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二十四章 积累与破阶
    黑岩谷位于距离方行所居住的清溪谷十来里山路的地方,方行年龄虽然不大,但毕竟有了灵动二重的修为,溜溜哒哒走的倒是不慢,也就两柱香左右的功夫,便到了黑岩谷之中,大摇大摆走了进去,谷内有些人正在趁着晨光修炼,见他是个小道童,也没人理会他。

    方行便按着木屋上的编号找起了华千指的房子,上前敲了敲门。

    “什么人?”

    木屋里响起了一个警惕的声音,似乎情绪有些低沉。

    “师弟……小的是鼻涕虫儿,过来帮我送信的……”

    方行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

    “送信的?”

    里面的人嘀咕了一声,过来拉开了木屋的门,显出一个身形来,却是个脸色微黑的年青人,他身材显得有些敦实,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手指显得非常的细长。看那眉眼,正是昨天那摊主的模样,他警惕的看着方行,又向四下一瞅,压低声音道:“送什么信?”

    方行故意装出有些害怕的样子,磕磕巴巴的道:“是一位师兄,眼睛很细……”

    他大体一描述自己昨天晚上的模样,华千指脸色立刻一冷,抓着他的胳膊将他拉进了木屋,然后冷冷的目光盯在了方行脸上,寒声道:“那个人姓甚名谁?住在什么地方?你都细细的告诉我,若是有一点不仔细的地方,小心我让你吃苦头……”

    方行顿时害怕起来,身体微微的颤抖,小声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正在……提水……他就过来跟我说,让我给你送个口信……他还说,你听了之后,会给我赏钱……”这时候的方行,模样当真是惟妙惟肖,把一个小孩子害怕的样子扮到了极致。

    又或者说,他其实也是一个小孩子,这只是他的另一面罢了。

    华千指听了之后,又问了几个问题,方行一一回答,没有半点纰漏。

    华千指无奈的叹了口气,终于确定眼前这个道童只是送信的,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

    “他让你送什么口信?”

    方行道:“他说,他想要石精散!”

    “石精散?”

    华千指眼中精光一闪,怒喝道:“我哪里去给他搞石精散……”

    话刚说了一半,他忽然停了下来,已经意识过来,对方说的不是真正的石精散,而是指赝品。饶是这样,华千指依然眉头一皱,暗想:“这石精散乃是破阶所用,道门严防死守,等闲人轻易见不到,我也是因为在丹坊做工,才见过几面,如何能做的惟妙惟肖啊……”

    虽说这样想,主要还是心里不愿做,正想找个什么借口推脱,方行又道:“那位师兄还说,我问了你这句话,如果你没有拒绝的话,就给你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华千指随口一问,就见小道童拿了一个小布袋子过来,看样子沉甸甸的。

    华千指接过来一看,顿时目光一缩,袋子里面,竟然是十颗红通通的灵石与一块金叶子。

    “那位师兄说……这……这只是定金,事成还有二十块……”

    方行变作的小道童结结巴巴的说道,似乎在竭力的思索,不让自己遗忘。

    华千指呼吸稍一急促,这样红彤彤的灵石放在面前,比什么说服力都有效果,毕竟三十枚灵石,对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而对于他来说,做出假的石精散也只需要付出一点不值钱的原材料而已,就算做质量最高的假货,所需要的本钱也不过才一块灵石……

    “他有没有说,用这石精散做什么?”

    华千指沉思了半晌,将布袋扎上口,握在了手里询问方行。

    方行小心翼翼的摇了摇头。

    “他没说,不过他说……”

    “说什么?”

    “他说……如果你这里没有石精散,他就会告诉别人一件事……”

    华千指无奈的捂住了额头,暗叹了一声,心想这是逼着自己答应啊!

    内心飞快的思索了半晌,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别的主意了,只好长长一叹,对方行道:“灵石我收下了,你回去告诉他吧,七天之后,找人过来取!”

