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五十章 小魔头转性
    在黑三眼底深处,也有些惊疑不定,他也万万没想到,方行竟然活着回来了,而灵动三重的候清、柳三、钱通等人却没有回来,难道真像这个小鬼头说的一样,他们都死了?如果他们都死了,这小鬼又是怎么活下来的?难道说就是他把这些人全杀了不成?

    不过,此时他还保持着冷静,决定先救下刘烽。

    无论如何,自己与这个小鬼的梁子也很深,而刘烽注定了是自己的盟友。

    方行听到了他的声音,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下一个就是你!”

    黑三“嘭”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左手按在了腰畔,寒声道:“是吗?口气不小!”

    在这一刻,他不准备与方行正面恶斗,准备直接祭起飞剑,先伤了他再说。

    通过方行与刘烽正面对的那几招,他现方行出手狠辣,贴身近战,非常危险。

    而方行见状,眼睛也眯了起来,体内暗暗调动灵气。

    就在此时,忽然间远处清溪谷里,一个瘦瘦的身影狂奔了过来,却是黑三的一个手下,他满面焦急的大叫:“黑三师兄……黑三师兄……不好啦,出大事啦……”

    此人“噔噔噔噔”跑到了楼上,刚想说话,忽然一搭眼,看到了竹楼上倒在地上剧烈喘息的刘烽,以及剑拔弩张的方行与黑三两个人,登时像被噎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出了什么事?愣着干什么?快说!”

    黑三目光仍然直视着方行,口中却厉声喝道。

    方行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知道他名唤林建,半年前入门,只有灵动一重修为。

    黑三乃是清溪谷的执事弟子,负责处理清溪谷一切杂事,手下拥有两个可供调谴的弟子,这个林建便是其中之一。

    当初在自己被候清等人带走的前夜,派过去监视的也有他一个。

    林建看到了方行,直接心就凉了半截,被黑三连喝了两遍,才忽然间反应了过来。

    他苦着脸道:“黑三师兄,刚才我在杂司监帮忙干活,忽然间统领杂司监的刘师兄找到了我,让我给你带话,说玄照师兄派人跟他打了招呼,以后这个方……方师兄……就是玄照师兄的亲弟弟,谁也不许开罪他,不然就等同于开罪了玄照师兄……”

    说到了这里,林建的表情简直就快要哭出来了:“刘师兄知道方师弟是住在清溪谷的,特意让我来跟你说,你最好不要开罪方师弟,若是已经开罪了,那就赶紧去给他赔不是,若是不然……刘师兄是一定不会驳了玄照师兄的面子的,你这个执事,就快些御任吧……”

    什么?

    黑三一时间只觉得脑袋有些晕,实在消化不了这庞大的信息与惊人的事实。

    让自己这个执事御任?

    当初这个执事的位置,可是自己不知道孝敬了那个杂司监的总领刘师兄多少好处才当上的啊,如今一句轻飘飘的话儿,便让自己准备御任?

    玄照师兄……这个人他倒是听过,乃是两年前入门的,因为道门里有一位长老是他的叔父,所以没有与其他的弟子一起入门,这个人也是他们这些外门弟子心里数得上号,绝对不能得罪的一个人,便是刘师兄见了此人也只能满面陪笑的逢迎着……

    只是,这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小鬼,又是怎么跟玄照师兄扯上关系的?

    惊讶、懊悔、疑惑、恐惧……

    种种表情使得黑三的脸色看起来无比的复杂,他几乎是苦着脸,下意识向方行看了过去。

    方行仍然踩着刘烽,见黑三望了过来,苦无其事的道:“也没什么,我完成了任务,所以领到了一份石精散,见玄照师兄用得着,便顺手送给了他,所以玄照师兄打算替我教训几个人……他本来打算亲自过来替我报仇,不过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自己做比较好!”

    “石精散?”

    黑三失声叫了出来,心都在抽抽。

    这小鬼贿赂的时候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啊,竟然直接送了石精散……

    那是多少外门弟子打破头颅也想得到的啊,若向道门购买,要价足足三百块灵石……

    也就在这一刻,黑三彻底相信了方行的话。

    这可是石精散啊,若是换了自己,别说掳掉一个小小的清溪谷执事,便是杀人都干!

