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十九 拉皮条的乔姑姑
    听了郭乔氏的话,刘辩不由得心中一动。

    这年头女人报恩的方式往往都是以身相许,这郭乔氏虽然姿色尚可,但到底已是三十岁左右的妇人,而自己还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就算要以身相许的话,肯定也不是她,难道她要……

    就在刘辩胡思乱想之际,郭乔氏已经娓娓开口:“人生之难,莫过于幼年丧父,亡夫遭贼人戕害,抛下我们孤儿寡母,在这乱世怎生存活?大王正是弱冠年纪,而小女郭涵明年儿也就十岁了,不如大王把她纳入后/宫,收为姬妾吧?”

    “原来她是要把女儿许配给我啊!”

    刘辩不动声色,眸子转动,悄悄的打量了一下站在郭乔氏身后的女童郭涵。

    实事求是的说,这个郭涵也是个漂亮的美人胚子,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要说郭涵漂亮那是和一般人比,要是比起乔绾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萤火之光比之皓月了。

    看到年轻的弘农王不说话,郭乔氏眼睛一转,急忙把侄女乔绾拉了过来:“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过了年我这侄女也是十岁了,你看她长得这么俊俏,难免有歹人打她的主意,不如大王把绾儿也一块收了吧,让她姊妹一块伺候你,在宫里也好有个照应。”

    “这样啊?”

    刘辩抚摸着嘴唇上微微泛出的毛绒胡须,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郭乔氏在丈夫遇难的情况下,算盘还打的如此精明,当真不是一般女子啊,要是搁在皇室后/宫,这绝对是搞得鸡飞狗跳一类的角色。她这是要借此机会,把女儿送进皇宫,自己好飞上枝头变凤凰,坐享荣华富贵啊!一看女儿没有打动自己,便把侄女添上做了筹码,真是好算计!

    “乔绾小娘子父母不在此处,怎可轻易定下婚事?”刘辩背负双手,不动声色的问道。

    听弘农王这语气,似乎是动心了,郭乔氏心中一喜,点头道:“民妇是绾儿的姑母,便是她的长辈,我说能定便能定,家兄绝不会反对的。”

    大乔在旁边眨巴着漂亮的眼睛,撅着小嘴巴道:“姑母,绾儿这么小你就把我嫁出去,是不是太早了呢?”

    “小孩子家不要说话,姑母都是为了你好,大王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你和表姐以身相许也是应该的。”

    郭乔氏瞥了大乔一眼,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母女将来能否飞黄腾达,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刘辩思考了片刻,最终摇头拒绝了郭乔氏的提议:“郭乔氏,你的心意寡人心领了!但孤乃是皇室后裔,帝王之子,婚姻大事需要禀报母后,询过众臣之后再下决议,决不可草率而为。况且两位小娘子年龄尚幼,不谙世事,草率决定对她们也是不公!”

    如果今天郭乔氏只是提议把大乔嫁给自己,刘辩连眉头都不会皱,就会一口答应了下来;但是你要附带着一个郭涵,刘辩就得好好考量一下了。自己的身份摆在那里,不可能随随便的就把一个女人纳入**,况且那英姿飒爽的穆桂英到现在还没得手,就突然领回两个萝莉,万一她醋性大发,弃自己而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看到郭乔氏一脸失望之色,刘辩微微一笑,和颜悦色的道:“但两位小娘子长得俊俏动人,尤其是这乔绾,简直是天姿之色,孤也是心动不已。不如夫人你去一趟皖县,说服乔玄先生到秣陵为寡人效力,必以重职相授。待两位小娘子成长之后,这门婚事咱们再慢慢商议也不迟!”

    虽然自己的算盘没打成,但弘农王说要让自己的兄长做官,而且又说喜欢自己的侄女,并没有把路完全堵死,这也为郭乔氏的皇亲国戚梦留下了一丝希望。

    “民妇替家兄谢过大王提携之恩,既然如此,民妇就走一趟皖县,说服家兄来为大王效力。”郭乔氏再次躬身行礼,“家兄膝下尚有一女,名唤乔盈,比绾儿小了两岁,相貌不在我这侄女之下,若是大王喜欢,到时候可以一并纳入**。”

    “呃……这样啊?”

    刘辩有些哭笑不得,二乔的这位姑姑简直就是拉皮条的,两个侄女这才多大啊,就一口气都送给一个初次谋面的男人了,表姊妹三个共嫁一夫,说起来也是史上罕见的吧?

