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六十章 驭白鹤
    白鹤飞的非常稳当,比骑马舒服多了,方行骑在鹤背上,只觉清风扑面,道道灵云扑面而来,又被自己冲散,俯身下望,片片黄花绿树,成坡连片,时而被灵云气遮挡,时而又出现在眼前,那种感觉,当真是无比美好,方行毕竟是个小孩子,一时雀悦不已。

    而那白鹤,听到了方行的欢呼声,却是小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寒光。

    “嗖……”

    方行正在欢呼不已,忽然只觉座下的白鹤陡然加,流星一般向前冲去,同时身体左偏,自己顿时有些坐不稳,险些一脑袋从白鹤身上栽了下去,不过很快,那白鹤便又平稳了身体,一声鹤鸣,飞行度继续加快,直接向高空之中飞了上去,然后陡然一个跟头翻了下来。

    “不好,是许灵云那娘们想让这妖鹤摔死我吗?”

    方行心里大吃了一惊,惊骇想到。

    他却是误会了许灵云,许灵云确实如方行所想的,只是让白鹤来将方行接进谷里去罢了,只不过这白鹤也是有了修为的,神智已开,却是个护主的性子,当初在清溪谷时,它亲眼看到了许灵云与方行交流片刻,再骑自己离开时,便一直气的低声咒骂这小鬼。

    白鹤在那时候,便恨上了这个气的自己主人浑身抖的小子,此时正好许灵云让它来接方行,它便起了吓唬方行一下的念头,也没想着真把他摔死,不过是想飞到高处,把他丢下来,再飞快的上来将他接住,看一看他被吓的痛哭流涕的模样罢了。

    不过方行可不管这么多,一见这白鹤的模样,心里顿时大惊,旋及就是大怒,大叫道:“扁毛畜牲,你想摔死小爷?我先特么弄死你……”

    说着,身形一翻,极力施展出了擒龙控鹤功,维持着自己的身体不致于从白鹤身上翻下来,另一只手,直接从靴洞里拔出了短刀,朝着白鹤背上便一刀插了下去。

    这柄刀虽然凡尘里的兵器,但千锤百炼,也算得上是神兵利器,削铁如泥,乃是方行的三叔送给他防身的利器,在方行灵力的催下,更是无坚不摧,白鹤虽然羽毛坚滑,却也被这一刀直接戮进了背部,顿时吃痛,惨鸣一声,双翅乱拍,回身便向方行啄了下来。

    方行一手持刀,固定着自己的身体,身形疾向左边一翻,那白鹤却啄在了自己身上,而方行则以短刀为支撑,奋力向前一跃,直接跳到了白鹤的脖颈位置,跨坐在此处,双腿牢牢夹紧,这里是白鹤的盲点,无论是它的利爪还是它那钢铁一般的尖喙都攻击不到方行。

    “王八蛋,给我落下去!”

    方行大叫,手里的短刀毫不犹豫的刺进了白鹤脖子上。

    白鹤惨鸣声声,于空中乱飞,痛的失去了理智。

    方行可不管那么多,见白鹤不听话,还以为它仍然没放弃摔死自己的念头,便狠狠一刀刺进白鹤脖子,拧动刀柄,这份剧痛登时使得白鹤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因刀刺在左侧,它便下意识的向右面飞了过去,只是剧痛无比,飞行起来却忽高忽低。

    方行夹着它的脖子,却不怕它甩开自己了,他现自己刺向白鹤左面的脖子,白鹤便朝飞,登时哈哈一笑,拔出刀来,又刺在了它右面的脖子,白鹤惨鸣不已,便往左飞。

    “哈哈……痛快!”

    方行大笑不已,用这独特的方法,控制着白鹤在空中飞行,倒不急于落地了,而白鹤身躯极大,方行的短刀却只有不到一尺长,便是刺进了它的脖子,也未伤到要害。

    白鹤此时已经被方行彻底降伏了,绝望之下,一眼看到了灵云谷所在的位置,便忽然双展一拍,直向灵云谷冲了过去,便是方行用刀刺它也无法改变它的方向了。

    百丈距离眨眼便到,白鹤嘭的一声落到了花田里,方行也被摔了下来。

    “怎么回事?”

