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十六 快意恩仇
    两万大军顺利的渡过长江,一路向北,行有数日,淮南郡的治所寿春已经隐约在望。

    在淮南一带行走了这几天,让许多人心生感慨,这片曾经肥沃富庶的土地,如今大部分已经荒芜,而村庄也日渐凋蔽。原因无他,盖因淮南地处四战之地,夹在徐州、豫州、兖州、扬州之间,成为了各路强匪的劫掠天堂。

    各县城的情况还稍微好上一些,县城外面的村庄几乎每天都会迎来或大或小的劫掠,来自兖徐扬豫四州的劫匪或多或少,庞大者数千人,小股者两三百人,所到之处劫掠一空,牛羊牵走,庄稼收割一空,老幼尽皆俘虏带回山寨。

    整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活命都成了问题,谁还想着种地?但凡有个奔头的,大多扶老携幼去了荆南或者江东投奔亲戚而去,剩下没处可去的也不敢待在家里,宁肯到县城要饭也不想做强人刀下的冤死之鬼。因此自黄巾起事之后,短短几年的时间,曾经人口密集淮南便成了人烟稀少的荒凉之地。

    “直娘贼,走了这许多路程,总算看见成堆的人群了!”

    迎风招展的“秦”字大旗之下,背负双锏,胯下“忽雷驳”的秦琼抬头眺望不远处寿春城墙上的守军,发出了一声豪爽的大笑。

    一个独目校尉陪笑道:“谁说不是呢,这一路走来,可是连个雌的都瞧不见,兄弟们现在瞅着母马都觉得俊俏!不过,看样子,这寿春的守军好像不怎么欢迎咱们呢?”

    此刻的寿春城门紧闭,吊桥拉起,城墙上至少聚集了数千全副武装的兵卒,一个个手持弓箭,神情凝重,如临大敌的样子。

    “嘿……老子这是去虎牢关打西凉狗,又不是来找这帮孙子的麻烦,瞧他们紧张的这个样子!就算不给送碗水喝,也不该这样横眉竖目的吧?”

    听了校尉的提醒,秦琼的无名怒火顿时“蹭蹭”的蹿上了心头,不由得破口大骂。

    恰好就在此时,城墙上几个爱惹是生非的守军朝城下虚拉弓箭,做出了放箭的姿势。

    虽然城墙隔着驿道至少数百丈的距离,寻常弓箭连一半的射程都没有,但这几个士兵的动作无疑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直娘贼的,竟敢挑衅老子,信不信老子一顿饭的功夫就把城门给破了?”

    秦琼大怒,手中缰绳重重的一勒,胯下的忽雷驳一声长嘶,人立而起。

    雄浑的嘶鸣声让人闻之侧目,寻常战马更是胆寒,发出了不安的躁动之声。

    独目校尉笑道:“这些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先姑且让他们嚣张几天,等迎回了太后与唐王姬,咱们再向大王请缨来收拾这些龟儿子不迟!到时候非要把他们绑在木桩上,乱箭射成马蜂窝,今日就不必和他等怄气了!”

    “那可不行,俺秦叔宝讲究的是快意恩仇,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太憋屈,今日就算不杀进寿春,也要给这帮直娘贼一些颜色看看!”

    秦琼一副不肯善罢干休的模样,对身后的亲兵道:“去锻铸兵哪里给某把大铁锥抬来,某要给这帮龟儿子一点颜色瞧瞧!”

    要想狭路相逢勇者胜,士卒手里的家伙必须足够锋利,因此军队里都有专门的锻铸兵,负责给士卒们修缮武器,说通俗一点就是随军的铁匠。

    秦琼所说的大铁锥就是锻铸兵用来垫在武器底下,在上面打锤锻造的一个椭圆形球体,重达一百二十斤。为了携带方便,用一条两丈长的铁链拴住,行军的时候拖在马车后面,以减轻马匹的负重。

    随着秦琼一声令下,几名亲兵满脸疑惑的把这个一百二十斤的大铁锥连拖带拽的弄到了秦琼的马前,向秦琼复命。

    “诸位,看某给你们出这口恶气!”

    秦琼大笑一声,一手拖了大铁锥,另一手倒提了金纂提炉枪,两腿在忽雷驳腹部一夹,嘴里吆喝一声“驾”,向着寿春城门向离弦之箭一般疾驰而去。

    忽雷驳发出雄浑的嘶鸣,矫健的四蹄翻腾起滚滚的烟尘,再加上拖在地上的大铁锥掀起一溜黄色的“长龙”,大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

    “嘶,这个骑着怪马的家伙疯了吗?“

    看到秦琼一往无前的样子,守门的偏将被骇的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手中佩剑一挥,下令道:“放箭,射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傻大个!”