    “此事到时候再议吧,一切还得看姻缘。”

    刘辩挥挥手,终止了这次谈话。看这架势,如果自己同意了郭乔氏的提议,这妇人今天就能让这俩萝莉和自己进洞房。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寡人是那种连幼女都不放过的人吗?唉,这两千年前思想真是害死人哟!

    外面战乱不休,刘辩也不能光在这里泡妞,对郭乔氏指了指邓泰山道:“这是我身边的心腹校尉邓泰山,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对寡人忠心耿耿。孤派他带领五十名士兵保护你们一家去皖县,然后护着你与乔玄先生一家渡江去秣陵,路途之上自可无虞。”

    郭乔氏扫了一眼身高九尺的邓泰山,只见他宛如一座铁塔,只是在身边一站,心中便充满了安全感。有这样的壮士在身边护卫,路途之上就不用担心各路贼人了,连忙向刘辩道谢。

    刘辩转向邓泰山道:“听见孤的话了吗?你带领五十名士卒,待天亮之后即刻护送郭乔氏一家渡江去皖县,然后保护乔玄先生一家去秣陵。”

    刘辩说完又让邓泰山附身凑过耳朵,耳语了一阵,邓泰山连连点头,拱手道:“主公尽管放心,末将一定会把乔家的人一个不落的带到秣陵。”

    “绾儿,孤现在要走了,你可一定要带着妹妹到秣陵来看我啊!”

    临走之时,刘辩面带微笑招呼大乔过来辞别。

    大乔面上带着淡然的笑容,使劲的点了点头,吐出了一个“嗯”字,然后又眨巴着眼睛问道:“小皇帝哥哥,将来你会是个好皇帝吗?能不让贼兵杀害无辜的百姓吗?”

    “会的!”

    刘辩朝大乔自信的笑笑,攥起拳头道:“绾儿你一定要相信我,寡人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好皇帝,我会让四海升平,海晏河清。让诸侯臣服在我的脚下,让世上不再有战争,更不会再有杀戮!”

    “好伟大喔!”

    大乔一脸崇拜的神色,使劲的鼓了下手掌,然后使出了右手小拇指:“那么,我们拉钩,要是你能做个好皇帝,绾儿就答应做你的妃子。”

    刘辩心里乐开了花,小萝莉果然好骗,这是芳心暗许的节奏吗?伸出小拇指和大乔勾在一起,笑道:“拉钩,君子一言,美人一诺,谁也不许反悔哟!”

    “不骗人。”

    大乔嫣然一笑,露出了两个迷人的酒窝,虽然还未成年,却已经美得惊心动魄。

    刘辩缓缓站起身来,挥挥手,带着其他的亲兵离开了郭家大院。前往县令衙门坐镇,这场战事是时候该结束了。

    来到县令衙门,绝处逢生的县令宋献跪地迎接,哭诉自己孤军无援,以区区几百县兵对抗将近二十倍的山越贼,最终寡不敌众,以致城门被破,害得百姓蒙难,恨不能以死谢罪。

    刘辩安慰道:“山越贼兵势大,就连郡太守都被俘虏了,更何况你区区一座县城,此事非卿之罪。你能固守城池,誓死抵抗,也算是难能可贵,劫难过后的灾民还需要你来安抚,起来吧!”

    “多谢大王不杀之恩!”宋县令痛哭流涕,跪地谢恩。

    至晌午时分,战事完全停了下来。冲进了柴桑县城的五千五百山越贼兵被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一个也不曾走脱。除了少数头目被擒之外,其他的被全部屠杀。

    一时之间,柴桑的大街小巷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股山越军的渠帅张节也被魏延生擒活捉,此刻正五花大绑的捆在县令衙门前面,等候弘农王发落。

    刘辩在鲁肃的陪同之下,在县衙升堂办公,命令蒋钦快马加鞭赶往长江边上的大营,与李严押解五百万钱币前来柴桑,赈济受灾的百姓,帮助那些被战火烧掉了房子的百姓重建民居。

    这场劫难,使得柴桑县上千户民居被焚,数千男丁老弱被杀,被奸污的妇女更是不可计数,山清水秀的柴桑县城正处在巨大的伤痛之中。

    听说山越渠帅被俘,所有的柴桑居民扶老携幼,纷纷来到县令衙门面前,跪的人山人海,要求公开处斩匪首,以慰柴桑死去的冤魂在天之灵。

    ps:感谢红狐同学588起点币的打赏,最后求推荐票、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