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章 拜师青云
    “这位道爷,小的求您了,收我入山门吧,小的本也是鼎食之家,却惨遭恶人屠戮,一家上下三百口人尽丧剑下,只剩小的并一个幼妹孤苦伶仃,浪荡江湖,因仰幕道门声威,一路乞讨来到山门前,只想拜师求道,潜修道法,您老将我收入门墙,小的一定……”

    南澹部州,楚风王朝,天下九大灵脉之一的太行山脉下,青云道门山门前,正有数百名青年人排起了长队,等待着山门前的一个胖道人问询。而此时的队伍前端,则正有一个十岁左右的男童满面泪痕的哭诉着,男童脸很脏,眼睛却甚是明亮,诉声哀哀,惹人怜悯。

    胖道人不耐烦的看了小男孩一眼,斜着眼睛问:“你可有荐书?”

    “没有……”男童讪讪的答道。

    “可有珍宝献上?”

    “没有……”

    “可有罕见体质?”

    “没有……”

    胖道人问,男童回答,瞬息三问已过,胖道人瞪起眼睛,一脚将男童踢的滚了两个圈,喝骂道:“没有荐书,便是贱人,没有珍宝,便是穷鬼,没有罕见体质,便是废物,你这一个叫花子也似的穷酸,也敢到咱青云宗前来拜师?瞪大了眼睛瞧瞧,这里可不是救济院!”

    后面排得长长的队伍见了这一幕,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所有尽皆觉得这男童实在可笑,身无分文,就想来青云道门拜师?

    须知道,这青云道门乃是楚国道门,三千年传承,地位尊崇,底蕴深厚,门内弟子随便哪个,都是拔尖的高手,就拿前不久生的一件事来说,楚域西北,有一窝匪盗横行霸道,为祸一方,就连官府也奈何不得,青云道门真传弟子肖剑鸣得知,便仗一剑,杀入匪盗老窜鬼烟谷,闻名楚域的十大匪盗被他一人一剑斩了九个,只有一个逃脱,立时名震楚域。

    也正是因为这一件事,使得青云道门这段时间在楚域平民之中声势益壮,名声无两,如今适逢此道门每十年一次的收徒大典,也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都不惜代价的要把自家的孩子送进道门里去修行,为此有关系的托关系,有珍宝的献珍宝,尽费了一切心思却不得门径。

    而这孩子两手空空,跟个叫花子也似,就想前来拜师,实在异想天开。

    小男童挨了一脚,却一言不,默默走到了十丈之后,忽然跳着脚大骂:“我把你个头顶生疮脚下流脓的死肥猪牛鼻子,就凭你那五短身材朝天鼻的丑模样,也敢来骂你爷爷穷酸,老子来你们青云宗拜师是看得你,今天你有眼不识泰山,改天爷爷一把火烧了你们破观……”

    “小王八蛋,你敢骂我!”

    胖道人大怒,提起了手边的一柄长剑就冲了过去,小男孩则见势就逃,在人群里钻来钻去,身形灵活,胖道人竟然追不上他,气的站在原地,拿剑比划着破口大骂。

    原本是端庄肃穆的青云道门收徒大典忽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幕,顿时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小爷这样的奇才来你们青云道门拜师是瞧得起你,最好乖乖把我收入门中,不然小爷去了别的道门,修成了盖世神通,一定揍得你们这帮牛鼻子哭爹喊娘……”

    小男孩见胖道人追不上自己,顿时得意了起来,牛气轰轰的向着胖道人叫道。

    胖道人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想要追上前去,此处的人却实在太多,自己身材肥胖,无法轻易突破,但他忽然眼珠一转,有了计较,高声叫道:“谁帮我拿下这小子,容他先报名……”

    听了此言,小男孩大吃一惊,转身就要溜。

    但身边等着报名之人听了,却顿时有不少人冲上前来擒他。这些人都是等着报名的,只可惜一条窄窄山道,却有不下数千人来报名,排了大半天也不见队伍向前挪一挪,听了胖道士的话,自然忍不住心动,随手把帮擒下这个小滑头,却能省掉自己排队之苦。

    更有人想,哪怕省去排队之苦,也没什么,能提前交好这道门弟子,才是最重要的。

    小男孩身形竟然滑溜之极,四五个青年抓他都没抓住,眼见这里一钻,那里一跳,就要逃出人群包围,忽然人群里一个脸色白净瘦削,目光阴冷的年青人闪身跳了出来,冷笑道:“身上竟然还有功夫,可惜不够瞧的!”说着探手抓出,揪着小男孩的后领将他提了起来。

    小男孩奋力挣扎,在这年青人手里却逃无可逃,仿佛被捏住了七寸的小蛇。

    “哎哟,多谢这位兄台,不知怎么称呼?”

