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五十四章 敢抽你爷爷?
    那丹徒冷笑了一声,道:“你也可以找别人,我要价算低的了,请三阶丹徒出手一次,至少要收你六十枚灵石,也只有不到四成的把握而已,而若是四阶丹徒出手,少于一百块灵石恐怕不行,炼丹的把握,也只能达到五成,至于五阶丹徒,哼……他们出手一次……”

    方行直接摆了摆手,道:“得,你跟我说有十成把握的多少钱?”

    那丹师呆了一呆,旋及冷笑了起来,道:“栖霞谷弟子中,有十成把握炼这一炉丹的,恐怕也只有灵云师姐了,她出手一次,甚至要也三十枚……”

    方行一怔,笑道:“三十枚?那我还找你干嘛,告诉我她住哪!”

    那丹师冷笑了一声,道:“三十枚中品灵石!”

    “中品灵石?”

    方行顿时一呆,旋及羞恼起来:“她怎么不去抢?”

    中品灵石便是蕴含更多灵气的一种灵矿石,一枚可抵得百枚下品灵石。

    也就是说,许灵云出手一次,便要三千块灵石,足以购买三颗破阶丹了。

    “爱炼不炼……”

    那丹师转过头了,不再理会这个土包子。

    “他妈的,碰上比我还大爷的了……”

    方行嘀咕着转过了头,心想这群丹师,看起来人模狗样,其实比强盗还强盗。

    看样子自己为了替天行道,有必要经常找这些强盗下手!

    当然了,另一个原因就是,方行觉得这些丹师们如此赚钱,肯定每一个都身家不菲。

    打着这样的鬼主意,方行暂时回到了清溪谷,决定好好考虑一番。

    只是他却不知道,他离开了栖霞谷不久,便有一个美貌的女子跟着他一起出来了。

    这是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面容清美,姿容美妙,高头很高,身材却很瘦削,只是该胖的地方却也一点不含糊,胸前将白裙顶的鼓鼓胀胀,臀部位置更是陡然突起,划出了一个惊人的弧度,她走在月下光,身形宛若御风而来,更显得清丽无双,如魂似仙。

    只是她的眼睛里,却浸满了泪水,在清风里缓缓滑落,漫过粉腮,又滴落在白裙上。

    “你怎么就死了呢?”

    “我随师尊炼丹,本以为一出关来,便能看到完成符诏归来的你……”

    “但为何,你却没有回来呢……甚至永远也回不来了……”

    “这样一个聪明又骄傲的人儿,你怎么可能连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也完不成呢……”

    “你不是说,要进入内门,甚至成为真传,光明正大娶我过门吗?”

    “我已经做了无数次成为你的道侣,只为你一人炼丹的美梦,但你却……”

    女子一边走着,一边呢喃,泪花滚滚滑落,伤心欲绝……

    她失魂落魄的走着,来到了清溪谷前,轻轻扫了一眼,便直接走了进去。

    此时的方行,正歪倒在床上想鬼主意,忽然间,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猛然睁开了眼来,目光炯炯望向了自己的门口,也就在这时,忽然间木门被人大力推开了,一股清风灌了进来,随着清风,一个白衣的女子走了进来,目光泫然欲泣的落在他的脸上。

    “嗯?这女人是谁?干嘛跟个怨妇一样的看着我?”

    方行心里一怔,收起了所有的警惕,露出了一个很迷茫的表情。

    “这位师姐,你是?”

    女子不语,怔怔的看了他半晌,才徐徐开口道:“候清出去斩妖的时候便是带的你么?”

    方行心里一凛,隐隐猜到了这个女子的身份。

    “额,是我啊,不知道你是?”

    方行装出一副迷糊的样子,疑问的问道。

    女子不理他,声音冷厉的道:“他是怎么死的?慢慢说给我听,一个字都不许拉下!”

    “说你妹啊,当你方爷是说书先生?”

    方行心里腹诽,但不知道这女子的具体身份,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干脆装迷糊装到底,惊讶道:“师姐原来认识候清师兄啊?唉,真是可悲啊,候清师兄是个好人,他本来打算带我出去一起做任务,也好提携一下我这个做师弟的,只可惜那天到了妖瘴山后……”

    声音不急不徐,方行将当初在符诏大殿里所说的事情又慢慢讲了一遍。

    一边说,他一边打量着这个青衣女子的反应。

    她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个人是谁,当初拿到了候清的贮物袋时,便见他有不少的灵药,每一个灵药瓶的下面,都铭刻着一个“雪”字,在那时起,方行便猜到候清在道门里,很可能有一个精通炼丹的朋友,甚至连当初自己骗来的那枚妖灵丹,也是出自此人之手。

    如今随着这个女子夜半来寻,方行便隐隐确定了,候清的那个朋友,多半便是此人。

    “唉,就是这样,柳三师兄杀了妖蛤,但他却也身死了……”

    方行慢慢讲完了这个经过,女子只是默默流泪,并未出口打断他。

    说完之后,方行也不再开口,静静的看着这个女子。

    这女子应该很难从这番话里挑出毛病来,毕竟这番话连三位符诏大殿的长老都骗过了。

    “我不信……”

    然而在听完了方行的话后,女子忽然轻轻开口,却让方行一怔。

    女子表情凄凉,喃喃道:“我不信他会这么容易就死……他拥有两柄上好的飞剑,还有我赠给他的那么多疗伤解毒灵药……甚至我连擒龙控鹤手都教给了他,他也练的很不错,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我不信,我一点都不信,你说,他死了之后,遗物去了哪里?”

    说到了最后时,女子表情忽然变得凄厉起来,冷冷的落到了方行脸上。

    方行一怔,面无表情道:“大部分遗失了,剩下的我已经交还了道门……”

    女子忽然凄然冷笑,便似一个疯子一般,过了一会又哭了起来,惹人凄怜。

    “这位师姐,你便是再不信,事情也是如此,候师兄确实非常厉害,我亲自见过他出手,只是那蟒妖蛤毕竟也是四阶妖兽,候清师兄又不了解它的习性,失手在所难免……”

    方行尽量使自己的语调保持平稳,免得激怒了这个疯子一样的女人。

    “失手……呵呵,他又怎么会失手,他明明对我说连诱饵都准备好了,十拿九稳……”

    女子凄然笑着,忽然间目光一狠,冷冷向方行望了过来:“既然连他都死了,那你又活着回来干什么?你明明就是他准备的诱饵,不乖乖让妖蛤吃掉你,给他创造猎杀妖蛤的机会,却躲在大树后面干什么?是你的错,一切都是你的错,若不是你躲起来,他又怎么会死?”

    女子状若疯狂,忽然间身形欺近,狠狠一巴掌向方行脸上打了过去。

    方行也骤然吃了一惊,心里怒意陡升,身形向后一退,让过了这一掌,而后陡然弹了起来,狠狠一巴掌抽在了这女子脸上,口中骂道:“去你大爷的,敢抽你爷爷?”

    他本来见这女子修为既高,身份又多半是个丹师,便有心想装个孙子糊弄过去,谁曾想这女子竟然随手一巴掌抽了过来,装孙子可以,挨巴掌他就不肯了,连大脑都没经过,身体便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一巴掌抽在了这个女子脸上,当然,能抽中,他也有些意外。

    却不知,这女子虽然是灵动四重的修为,不过此时浑浑噩噩,满心悲戚,再加上她也没有将方行放在眼里,只以为方行根本就不敢躲她这一掌,完全没想到方行会暴起反击,一时不察,顿时被他这一巴掌打在了脸上,粉嫩白晳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