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七十三章 一腔怒意斩首
    见这小孩子竟然在自己面前耍流氓,白青年也有些无奈,他轻轻叹了一声,道:“外门自有外门的规矩,由统御外门的长老们处理,他们既然没有现你做的事,又或者是他们不去管,我也不会越俎待疱,你这七罪过,我暂且给你记起,不来罚你!”

    方行听了,顿时长长松了口气,只觉后背生凉,却是刚才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白青年继续道:“我唤你来此,原是想观你悟性,测你体质,看你是否适合继承我的传承,不过,现在我却有另一个想法了,或许,你能看破那张图也说不定……”

    他说到了这里,沉吟了片刻,像是做下了某个决定。

    “跟我来!”

    他起身,手掌在棋盘上一拂,那棋般顿时化作了石铸的雕像,棋子生根,再也无人可动其分毫,这似乎,就是将棋盘封了起来,只有他再来时才会继续下棋。

    然后,他便招来了一朵青云,带着方行站了上去,迅往峰后飞去。

    来到了峰后,却有一片石林,狰狞诡异,杂乱无章,宛若一丛石剑,戟指穹苍。。

    石林边上,有一个洞府,幽森古朴,白青年领着方行进入了洞府,在一个石架之上,解去了上面的十八重封禁,将下面的一副卷轴取了出来,长叹一声,交到了方行的手上,道:“你心思邪怪,不适合我的传承,但没准会适合这卷轴,我给你三天时间,试试能不能参透这卷轴吧,若是不能,三日后,我会洗去你的记忆,你便继续回内门去吧!”

    “卷轴?”

    方行好奇的将卷轴打了开来,没来由感觉到了一道阴森感,下意识缩了缩脑袋。

    画上没有人物,也没有山水,只有血。

    一抹血痕,鲜红刺眼,似乎是溅到了这卷轴上。

    “这是一个人被人斩之时,颈血溅到图上形成的,因此这图,便被称为斩图!”

    白青年轻声说道,目光里似乎有些复杂的光芒,拍了拍方行肩膀,轻叹着离开了。

    “第十个人了……”

    白青年来到了洞外,抬头望向了星空,在人眼望不到的地方,普通修士无法触及的星空之中,九具玄棺悬浮在空中,仿佛定住了这颗星球的乾坤,它们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也引了修行界里很多的大变动,但这么多年来,无数能人异士,却始终未参透它们的秘密。

    这个小孩子,已经是这三百年里,自己找来的第十个观图之人了。

    一千年前,九具玄棺中的一具投射一道神光在南瞻大6,世间修士莫不前往探究,赫然现,那竟然存在着无数的神异典藉与法器,甚至还有传说中的仙丹,一时南瞻部洲为之疯狂,无数隐世已久的世家老怪们都倾巢而出,拼命争夺,为此不惜大杀开戒。

    青云宗只是一个小宗门,在这场厮杀里,根本无力参与到争夺之中。

    但白千丈可以,那个时候,他还不叫白千丈,他的名字,是看到了那传承里面的一副卷轴之后改过来的,也因为那时候,他刚遭逢大变,年纪轻轻便生出了一头白,便随口取了这样一个化名,而且也是在那里,他做下了一个极大的决定,带着一副卷轴背叛了家族。

    那副卷轴,便是这副“斩图”!

    白千丈知道此图关系重大,隐有玄机,但七百年来,却始终参悟不透,没奈何之下,他便在这三百年时间里,选择拜入宗门的天资过人的弟子们,参悟此图,希望有所现,然而三百年来,找了九个人来参悟,却终于有七个人失败,被他洗去了记忆,送回内门之中。

    另外两个,却是在参悟此图的过程中,走火入魔,被烧成了一堆灰烬。

    这一次选择方行,也是觉得方行有些与众不同。

    找了这么多天资惊人的弟子,都一无所获,这一个行事与众不同的小子,或许会有现。

    而此时的山洞之中,方行出神的打量着这副卷轴,在一张石桌上坐了下来。

    就是一抹血痕,迸溅到了图上,非常的简单。

    不过仔细看的话,便会隐隐感觉到图上传来的一种惊悸之感,那抹血痕,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却仍然鲜亮血红,仿佛还有着生命力一般,而在这生命力里,可以感受到的,便是一个人无尽的滔天怒火,无尽的不甘,仿佛在画里,有一个冤魂,要破灭穹苍。

    在双目凝神注视着这副画的时候,似乎眼前会出现一个幻觉,斩神台上,一个末路的英雄仰天长啸,怒叱苍天的不公,然而一抹剑光袭来,人头飞起,鲜血迸溅……

    难怪,白青年称它为“斩图”,这确实是一副斩图!

