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十 太守难产
    不过一两天的时间,各路人马捷报频传,大军所到之处俱都开门投降,一路兵不血刃,吴郡十三县已经被全部拿了下来。

    在这次战火之中,顾氏一族至少有百十户遭到洗劫,家破人亡者不在少数,被烧毁的房屋更是比比皆是,顾家祠一带遍地残垣断壁,瓦砾丛生。

    为了表彰顾氏一族的功绩,刘辩提拔顾瑀担任吴县令,顾彰担任县尉,打开库府,重金抚恤发生伤亡的家庭,并且承诺为那些被战火烧毁了房屋的百姓重建居所。

    这次能够顺利拿下吴县,不仅仅是顾氏一族出了力,其他几个士族,譬如陆氏、董氏、蒋氏等等也都出了不少人力,甚至还有不少寒门百姓也冒着生命的危险,参与了推翻严白虎的战斗。

    为了嘉奖吴县百姓,刘辩宣布免除吴县所有人口三年税赋,无论士族或者寒门,三年之内一粒粮食也不征收,各种赋税全部免除,直到三年之后再重新征赋。

    布告张贴出来之后,吴县百姓一片欢腾,一个个奔走相告,无不对弘农王感恩戴德。

    要知道汉末赋税之重,实在多的让人发指,刍藁税、口赋、更赋、户赋、泽税、献费、酒税、六畜税……等等、等等,长长的一大串,逼的百姓民不聊生,直到最后引爆了大规模的黄巾起义。

    而严白虎的贪婪比起大汉朝廷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吴郡百姓怨声载道的原因。现在弘农王一下子免除了三年的所有赋税,怎能不让吴县百姓欢呼雀跃?

    除了免除赋税的举措之外,刘辩还要继续拉拢吴县的士族,仅仅只有顾氏一族的支持还远远不够。

    刘辩派人拿了自己的帖子和陆康的书信登门拜访陆氏族长陆纡,邀请他出仕担任娄县县令,被陆纡以年事已高婉拒。刘辩只好退而求其次,委任陆纡的次子陆锡为娄县令。这次陆纡父子倒没有再拒绝,陆锡谢恩之后,欣然前往娄县赴任。

    “哎呀,不做皇帝不知道皇帝的辛苦,我这才掌管了一两个郡,就已经忙的焦头烂额,等以后君临天下了,还不知道忙成什么样子呢!”

    连续忙碌了数日,吴郡的政局总算安定了下来。刘辩批阅完从各县传来的文书,端起茶水,滋润了一下几乎就要冒烟的嗓子,自言自语的吐槽了起来。

    就在这时,刘伯温从各县巡视了一圈回来,把那些碌碌无为的庸才全部免除了官职,把在其位不谋其政的硕鼠全部撸了下去,提拔了一些德才兼备之士担任地方官员。

    “军师一路上辛苦了,快坐下喝杯茶水,寡人正有要事和你商议。”刘辩命婢女给刘伯温看座奉茶,一脸恭敬的说道。

    刘伯温坐了,接过茶水呷了一口,问道:“殿下请讲!”

    刘辩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打算,那就是准备把吴郡分出一半划给秣陵,然后以秣陵为治所,再组建一个郡。

    “殿下此言正合吾意,基也是这么想的!”刘伯温摇着羽扇,表示不谋而合,“而且这秣陵的名字太拗口,不够大气,应该重新取个名字,才能彰显出殿下的王者之气。”

    刘辩哈哈笑道:“军师此言正和我意,孤也是这么想的!”

    顿了一顿,接着道:“寡人以为把秣陵县城更名为金陵,以金陵为治所,组建一个建业郡,军师以为如何?”

    “金陵,建业?”刘伯温摇着羽扇,念叨了几句,颔首道:“好名字,就是这两个了!”