    这里却是一片两三里方圆的小山谷,生着成片的奇花异草,中间有一方小湖,池水清澈见底,在山谷中间,却建着一栋三层的雕花木楼,漆着紫色的生漆,楼面生满了绿色的藤蔓,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一身白裙的许灵云出现在了窗口,见状顿时大吃了一惊。

    “鹤儿……”

    许灵云关切大叫,直接从窗口飞了出来,瞬间来到白鹤身边,看它的伤势。

    此时白鹤,当真是无比凄惨,背部被捅了一刀,鲜血染红了大片的白羽,脖子两侧更是被刺了四五个伤口,都汩汩流着鲜血,白鹤甚至都没有翻身的力气,见到许灵云过来,有气无力的哀鸣了一声,一副萎蘼之极的模样。

    “是你伤了鹤儿?”

    不远处一脑袋摔进了花丛里的方行这时才刚刚翻身坐了起来,还未说话,便被盛怒之下的许灵云一掌拍飞了出去,直在花田里滑出了四五丈远。

    “小鬼,我好心让鹤儿去接你,你竟然对它下此毒手!”

    许灵云仍不解恨,并指一掐,一柄飞剑出现在半空中,就要朝方行刺下。

    “去你大爷的臭老娘们,老子早就该猜到你不安好心,竟然巴巴的把我骗来杀我,老子咒你一辈子无夫,早晚被人卖到妓院里,千人骑万人骂,不得好死……”

    方行只以为许灵云引他过来,便是要杀他的,面对这个灵动八重的真传,他自忖不是对手,但也不肯这样白白就死,立刻跳了起来,破口大骂,哪怕嘴上占点便宜,也是好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怕你不认识灵云谷道路,专程让鹤儿前去接你,明明是你心肠恶毒,将我的鹤儿伤成这副模样,怎么反成了我不安好心?”

    许灵云这一剑斩到方行面前,终究还是停了下来,说到底,她虽然冷傲无情,却还不是个嗜杀之人,尤其是听了方行的咒骂,虽然骂的恶毒,让她心里怒火更盛,但却也无形中让她觉得,若是方行不占理由,应该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骂人,因此心里便犹豫了一下。

    “好心接我?放你大爷的屁,这扁毛畜牲要在天上把我扔下来,有这么接人的吗?”

    方行直接坐了起来,迎着许灵云的飞剑,丝毫不惧,破口大骂。

    “鹤儿要将你扔下来……”

    许灵云诧异的看了白鹤一眼,那白鹤立时哀鸣了一声,脑袋偏开了。

    许灵云并不笨,见到白鹤这模样,顿时将事情的真象猜到了七八分,心里怒火稍减,却还是无法平息,叱道:“鹤儿出生在青云宗,如今才三岁,根本就没有杀过人,又怎么会想把你从空中扔下来?分明是与你开个玩笑,你干么就要下这么重的手?”

    “玩笑?”

    方行冷笑:“有拿别人的小命开玩笑的吗?”

    许灵云为之一塞,恨恨一顿足,挥手收了飞剑,转身查看白鹤的伤势。

    一看之下,才现白鹤的伤势看起来恐怖,却未伤要害,并无性命之忧,这才略略放心。

    认真给白鹤抹上了灵药,许灵云这才恨恨的转过来头来,向方行怒喝:“你跟我来!”

    方行坐在地上,一撇脑袋,怒道:“不去!”

    许灵云眉头紧皱:“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方行道:“明明是你的扁毛畜牲先要害我,老子只是被动还手,结果你不问青红皂白给了我一掌,打的老子屁股疼的厉害,你竟然也只管白鹤不管我,你给我道歉!”

    “你让我给你道歉?”

    许灵云大怒,眼睛眯了起来。

    两人的差距摆在那,方行还真有些怕她,急忙往后一缩,警惕道:“干嘛?想杀人灭口?”

    许灵云还真想杀人灭口,重在杀人,不在灭口,这小鬼实在让她恨的牙痒,但她终究只是顿了顿足,挥手扔进了一瓶灵药,叱道:“伤在哪里,自己擦!”

    “自己擦就自己擦,凶什么凶?”

    方行嘀咕着,起来就脱裤子。

    许灵云脸色大变,叫道:“你想干什么?”

    方行道:“屁股擦伤了,我得抹药!”

    许灵云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到花丛后面去抹!”

    “花丛后面?”

    方行看了一眼,懒得过去,直接站了起来,道:“算啦,回去再抹!”

    说着,毫不客气,整瓶灵药直接塞进了自己怀里。

    许灵云怒视了他半晌,方行满不在乎的打量着四周环境,对她的目光视而不见。

    “你跟我来!”

    许灵云终究是拿这滚刀肉没办法,叹了口气,率先向小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