    因为每一个看到这幅图的人,都会被图上不屈之意所染,看到那一幕幻象。

    只是,那白头的人又想让自己参悟什么呢?

    方行沉默的坐在图前,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动用了阴阳神魔鉴。

    阴阳神魔鉴,几乎可以鉴定他看到的一切沾染灵力的东西。

    他想先通过阴阳神魔鉴看一看,这图里到底有什么,然后再想需要去悟什么。

    凝神于图上,灵力一丝一丝被消耗掉了,然后脑海里慢慢出现了一道信息。

    “……仙人血……天意剑……”

    通过阴阳神魔鉴,竟然鉴定出了这图中有的东西。

    一是仙人血,一是天意剑。

    方行惊愕不已,这颈血溅到了图上的人,竟然是仙人吗?

    若是仙人,又有谁那么大本事,可以将他斩?

    别外,这天意剑……难道是指天阶功诀的剑意吗?

    方行不久前才刚刚通阴阳神魔鉴知道,世间功诀,从上到下,便是道诀、天诀、仙诀、神诀、玄诀、法诀、基础功法等七重,而这剑意,难道是天阶功诀摧动的?

    七重功诀中的第二重,这出剑之人,该有多强?

    也难怪仙人会被斩杀了,因为哪怕是仙诀,也排在天诀之下!

    “若画上只有这两种东西,那么我就只有感悟这两种东西的其中一个了……”

    方行通过这样去想,倒是简单了很多,因为有迹可循。

    哪怕是白千丈,也只知道这图中蕴有玄机,而不知道具体的玄机是什么,更别说其他来感悟的弟子们了,他们只能对着这幅图瞑想,放开了所有的心神,通过画中那抹血痕内蕴含的怒意,来捕捉那一鳞半爪的道痕,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要感悟什么,所以就是碰运气。

    方行却不同,他知道自己需要感应什么,因此可以有的放矢!

    就像大家都在茫然无迹的沙滩上寻找一样东西,有人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只知道这沙滩上肯定有自己想找的东西,方行却等于是一开始就自己要自己找什么。

    这样一来,他自然大占便宜。

    将这卷轴挂到了石壁上,方行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平心静气,感悟其中道机。

    “愤怒……冤恨……不屈……”

    全神注视着那图中的一抹血痕,方行渐渐感受到了种种强烈复杂的情绪。

    这仙人血,是一个不甘心的人喷溅出的最后一抹蕴含生机的血。

    在他死后,便失去了生机,再流出的血就成了死血,永远也不可能有什么感情了。

    因此,这血液之内,拥有很多复杂的情绪,也蕴藏着一位仙人最后的生机。

    方行神思飘乎,感悟着这一抹血痕里蕴含的种种情绪……

    愤怒、怨恨、不屈、张狂、痛恨……几乎各种情绪都有,惟独没有恐惧!

    “倒底是感悟什么呢?一个人马上要被斩掉脑袋了,心里又会怎么想呢?”

    方行凝视着这斩图,慢慢回到了自己八岁的时候,那一次,他也险些被砍头。

    (原来是这周上三江,老鬼搞错了,还以为这周会裸奔,算是虚惊一场,没时间写三江感言了,就简单一说吧,希望大家会支持老鬼,方法也很简单,请把手里的推荐票给老鬼,另外最好去三江页面,为老鬼投一张三江票,谢谢大家!一本书想活下去很难,《掠天记》的生命,也是掌握在大家手中,其实很简单,一张推荐,一个收藏,一个点击,就可以让《掠天记》拥有强大的生命力,让我们的小强盗方行,活得更精彩!再次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