    虽然打算把金陵当做未来的政治中心,但现在的秣陵正在大拆大建之中,再加上办公地点狭小,目前来说显然不如吴县有优势;因此刘辩暂时不打算回秣陵,便把严白虎的豪华府邸鹊巢鸠占了过来。

    接到了刘辩的征召,只留下廖化一个人镇守秣陵,黄琬、鲁肃、顾雍三人带了随从,快马加鞭的来到了吴县,不知弘农王有何吩咐。

    待文武幕僚全部聚齐之后,刘辩宣布了与刘伯温商议的结果,将秣陵更名为金陵,然后以金陵为治所组建建业郡,将吴郡北面的毗陵、云阳、武进等六座县城划归治下,任命顾雍为建业太守。

    顾雍心中一震,没想到弘农王竟然如此器重自己,当即跪地谢恩:“微臣跪谢殿下提携之恩,必然鞠躬尽瘁,至死方休!”

    建业郡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但在吴郡太守的任命上却遇到了麻烦。按照刘辩本来的打算,是想任命鲁肃为吴郡太守,但鲁肃却以自己资历不不够,阅历不够,能力也不够为由,婉言谢绝。

    仔细想想也是,鲁肃今年只有十七岁,就一跃成为一郡太守,是否能够服众不说,他能否挑起一郡太守的担子,也是一个未知数。而鲁肃在高官厚禄的诱/惑之下,还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更是尤为难得。

    除掉鲁肃之外,刘辩手下其他能够治理地方的文官只剩下了黄琬和刘伯温。

    刘伯温是刘辩的左膀右臂,一刻也离不开,吴郡太守的差使自然不能交给他。而黄琬是位居三公之首的政坛大鳄,曾经做过州刺史、州牧;现在让他做太守,只怕黄琬脸上挂不住,既然黄琬不主动提出,刘辩也不好意思开口。

    除掉刘伯温和黄琬之外,刘辩手下的其他人基本上全都是武夫,魏延、周泰、花荣、凌操,看起来哪一个都不像能够安邦治国的人。

    虽然历史上的魏延曾经担任过汉中太守,但那也只是挂个名,刘备委任他做太守的真正目的在于防御曹军,地方政务自有副手帮着打理。就像甘宁,之所以能够接过豫章太守的重任,就是因为有原先的豫章太守费仲协助他处理政务。

    而现在让刘辩感到头痛的是,手底下再也找不出一个能够独挡一面的政治型人才了,现在的吴郡百废待兴,显然不是魏延这种统帅型的武将能够玩的转的。

    众人在议事堂里商量了足足半个时辰,仍然无法推荐出合适的太守人选。商量到最后,几个武将甚至开玩笑,说要靠抓阄来决定谁做太守,只要抓到了,就算赶鸭子上架也不能推辞。

    手握地盘,竟然没有可以担任太守的人选,甚至要靠抓阄的儿戏来决定谁做太守,说起来真是荒唐,这让身为主公的刘辩郁闷不已。

    “气死我也,欺负寡人手底下无人可用不是?老子分分秒秒的召唤个政治牛人出来!”刘辩压住心头的怒火,暗自嘀咕一声。

    “诸位暂且商议着,寡人出去一下!”

    既然打定了主意,这件事刘辩非做不可,而且现在就做。竟然要靠抓阄来决定由谁担任太守,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也实在让他这个主公心头堵的慌!

    这几天从归顺的吴郡地方官中收获了34个愉悦点,再加上原先积攒的90个,刘辩现在已经拥有了124个愉悦点。除此之外,还有14个仇恨点,把愉悦点转化成仇恨点,召唤一个数值在90左右的政治型人才,易如反掌。

    这次实在被逼急了眼,刘辩也顾不得焚香祷告、沐浴更衣、良辰吉日、天时地利这些讲究了,随便找个无人之处,使用93个仇恨点进行召唤,最不济也能获得一个政治才能为85数值的家伙,有什么好担忧的?

    有金手指就是任性,寡人才不会让自己委屈。不就是缺个太守吗,有什么了不起的,都给我看好了!

    (感谢赤血战神同学的打赏,新的一周,凌晨送上更新,求推荐票,求赞、求打赏,大家都任性一次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