    胖道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见状大喜,忙不迭的向年青人道谢。

    “师兄有礼,在下候清,不过是替师兄抓个小猴子,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年青人很是有礼,恭恭敬敬的向胖道人说道。

    “好说,好说,我先教训了这小王八蛋,就领兄台到前面去报名……”

    胖道人笑着说道,然后目光向小男孩身上一转,露出一丝狠意:“道爷可是青云道门的外门弟子,就凭你这下贱的小乞丐也敢骂我?今天道爷不要你的命,也得给你留个教训!”

    说着跳了过来,摩拳擦掌,狞笑声声。

    不过说到底,他身为道门弟子,自然不能随便伤人,哪怕对方是个小乞丐,最多给俩嘴巴子让他记点教训也就是了。

    “别……别伤我家少爷……”

    忽然间,从旁边人群里又钻出来了一个小女孩,拦在胖道人身前。

    她和这个小男孩一样的脏,看起来只有七八岁,身材削瘦,五官却是非常清秀,一双眼睛灵动非常,最惊人的,便是她两只耳朵竟然有些尖,看起来像狐狸一般,眼睛也隐现碧色,看起来有些妖异,看样子并非纯血人类,而是混血蛮人。

    “臭小蛮,你怎么跑出来了?不是让你躲在一边吗?”

    小男孩还被人拎在半空,见状却立刻喝骂了起来。

    “少爷,我不出来,他就要打你了……”

    蛮人小丫鬟委曲的说道,仍然固执的伸开两只小手拦着胖道人。

    “少爷我本事大的很,还用你来替我出头?赶紧滚到一边去……”

    小男孩张牙舞爪,让人看着就想笑,虽然本事不大,但这口气也是很不小的。

    “这样的小叫花子,还有个蛮人做丫鬟?”

    胖道人啧啧称奇,望着蛮人小丫鬟的俏丽模样,似乎有些馋涎欲滴。

    在这世界,这种人被称为“蛮人”,乃是世间最下贱的种族,妖族并不认可她们,人族更是看不上她们,纵是养上一两个,也要么是宠姬,要么是贱仆。只不过,纵是贱仆,也不是普通人家能养得起的,这小男孩像个叫花子一般,却有个蛮仆,可谓稀奇。

    “哼,肮脏的下贱人种……”

    提着小男孩的候清冷笑了一声,目光一冷,飞起一脚将小女孩踢飞了出去。

    “王八蛋,敢欺负我家小蛮,小爷非宰了你不可……”

    小男孩疯一般叫了起来,蹬脚伸拳,张牙舞爪。

    蛮人小丫鬟被这候姓青年踢飞了十几丈,撞到了一棵树上。虽然这年青人没朝死里下脚,但还是跌得满头鲜血,趴在地上不动弹了,旁观的众人惊愕无声,却也无人出面指责什么,毕竟只是一个小妖蛮,哪怕在世俗之间,也是蝼蚁一样的生命,死活无人过问的。

    “小弟此生,最恨妖蛮,倒叫师兄见笑了……”

    候清也觉得自己下手有些重了,不好意思的笑道。

    “额……无防……无防……”

    胖道人讪讪说道,内心深处,也觉得候清此人凶残,只是不方便说罢了。

    而那个在候清手里挣扎的小男孩,任他喝骂声声,也更没人理会他了。

    “啊,那个小妖蛮小姑娘的血……怎么会这样?”

    忽然有人低低叫了起来,众人转眼望去,却见那个小妖蛮额头的鲜血流了出来,浸染在周围的几株野草上,竟赫然现那几株本已因为秋冬肃杀而枯黄的野草,竟慢慢活泛了过来,条条新叶慢慢抽长出来,青翠欲滴,仿佛碧玉一般,几乎要滴出水来,十分惊异。

    “木灵血脉……这小女孩竟然是罕见的木灵血脉……”

    拜师的人里,非富即贵,大都有些见识,立刻就有人低低叫出声来。

    一时间人群熙攘,议论不已,有的惊叹,有的鄙夷,有的羡慕。

    木灵血脉,乃是天下奇异血脉之一,对于草木生长具有奇效。

    这样的血脉,乃是天下道门竞相争夺的罕见血脉。

    适才胖道人与小男孩的问答之间,便可以看出道门对拜师者看重的不同点。

    要么,你就有荐信,乃是与道门有关系的人举荐而来,可以拜师。

    要么,你就是家财万贯,收购珍宝送入道门,可以拜师。

    要么,就是有罕见体质,那么即便身无分文,也无关系,一样可以得到道门看重!