    随着一声令下,寿春城头乱箭齐发,数百弓弩手射出的箭矢,瞬间就编织成了一幕雨瀑,铺天盖地的朝着秦琼倾泻了下来。

    “吼!”

    而秦琼毫无惧色,嘴里暴喝一声,手中长枪挥舞开来,风雨难透,迎着飞蝗一般的箭雨勇往直前,不消片刻功夫就来到了护城河边。

    口里喝一声“破”,手中拖着的大铁锥猛地提起,用尽千钧之力狠狠的朝城楼上甩了过去。

    只见这一团重达一百二十斤的大铁锥,犹如袭月的流星一般朝着十几丈开外的城楼飞了过去,带着呼呼风声,势如雷霆,声势骇人。

    “轰隆”

    只听一声巨响,城楼的一角被大铁锥击中,顿时木屑纷飞,烟尘飞扬,砖瓦纷纷坍塌了下来,刚才拔剑下令的偏将猝不及防之下被烟尘迷了眼睛,躲避不及,被下坠的大铁锥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头顶,当场毙命。

    士卒们发出一声惊呼,四散躲避开来,免得被摇摇欲坠的城楼砸在面。秦琼乘此机会,拨转马头,仰天大笑一声,绝尘而去。

    眼见得自家将军如同天神下凡,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秦琼麾下的数千士卒发出一声欢呼,军心大为振奋。留下一路讥笑,逶迤向北而去。寿春城头的守军已经被吓得胆寒,纷纷龟缩在墙垛后面,再也没人敢站出来挑衅。

    次日清晨,大军刚刚用过早膳,正要准备继续北上,一骑斥候快马来报:“启禀大王,西北方向有一支来自司隶的难民,大约两千人左右的样子,此刻正遭到一股流寇的劫掠,请大王定夺!”

    刘辩听后眉毛一竖:“沉声问道,那流寇有多少人马?”

    “大约七八百人左右的样子!”斥候跪在地上,老老实实的回禀。

    “庶民有难,岂能不救?”刘辩嘴角一挑,沉声下令:“传寡人军令,命魏延率五百精骑,极速驰援,杀退流寇,救护难民,不得有误!”

    魏延得了军令,一声唿哨,引领了五百精锐骑兵,跟随着斥候朝西北方向而去。不消一顿饭的时间,便看到漫山遍野的难民正被七八百流寇劫掠。

    这是一支来自司隶的难民,为了躲避西凉军与关东军的大战,而扶老携幼的南下。初始之时只有七八百人,一路上犹如江水般越汇越多,逐渐扩大到了两千多人。

    漫山遍野的逶迤而来,一路上扶老携幼,拖家带口,推着车子,挑着行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每天也就是只能赶四十里左右的路程。

    自从离开故土之后,走了十几天,方才进入了淮南境内,却不曾被一支盘踞在汝南山区的流寇盯上,一路尾随而来,看准时机,在清晨发动了突袭。

    山贼流寇干的事情不外乎奸杀掳掠,奸.淫妇女,残杀老弱,掳走物资,掠夺牲口,面对着一支抵抗力近乎为零的难民队伍,一个个乐的合不拢嘴,恣意的为所欲为。

    不曾想,斜刺里突然杀出一支精锐骑兵来,流寇们顿时慌了手脚,军心为之大乱,就连抵抗都来不及组织,大都做了鸟兽散,朝西北方向溃逃。

    “给某狠狠的追杀,无论投降与否,一律枭其首级!”

    魏延胯下青鬃马,掌中龙雀刀,匹马当先的奋勇追杀,马蹄踏出,人头乱滚,顷刻间就诛杀了数十名跑的慢的流寇。

    在他身后的悍卒亦是人人奋勇,各个争先,不消片刻功夫就追杀的流寇们尸横遍野,十成折了七八成。

    危难之际突然得救,被冲的七零八落的难民顿时喜极而泣,一个个跪伏在地,叩头拜谢官兵的救命之恩。若非这支神兵天降,这支两千人的难民少不得成了流寇们的饕餮盛宴。

    “救命啊,将军救命!”

    魏延正在奋力的诛杀流寇,忽听到前方响起女子的呼救声,那声音传入耳朵之中极其悦耳清脆,闻之动人心扉,让人过耳不忘。

    魏延循声看去,只见前面数百丈之外,一匹黄骠马上面坐着一个匪徒,正在竭尽全力的扬鞭逃窜,在马鞍前面挟持了一女子横放于马背上,这清脆的呼救声正是来自这被掳走的少女。

    “哼,在我魏延的眼皮底下还想走吗?当救此无辜少女!”

    魏延冷哼一声,双腿在马腹上用力一夹,挥舞着掌中龙雀刀,奋力的追赶了上去。

    (感谢啊测尽快吧v、邈邈梦魇、懵_小白、闻谷、尾号2465、9305等同学的打赏,求推荐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