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古神王 > 第三十章 局势
    秦问天在莫倾城的照料下,脸上渐渐的多出了几分血色,恢复了光泽,不过依旧昏迷不醒。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雪狗时而在秦问天身边躺着,时而会跳入莫倾城的怀中,逗得莫倾城不断微笑,这小家伙太可爱了。

    “诺兰,你猜他是什么妖兽?”莫倾城问道。

    “谁知道,也许就一普通的野兽,根本不会自我修行。”诺兰回应道。

    “哪有这么聪明的野兽,不过这小家伙个头也太小了点。”莫倾城灿烂的笑着,让诺兰看着都有些失神:“你这几天心情似乎很好,我在人前可没见你笑过。”

    “反正又没有外人在。”莫倾城耸了耸肩。

    “他呢?”诺兰指了指躺着的秦问天:“还被你抱过呢。”

    莫倾城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抹红晕,白了诺兰一眼,随即看向秦问天,仔细打量着,道:“似乎他还挺好看的。”

    “叶无缺也很俊,你不也从来没有理会过吗,据说如今叶无缺都跑去天雍城和一女子定亲了,大概他也知道追求你没有一点希望。”诺兰撇了撇嘴:“对了,我们旁边就是天雍城了,叶家的人对付秦府,应该差不多了。”

    莫倾城叹息了一声,为秦府叹息。

    “有人来了。”就在这时候,莫倾城开口说了声:“他应该也快醒了,我们该走了。”

    说着,莫倾城朝着草屋外走去,对着怀中的雪狗道:“小家伙,你愿意跟我走吗。”

    雪狗的眼睛看着她,随即在她脸上蹭了蹭,之后却从她怀中跳了出去,回到了草屋边,蹲在那看着她。

    “好,我不勉强你了,你喜欢他,就留在他身边吧。”莫倾城无奈的说道,随即和诺兰一起快步离去,雪狗一直盯着她离开的身影,似乎有些舍不得。

    在莫倾城两人走近林中之后,果然有一行人朝着这边而来,是三名青年,两男一女。

    “好可爱的小家伙。”那少女朝着雪狗跑了过去,然而雪狗似乎对她没什么兴趣,转身进了草屋之中。

    “哥,这里有人,似乎昏迷着。”少女走近草屋看到秦问天昏迷在那,于是取下了身上的水壶,给秦问天喂了一口水喝。

    “妍儿,前面就是天雍城了,我们休息一天继续赶路,不要多管闲事了。”青年似风尘仆仆,身上都是灰尘,为了奔赴皇城,他们将马都累死了几匹,准备踏入天雍城后再购买几匹好马上路。

    “知道了。”少女吐了吐舌头,煞是好看。

    “咳咳。”就在这时候,秦问天咳嗽了两声,随即睁开了茫然的双眼,印入眼帘的是一张透着青春气息的美丽面孔。

    “你醒了。”柳妍神色看到秦问天清醒过来,不由得露出一抹柔和笑意。

    秦问天坐了起来,他现自己除了浑身没太大的力量外一切都好,甚至,他感觉自己竟突破了境界,达到了炼体境八重,不过体内却没有半点星辰力量,那日的战斗负荷太大了,控制妖猿狂暴的身躯,几乎要了他的命,还好突破了极限清醒了过来。

    “难怪黑伯让我不到生死关头不要动用了。”秦问天心中暗道,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突破极限,又朝前迈了一步,他并不知道,他能够踏入炼体境八重固然有突破极限之缘故,但莫倾城的丹药,才是最重要的,否则以他的身体状况没有一两个月别想恢复。

    “谢谢你救了我。”秦问天对着少女道谢一声,很显然,他认错了人。

    “举手之劳而已,这条小狗是你的吗,好可爱。”少女笑着道,秦问天这才现自己身旁竟多出了一条通体如雪的毛茸茸小狗,看到柳妍想去抱他,他竟直接蹦入了秦问天的怀中。

    “柳妍,该赶路了。”外面另外一名青年也催促道。

    “好了。”柳妍回应了声,随即对着秦问天道:“这小狗好聪明,难怪一直等你,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走了,我叫柳妍,有机会再见。”

    说着对着秦问天露出了一甜美笑容,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我叫秦问天。”

    站起身来,秦问天抱着雪狗朝外走去,只见柳妍对着他潇洒的挥了挥手,缓缓的离开了,而秦问天却看到了草屋烧焦的木材以及破罐,里面似乎还有残余的药味。

    “多谢了。”秦问天看着离开的柳妍,低语了一声,而在远处的林中,两双眼睛依旧看着这边,正是莫倾城和诺兰。

    “好了,现在确认他安全了吧,不过他似乎把救他的人当做别人了,你要不要出去解释下。”诺兰笑看着身旁的莫倾城。

    “走吧。”莫倾城笑了笑,转身而去。

    安静的草屋、流水,只剩下秦问天和雪狗,秦问天有些好奇的看着怀中的雪狗,小家伙身上全部雪白的毛,很柔软,显得肥嘟嘟的,漂亮的眼睛仿佛有灵性般,昂着头,也打量着他。

    “你一直等我?”秦问天感觉有些古怪。

    雪狗的眼睛眯成一道缝隙,仿佛是在对着他笑,使得秦问天暗惊,难道他能听懂自己的话?

