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十四 泄密
    六十四泄密

    时光飞逝,一转眼就进入了二月。

    从淮南、青州、中原等各地前来秣陵避难的百姓一路上扶老携幼,络绎不绝。不过才一个月的时间,就招揽到了三千多户一万六千多百姓,小小的秣陵县城顿时热闹了起来。

    看着天气转暖,黄琬便从百姓中挑选了三千多壮丁,拆掉南面的城墙,开始按照设计好的图纸扩建县城,修筑民居。而鲁肃则带了一千名泥瓦匠,在秣陵县城的中心昼夜不停的建造王宫,争取在今年秋季能够建造出一座稍具规模的宫殿。

    顾雍组织了新招募的百姓,以及愿意耕作的秣陵本地居民,老弱妇孺加起来一万多人,全部发给农具,每天跟着县吏到野外垦荒,争取尽可能的扩充秣陵周边的农田,免得未来几年陷入粮食供应不足的困境。

    文官们忙的焦头烂额,武将也没有闲着。经过一个多月的招募,又有来自江东各地的精壮三千多人前来应征,使得秣陵附近的驻军扩充到了一万三千人。穆桂英以都督的身份,带着魏延、周泰、花荣等人每日操练新军,已经让士卒们具备了初步的战斗力。

    而在京城洛阳,新年伊始,董卓便上奏天子,改年号为初平元年,从正月初一开始使用新的年号。

    若是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华雄此时已经死在了孙坚的刀下,然后各路诸侯向虎牢关的西凉军发起了凶猛的攻势,随后董卓火烧洛阳,迁都长安。但因为刘辩穿越的蝴蝶效应,历史的轨迹已经慢慢偏移。

    吕布亲统八万大军,坐镇虎牢关,气势汹汹,誓要扫荡各路诸侯。从宛城撤回的华雄统兵五万驻荥阳,大将徐荣督军五万屯京县,两支人马与虎牢关形成三角之势,与关东诸侯遥相对峙。

    看到西凉兵来势汹汹,关东军士气稍挫,再加上诸侯军心不齐,各怀鬼胎;在爆发了几次小规模的战役之后,关东军胜少负多。盟主袁绍只好传令联军暂退五十里,在原武一带屯兵,寻觅战机,再决胜负;一时之间,战局变成了胶着的态势。

    这日清晨,顾雍冒雨砸开了刘辩的宅门,心急火燎的禀报道:“殿下,大事不好,族人密谋作为内应的事走漏了风声,严白虎正在严查此事。若是被他掌握了确凿证据,我顾氏一族恐将迎来灭门之灾,起兵攻打吴郡之事已经不能再拖了。”

    “元叹莫慌,孤马上召集文武幕僚,共商对策!”刘辩一边穿戴衣冠,一边安抚顾雍。

    亲兵飞快的传下命令,黄琬、刘伯温、鲁肃、魏延、周泰、花荣等文武纷纷冒雨赶来,围坐在一起,共商对策。

    听了顾雍的诉说,黄琬最先站出来表达了对强攻吴郡的忧虑:“据斥候密报,严白虎麾下有军士两万多人,除了少数驻守在娄县、丹徒、乌程等几个县之外,至少还有一万五千人盘踞在治所吴县之内。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可是我军兵力尚且不及严军,还要留下一部分人守护秣陵,就算吴县城内有顾氏族人接应,破城也绝非易事。”

    “黄卿所言,孤亦想到了!”刘辩点头,对黄琬的话表示赞成,“然顾氏一族为寡人而奔走,倘若被严白虎所害,孤岂能心安?况且孤还有一支奇兵作为内应,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强攻吴郡!”

    刘伯温手摇羽扇,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殿下勿忧,臣献上一策,借鸡生蛋,吴县可破。”

    刘辩闻言喜出望外,攻城略地还得靠军师出谋划策啊,单单只靠猛将冲阵,必然会造成大量的伤亡,往往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而有了奇谋,往往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军师快讲,有何妙计可以助我军拿下吴县,又避免巨大的伤亡?”

    刘伯温羽扇向西南方向一指:“可以利用刘繇的兵力助我军破城!”

    鲁肃眉头微皱:“要从刘繇手中借兵,恐怕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吧?倘若借个三两千或许他能应允,但人数太少,对于攻城作用不大。倘若多了,只怕刘繇必然不应。”

    “子敬莫急,且听基道来!”

    刘伯温手摇羽扇,不慌不忙的说道:“要从刘繇手中借军,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得到消息,听说刘繇的胞弟刘综手中握有七千精兵,时常向刘繇请求征伐严白虎,好向朝廷讨个吴郡太守职位。我们正好可以利用刘综大做文章,殿下可以修书一封与刘综,约他共击吴郡,破严白虎后,保他担任吴郡太守之职,共分吴郡土地。如此,刘综必然可以为我所用!”

