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三十一章 妖瘴山
    “他们竟然是想把我当诱饵……”

    方行一直在装睡,听到了这一番话,心里顿时一震,脸上的表情自然也有些变化,立刻被候清察觉到了。这一路上,方行骗过了别人,却没有骗过候清,毕竟候清已经听刘烽说过,方行年龄虽然不大,却是异常凶悍的,因此候清觉得他这一路上过于乖巧了。

    平时有意无意,候清也一直都在盯着他,这也是方行一直没有机会逃脱的原因。

    而方行在心底一震之后,也立刻便意识到不好,自己露出了破绽。

    他立刻翻了个身,嘴里嘟嚷道:“这是候清师兄给我的灵石……你们谁都不许抢……”

    候清闻言,微微一怔,警惕之意放松了下来,脸上倒升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柳三师兄也压低了声音笑道:“方小师弟在门中,看样子也是个受人欺负的,如今在他心里,可是把候师兄你当成了大靠山了,唉,这几日的相处,我也挺喜欢这个小子,若是我们有别的办法,倒不如想一个其他的办法,留他这条小命吧……”

    “哼,柳师兄,你这话有些儿戏了吧?”

    忽然一个阴瘆瘆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另一个动灵三重修为的钱通。他不知何时靠了过来,冷笑着向柳三道:“知道你素来心软,但这可不是做大事的性子,牺牲这小鬼头一个,能让我们省去诸多风险,何乐而不为?嘿嘿,离开山门时,你就该把他当死人了!”

    柳三脸色有些难看,过了半晌,轻叹道:“你说的是,是我又犯了心软的毛病!”

    说着,似乎是为了逼着自己狠下心来,故意与候清等人探讨起该如何放诱饵来,却原来,他本来就是因为对妖兽习性非常的了解,才被候清专门请来的,这一番放置诱饵的计划说了出来,当真让正在装睡的方行感觉头皮麻,心里的惊恐与怒火同时一升三丈。

    却原来,这几个人为了让蟒枯蛤闻到方行的鲜血与灵气的气味,会直接刀刺方行一身上下气血最旺盛的十八个穴道,然后废掉方行的气海,让灵气无所附依,随鲜血一同渗出,再将差不多变成了血葫芦的方行钉在他们设下的埋伏中间,大声惨叫,吸引妖兽前来。

    这已经不仅仅是用方行当诱饵了,而是根本的虐杀。

    若是单做诱饵,方行还有一丝活下来的希望的话,他们这种做法,方行便是必死。

    退一万步讲,即便是活下来了,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这群王八蛋,好狠的心呐……”

    方行轻轻叹着,小小身子翻了个身,卧在火堆边上,一动不动。

    看起来,似乎一无所察,背上的冷汗,却已经湿透了衣衫。

    “小王八蛋,起来了……”

    一大早,一脸凶神恶煞模样的赵直便一脚将方行踢了起来。

    方行迷迷糊糊的看他,却又被旁边的钱通踢了两脚。

    只一夜时间,这四个人对他的态度竟然同时大变,仿佛是为了杜绝再出现柳三那种心软的情况,四个人开始对方行恶声恶语了起来,非打即骂。

    方行冷眼观旁他们的变化,晓得他们这种心理。

    在鬼烟谷的时候便见过很多次,一些平时善良的人,为了弥补自己心理上的愧疚感,劫掠的时候做出的恶行反倒比平时凶恶的人更变本加厉。

    就连柳三也变了,虽然没有直接向方行打骂,却阴着一张脸,一副不容人靠近的样子。

    方行见状,也心中冷笑,便不再故意接近他们,凡事只是听话配合,不去自讨苦吃。

    又行了两日,一行五骑终于来到了一座巍峨大山之前。却见此山绵延无界,恶雾弥漫,上有乌云笼罩,不知山有多高,山间怪松恶藤丛丛片片,不知山有多深。一眼望去,奇崖怪岩无数,极其险恶,隐约去听,时有兽吼妖啼,让人忍不住心生恐怖。

    几匹龙马一近此山,本来温驯性子,便有些暴躁不安,想要逃开。

    “这里就是那妖瘴山了,据说几百年前,曾有一筑基期的大妖盘距,后来被飞灵窟的修士斩杀了大妖,只是那修士也葬身此间,之后,虽然此山没有再出现筑基期的大妖,但一些三阶四阶的化形期妖兽却是层出不穷,我们这次要斩的蟒枯蛤正是其中一只……”

    候清望着此山,轻轻叹了一声,便让人喂了龙马龟息丹,然后收进了贮物袋。

    这龟息丹却是一种独特的丹药,服下之后,生灵便会变得像是冬眠一般,身体僵硬,没有知觉,在这时,便可以将其收进贮物袋或是洞天指环中,待到骑乘时再放出来,解去药性,又会变得生龙活虎一般,只是会对身体有一些暗中的损伤,慢慢会体现出来。

    但若是不服此丹,则是不能收进贮物袋的,贮物袋内没有空气,龙马会窒息而死。

    山上险恶,有妖兽气息,龙马容易受惊,因此众人只能步行上山。

    迈步往山道上行去,方行被夹在了中间,牢牢看住,这却是候清提前吩付的,他似乎隐然现了方行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乖巧,便刻意让钱通等人牢牢看住他。

    方行对此也别无他法,只是面无表情的赶路,同时暗暗打量四周,暗思对策。

    入山之后,更觉此山险峻,毒蛇异兽层出不穷,不过好在众人都是身上有修为的,更有许多灵丹录药,走在最前的候清身上佩了驱蛇丹,普通蛇类闻到了味道,便远远避开了,饶是有几条身上有点妖气,不惧此丹的,也是刚一靠近,便被他一剑斩成了两截。

    此人出剑狠辣快捷,显然除了身上的修为之外,红尘武技,也是一个好手。

    这样的人,倒也真有几分青云宗外门弟子第一人的风范了!

    (感谢【皮匠老董】、【君子腹华】两位童鞋的打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