    “我该修行了,你回家去吧。”秦问天对着怀中的雪狗说道,但他却见雪狗不断朝他怀中蹭。

    “好,你不想离开,就暂时跟着我吧。”秦问天苦笑了下,随即盘膝而坐,将雪狗放在地上,开始修炼了起来,他很想知道天雍城的局势现在如何,但必须要先恢复力量才能自保。

    星辰之光从五重天上洒落而下,降临在秦问天身上,人的身体是一容器,能够容纳星辰元力,境界越高,人体这容器的容量就会更大,炼体境将星辰力量藏纳于四肢百骸,随后用于锤炼肉身,增强力量;等到踏入轮脉境激了身体窍穴,开辟九条轮脉,星辰之力藏于浑身窍穴,战斗之时迸出极强力量。

    到夜幕降临之时,秦问天只感觉浑身舒畅,比没有受伤前的全盛时期还要舒服,浑身充满力量,除了境界的进步之外,还有便是莫倾城丹药的缘故,当然秦问天他并不知道自己服用过二阶上品的丹药。

    站起身来,秦问天打量了一眼周围,这里似乎是天雍城西门外的那片森林,小时候他曾经跟随秦川他们到森林深处狩猎过,自然认得。

    在水中冲洗了身子,秦问天便离开了这里,雪狗竟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让秦问天暗暗称奇。

    …………

    虽是夜晚,天雍城中却灯火通明,路上四处悬挂着灯笼,古老的城池依旧是生机勃勃,天雍城无论生多大的故事,但常人的生活却不会有变化,他们依旧喜欢一群朋友坐在茶铺酒楼,谈古今之事、论天下豪雄,开怀畅饮。

    秦问天路过一露天酒铺之时脚步停了下来,只见酒铺中声音传出,正在谈论他想要知道的事情。

    “秦府也真是惨,老太爷秦昊以及家主秦川被俘,提前押去了皇城,有消息传来,他们已经被打入了天牢,随时可能被下令斩,即便不斩,落下叶家手中审判,他们也得被弄死。”

    “还不一定,西北军就驻扎在天雍城外了,据说今夜就会拔营出,星夜赶路,奔赴皇城,据可靠消息,不仅是西北军,我大楚国八支驻守边疆的军团,有三支军团拔营出了,边境空虚,人心惶惶。”

    “他们怎么敢如此大胆?”有人惊呼道。

    “大胆?他们的上代都和武王有关系,如今陛下连武王子嗣都动,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烧到他们身上了,只是这些人聪明,一直抱守联盟,没有和秦府那样自愿放弃兵权来天雍城,而是驻守边疆,陛下也知道边疆局势,因此没有轻举妄动,否则边境动荡后果可是极严重。”

    “这次三军朝着皇城进,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扬言陛下是被叶家蛊惑对忠臣下杀手,师出有名,只要三军在,秦昊和秦川的命就还在,他们败,陛下就不会再有顾忌,直接下令斩了。”

    “没想到自武王扫荡天下之后,楚国又生如此动荡,三军败北只是时间问题,恐怕支撑不了三年,而秦府自武王之后,又出现秦问天这一天才,但是三年时间,秦问天怕是很难崛起。”

    “说起秦问天,确实难得,若非那召唤妖猿击杀叶默,秦府的嫡系就彻底要毁了,等不到西北援军到来,但那秦家老二秦河也是有魄力,在这场天雍城变故他虽断了一条腿,但依旧接掌了秦府以及西北军帅位,同时将秦问天逐出秦府,很有魄力。”

    “是有魄力,将秦问天逐出秦府,撇开他和秦府的关系,秦问天就和叛军没有关系了,这样秦问天依旧可以踏入皇城帝星学院修行,以帝星学院的能量,足可以保秦问天无忧了,这是一场持久博弈,另外不知道秦问天能否在三军陨灭之前崛起。”

    “恩,秦府,对秦问天寄予厚望,毕竟这是武道的世界,只有纵横天下的武道强者,才能主宰天下命运,若有足够的实力,皇权算个屁,我一言为法,一怒叫你血流成河,这终究是武者的世界。”

    这些人喝的兴起,一时间忘乎所以,虽是普通人,但却也幻想着自己成为武道强者,俯瞰天下,执掌苍生之命运。

    旁边的秦问天将这些话全部听入耳中,心中却不知何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