    说完了之后,忽然见这小道童眼睛渴望的望着自己,并不离开。顿时想起这小道童说过,那人告诉他,自己这里会有赏赐给他。也到了此时,他才明白过来,袋子里的金叶子是做什么用的,便随手丢给了小道童,摆了摆手,道:“你回去复命吧!”

    小道童得了金叶子,满脸兴奋,又道:“好了,我可以告诉你最后一句话啦,那位师兄说,你若是打算通过跟踪我来找到他的话,他就不会现身了……”

    华千指确实有跟踪小道童的打算,不过在听了这句话之后,顿时脸色一惊,无奈的一摆手,示意小道童可以离去了。

    他心里,本来确实有跟踪这个小道童打算,只是被人说破,也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离开了木屋之后,方行颇为得意,他可是土匪窝里长大的,七岁的时候,就跟着七叔和八叔干过绑票的勾当,把一干衙差耍的团团乱转,当时两位叔叔在路上使出来的一切招术都被他记在了心里,如今稍做改动,用在了华千指的身上,果然把他吃的死死的。

    相信华千指这边应该没什么意外了,方行便心情愉悦的回到了山谷。

    既然华千指说要七天时间,方行也没有太着急,等时间到了再去取好了。

    剩下的时间里,他便开始勤奋修炼,然后等待时间的到来。

    不过突破了灵动二重之后,修炼起来却倍觉吃力了很多,体内经脉宛似从小溪变成了小河,可容纳的灵气多了好几倍,当然,这也同样决定了,以灵石来修炼的时候,灵气增涨的度也慢了很多,同一瓢水,倒进水盆与倒进水缸里出现的效果自然是不一样的。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从灵动一重低阶修行到灵动一巅峰,资源丰富的情况下,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而灵动二重低阶修行到灵动二阶巅峰,则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

    另外灵动一重突破到灵动二重,二重突破到三重,这叫作破阶。破阶同样也需要时间,却因各人的天赋而时间不定,破阶花费的时间便会少一些,说不定三两天便成功突破,资质差些的,则需要很长时间来破境,一年两年甚至是十年,又或是终其一生,都无法破境。

    修士通过资源的消耗来完成自己平时的积累,又通过自己的天资、毅力、来自师长的助力又或是一些天材地宝,来破除瓶颈。

    两者加起来,才是完整的修行。

    积累与突破,便是量变与质量,此乃修行的两大要素,缺一不可。

    当然,每破一阶,带来的好处也是具大的。

    方行现在虽然还没有学习法术,却也能感到自身生机的充沛。

    身体比以前更轻健,力量更强大,就连睡眠时间也在缩短,精力却比以前更健旺。

    修炼了一会,方行感觉度太慢,有些焦躁,便下了床,准备练习一下武技。

    立身在木屋里,他取出了短刀,道袍长摆塞进腰里,短刀起处,白光惊掠,嗖嗖破空,他的身形宛若一个灵活的猴子,时时飞跳起来,刺向他够不着的高度。他幻想中的对手都是成年人,这也是因为,他所面临的对手都是成年人,哪怕在当年匪窝里也是同样。

    四岁的时候,便被扔进一个疯狗的窝里。

    五岁的时候,便要赤手空拳面对着一只一岁的小狼。

    六岁的时候,便曾被衙差拿住,被吊在树上挨了足足十七鞭子,鞭鞭见血。

    七岁的时候,他就亲自用毒,把一个背叛了鬼烟谷并打算挟他为质的江湖好手毒杀……

    后来的七岁、八岁、九岁、十岁,还生了很多方行到现在都会做噩梦的事情。

    他的九个叔叔,每一个都对他不错,但没一个是好人!

    所以说,方行自己都认为,他那九个叔叔死的不冤,就连自己,若是死了,也不冤。

    不冤归不冤,毕竟是他们养大了自己,自己既然活着,就要成长,就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