

    “碰巧的吧?”

    “不是碰巧,屠三龙,你什么时候看过屠三龙的棋?”

    ……………………

    ………………

    …………

    四周无数哗然之声响起,盖因为众人之前与宋青书一样,心神沉入棋盘,好似根本没看到这一步危险之棋一般。

    一子地,一子天!根本就是惊天的***啊!

    人群后方,虚弱的蒙泰瞪眼看着那惊艳的一子。

    “一刀屠三龙?凡人国度出来的古海?我明白了,咳咳!三十年没和人下棋,那是因为三十年都没人有资格和他下棋?咳咳?”蒙泰脸色难看的看着棋台上的古海。

    “太好了,恩公赢了,赢了!”小柔兴奋的叫着。

    “好厉害,他不是三十年没和人下棋吗?怎么还这么厉害?”陈天山瞪眼惊骇道。

    高仙芝皱了皱眉道:“我猜想,或许是舵主棋力太强了,当时几个国家的凡人,舵主远远看不上吧?”

    “远远看不上?”陈天山张口愕然。

    棋台之上。

    宋青书也忽然明白了古海话中的意思,古海三十年不和人下棋,不是棋力太弱,相反,是棋力太强了。

    “你骗我?你骗我?”宋青书对着古海嘶吼而起。

    “轰隆隆!”

    乌云中一阵翻腾,一柄百丈天刀缓缓暴露而下,正对着宋青书,好似快要斩下来了一般。

    “我不想死,你骗我,古海,你骗我,我要你死!”宋青书绝望的嘶吼起来。

    好似疯了一般,宋青书骤然一掌打向古海,掌中喷涌出大量真气,带着一股决绝的力量,好似要一瞬间将古海轰死在掌下一般。

    “小心!”陈天山、小柔陡然惊呼而起。

    古海却是瞬间起身,双目陡然一寒:“这才被炸了几天,伤势还没好吧?”

    说话间,古海左脚猛地一踏,一声轰响,绽起一股劲风,右脚微踏半步,周身肌肉一瞬间紧绷而起,大量真气快从体表浮出,浮出一头狰狞的龙头形状附在体表。

    “喝!”古海一声大喝。全身绷紧出全部力量,汇聚到了右拳之上。

    “昂!”

    从古海的右拳,好似响起一声龙吟一般,龙吟咆哮,龙头形真气,顺着古海的右拳轰然重击在了宋青书袭来的一掌。

    “轰!”

    一声级巨响,下方大地都是猛地一震,震出大量烟尘。

    “噗!”

    宋青书骤然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倒退了四五步,跌落在了棋台之下。

    “什么?”一众一品堂弟子惊讶道。

    盖因为,古海正安然的站在棋台之上,一步未退,面露狰狞的看着被自己一拳打退的宋青书。

    “宋青书因那日爆炸,身受重伤,但,也修养过数日了,就算再差,那含恨的一掌,也有先天境第四重之力啊,可在古海面前,居然走不过一个回合?不对,古海力量,比那日更强了?”蒙泰眼睛一瞪惊讶道。

    宋青书被打落棋台,跌落在地之际,还没来得及痛呼,就看到高空中的天刀,带着一股势无可挡的气势,直冲而下。

    “不,不!”宋青书绝望的一声大吼。

    “轰!”

    一声巨响,宋青书从中被竖斩两断,整个山谷之中,都回荡着宋青书那最后的一声惨叫。不知是对输给古海的不甘,还是对天刀降临的绝望。但谁都能听出,这一声惨叫中参杂着无尽的悔恨。

    自作孽,不可活!

    可一切都无法重来了,宋青书,血溅当场。

    整个山谷都是瞬间静悄悄的一片,一起看向棋台上的古海,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赢棋的人,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就是这天刀生死局了。

    古海没有惋惜宋青书的死去,而是抬头望天,脸上露出一股凶悍之色。

    ps:下午有事,这第二更又提前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