    听了刘伯温的话,黄琬就开始摇头:“如此不妥,我军损兵折将,拿下吴县却要让给刘综做太守,却是所为何来?”

    “黄公莫急,听我道来!”

    刘伯温笑着向黄琬解释:“我军不是有内应么,让刘综军先吸引了严白虎军主力,我军攻那个城门,内应便打开那扇城门接应,最先进城的必是我军。等吴县到手之后,一切就由殿下做主了,刘综只是为我军做嫁衣而已。再不济,给他一个虚名将之架空,使用反间之计,中伤他与刘繇的关系,说不定可以将刘综的部下吞并。”

    “好,就依军师所言,联兵刘综,强攻吴县!”

    听完刘伯温的话,刘辩不再犹豫,拍案做了最终决定。

    当即提笔修书一封给刘综,约他共击吴郡,等破了严白虎之后,双方共分土地,并且以弘农王的名义上书朝廷,表奏刘综为吴郡太守。

    “书信已成,谁走一遭丹阳,说服刘综出兵共袭吴郡?”刘辩把书信折叠好,加盖了弘农王的印绶,向众文武询问道。

    顾雍曾经在刘繇手下效力过,与刘综有数面之缘,况且能否拿下吴郡,还关系着顾家的生死存亡,这趟丹阳执行,自然义不容辞:“微臣愿意走一趟丹阳,说服刘综出兵共击吴郡!”

    顾雍领了书信,带了十几名随从,冒着春雨离了秣陵,快马加鞭的直奔丹阳而去。

    顾雍走了之后,众人继续商讨进军吴郡的计划,事关顾氏一族两千多人的生死存亡,就算刘综不肯出兵,刘辩也是决定要强袭吴郡,否则将会失去吴郡豪族的支持,也让苦苦等待作为内应的秦琼心寒。

    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做出如下决定,留下廖化率领三千人马继续驻守秣陵,鲁肃、黄琬坐镇县城。其他众将率领其余的一万人马,冒雨向东进军,急袭吴郡。

    魏延率本部两千步卒,一千轻骑作为先锋,穆桂英率两千人随后,总计五千人走毗陵,沿东路进军。周泰率三千人在前,花荣率两千人随后,刘辩与刘伯温、卫疆率五百禁卫军一道同行,沿宛陵走西路。两路齐头共进,在吴县西北二十里的地方回合,再图攻城之策。

    令出必行,各路人马纷纷披挂出营,仅仅带了十天的干粮,轻装上阵,冒雨朝着东南方向的吴郡治所吴县急行军。

    临走之时,花荣与刘伯温向刘辩苦谏:“春雨连绵,道路泥泞,大王千金之躯,何必以身犯险?不如在秣陵静候佳音便是!”

    刘辩当即一口否决:“寡人才有一县栖身之地,岂是坐享清福之时?昔日高祖被项藉逼的远遁巴蜀,尚不畏蜀道艰难,区区几百里路程,何足道哉?孤誓与众将士同甘共苦,此去吴郡,必然拔之,诸位勿再多言!”

    刘辩的话很快在军士中传开,身为君王尚且冒雨行军,跟何况他们这些士卒,军心顿时大为振奋,一天的急行下来,两路人马各自向东南挺进了八十多里,方才寻找了空旷之处,扎营休息。

    刘综是刘繇同父异母的兄弟,官拜破虏将军,对于刘繇的懦弱一直不满,多次请求攻打严白虎,将吴郡和会稽陆续的收入掌中,均被刘繇以兵力不足拒绝,这让刘综很是郁闷。

    而且,刘综驻军的地方距离丹阳治所曲阿有八十里的路程,这也让刘伯温的计划有了实施的条件,只要能说服刘综,就可以悄悄出兵,而不用经过刘繇的同意。

    顾雍快马加鞭,冒着春雨,傍晚时分就来到了刘综驻军的阳羡县城,报名求见。听闻顾雍道明来意,再看了弘农王的书信,刘综顿时心动不已。

    唯恐刘综有所怀疑,顾雍解释道:“大王之所以发兵吴县,乃是为了拯救我顾氏一族,吴郡土地,实在无意觊觎,但请将军放心。破了严白虎,这吴郡太守就是将军你的了!”

    “某虽未与弘农王谋面,也听说其为人正直,爱民如子,必然不会欺我!”

    刘综思虑片刻,最终做出了决定:“既然顾氏有难,某当出兵协助弘农王共伐吴郡,铲除严白虎这暴徒!”

    当下,刘综拍案而起,传令本部七千人马连夜拔营向正东二百多里的吴县进军,争取早日与弘农王的人马回合,共击吴县。

    (ps:感谢闹忠、始皇天下两位同学打赏的腊梅,食妖界阿阳、依然下午茶两位同学588红包的打赏,感谢王胜方、妖灵战士同学的打赏。感谢所有投票的同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