    “那个……那个……方师弟……哦不,方师兄……你……你请坐……”

    黑三笑的比哭的还难看,求饶一般的弯腰向方行说道,想请他坐下。

    “现在我不做,还有点事要做……”

    方行指着地上的刘烽,微笑道:“黑三师兄还要管这个闲事吗?”

    黑三哭丧着脸道:“不敢……不敢,我与他也不是很熟……不……一点都不熟……”

    方行嘿嘿一笑,便转过身不再理他,朝楼下招了招手,叫道:“猪师兄,上来……”

    胖道人呆了一呆,小跑着上了竹楼,呆呆的看着方行。

    方行指着地上死狗一样的刘烽,道:“此人如此欺你,你不打算亲自动手报仇?”

    胖道人看向了刘烽,小眼睛射出了仇恨的光芒,鼓了半晌的勇气,忽然一咬牙,冲上来狠狠踹了刘烽两脚,恰好有一腿踹在了刘烽伤口上,登时痛的刘烽大叫了一声,这叫声极为凄惨,却把胖道人吓了一跳,急忙又跳开了,背倚着竹楼,不敢再上前来。

    “这就完了?”

    方行笑吟吟的看着胖道人。

    胖道人喘了两口气,道:“都伤成这样了,还能怎么着啊……”

    方行冷笑了一声,便不再理会他,自己慢慢蹲了下来,直视着刘烽的双眼。

    刘烽眼睛里,满是祈求之色,他倒不怕方行,却是害怕玄照。

    在他看来,方行最多打他一顿,玄照却有本事将自己赶出道门,断了修行之路。

    “你是个硬汉,当初我断你大筋,你都没有求饶,我还挺佩服你的,本以为你伤好了之后,会光明正大前来找我复仇,那样的话,我最多再断你一次大筋,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只可惜,我没想到,你竟然也会使阴招,竟然挑动了候清来对付,还想要我的命……”

    方行慢慢说着,眼睛里有狠意在凝聚:“说实话,我很怕阴招,从小就怕,所以我对向我使阴招的人一向都是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刘烽被方行这锋利的眼神吓的哆嗦,忽然颤声说道:“你……你不能杀我……不然你……也会有麻烦……就算是有玄照护着你,你杀了我……道门也不会饶你……”

    方行冷冷一笑,道:“你头脑很清楚嘛,说的没错,好不容易进了道门,我又怎么会因为你这样一块臭肉,断了自己的前程?所以,我只打算给你一个教训就是了!”

    他说着,似乎真的很大度的样子,忽然间双掌挥舞,在刘烽身上轻轻拍了几下,这几掌之间,他运起了灵力,顿时震伤了刘烽的肺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方行冷笑了一声,便起身坐在了酒桌旁边,拿起了一个杯子随手交给林建让他洗干净,林建哪敢不从,飞快的跑下楼去,在干净的溪水里洗了三遍,才战战兢兢的上了竹楼,将杯交还方行,方行端起酒坛子倒了一杯,才看向刘烽,道:“还不滚?”

    刘烽吐了两口鲜血,正在想方行接下来会用什么手段对付自己,却没想到他竟然让自己离开,顿时呆了一下,就连黑三等人,脸上的表情也甚是怪异。

    这小鬼竟然只是这样打了刘烽两掌,便要放他离开?

    他们自然看得出来,方行那几掌,运起了灵力,已经震伤了刘烽的内脏,但在道门里,这也只是将养几个月的事,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伤,还不如上一次挑断他的大筋厉害!

    “这小王八蛋什么时候转了性子了?”

    连胖道人都有些捉摸不透了。

    而刘烽,在确定方行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后,立刻强忍着胸口断骨的剧痛,挣扎着爬了起来,快步下了楼,在拐角处阴狠的回望了方行一眼,便快的消失在了夜色里,方行这一次轻易放他离开,他也并未露出任何服软的意思,心里誓要再次报仇。

    而方行则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冷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是死了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