    这个小男孩,三样皆无,惹起了众人的一场大笑话。

    可谁能想到,这个小男孩的妖蛮小丫鬟,竟然身具如此奇异的木灵血脉?

    没多久,众人议论声已经惊动了道门内部,不多时惊动了门中的一个大人物。

    也就半个时辰左右,却见一个神态清冷的白衣女子,骑一只巨大的白鹤上凌空飞来,这白鹤身长少说也得十余丈,双翅一挥,几乎在山门前刮起了一场摧天拔地的大飓风,明显是一只驭化了的妖禽,在她身后的白鹤背上,还站着两个垂角的女童儿。

    “啊,外门弟子余三两,见过灵云师姐……”

    胖道人见状,急忙双脆着地,行大拜之礼。

    旁边这些等待拜师的年青人,虽说不认识这个女子,也急忙跟着下拜,口称师姐。

    这个名唤灵云的女子却似乎对他们视而不见,目光一扫,便看到了倒在道旁青草间的妖蛮小丫鬟,示意白鹤下落,她来到了小丫鬟身边,拈起旁边的青草看了看,又以食指点了一点小丫鬟的血液,在鼻端轻轻一嗅,点了点头,面露笑意,似乎确定了什么事情。

    “在这一次拜师的弟子中,加上这一个名额!”

    这灵云师姐抱起小丫鬟,站起身来,看也不看胖道士的向他吩咐。

    “是……是……灵云师姐,师弟明白了……”

    虽然只是一个妖蛮女孩,但灵云师姐了话,无疑就算是青云道门的正牌弟子了。

    众人偷眼望着,无比羡慕,从一个妖蛮到一个青云道门的正牌弟子,可谓一步登天。

    就连那个候清手里的小男孩,也呆呆看着这一幕,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灵云师姐抱着小鬟,就要踏上鹤背飞走,忽然间怀里的小丫鬟身子动了动,轻声的叫着:“别打少爷……别打……方行少爷……”

    灵云师姐微微一怔,面无表情的问道:“谁是方行少爷?”

    小男孩呆了呆,立刻举起手叫道:“我……我就是方行少爷,你把我的丫头还给我……”

    灵云师姐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从今天开始,她就不是你的丫鬟了!”

    说着,挥手一掷,竟然抛过来了一个小小的玉瓷,瓷身呈紫色,小巧玲珑。

    “先天紫气丸……”

    胖道人见状失声叫了出来,忍不住狂咽了一口唾沫。

    为了帮一个妖蛮小丫鬟脱离仆藉身份,竟然直接出手了这样一枚灵丹?

    周围拜师的人见状,好多眼睛都现出了狂热的光芒,看样子恨不得把小男孩一口吞下去。

    先天紫气丸啊,易筋伐毛的好东西,怎么就这样轻易的给了一个小叫花子?

    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一刻动了出手抢夺的念头。

    小男孩望着这枚先天紫气丸,也忍不住吞了一大口口水,不过眼见得这名叫灵云的女子抱着小蛮要离开,他忽然反应了过来,大叫道:“你不能走,谁答应用这什么破劳什子丹药换我的小丫头了?老子不换,你把丹药拿走,把人给我留下来……”

    “嗯?”

    灵云师姐目光转了回来,森然杀意,让他忽然间闭上了嘴。

    “我……我不要丹药……”

    小男孩还是鼓起勇气,结结巴巴的说道:“除非……除非你把我收入山门……”

    本来正在暗怪小男孩不知好歹的拜师之人恍然大悟,心想原来这小子在这里等着。

    灵云师姐也是微微一怔,旋及笑了起来,略略有些不屑的向胖道人说道:“算他一个,不过我看他资质也就一般,性子也有些野,就放在药田里好好磨砺一番吧!”

    “额,师弟尊命……”

    胖道人怔了一怔,躬身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