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45章:击退强敌
    “咻咻!”又是两枪响起,分别击中黑暗中的某个地方,而敌人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忽然消失了一般,从射击的方向来看,应该是两人,自己人?罗铮不由想到了蓝雪,另外一个人会不会是教官。

    营地有两个坐镇,敌人不知道多少,而且,看上去很有耐心,罗铮不敢大意,用家传呼吸之法调整呼吸,将自己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避免暴露,微闭着眼,冷静的四处观察着,用耳仔细分辨周围的声响,不放过一点轻微动静,面对高手,任何一点大意,结果都是一个字:死。

    “哒哒哒!”集训队营房内,几名士兵拿起枪对着黑夜可疑地方猛烈扫射起来,试图引出敌人火力,但黑暗中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集训队员不敢大意,打完一个弹夹后快缩了回去。

    “咻——啊!”又是一声惨叫响起,有人中弹。

    “混蛋。”罗铮气的脸色铁青,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敌人的实力,大气都不敢出了,继续搜索黑夜有可能藏身的地方,没有任何现,而集训队员也安静下来,训练营再次陷入沉静之中,只有风吹过耳边,出沙沙声响。

    月亮钻出了乌云,大地朦胧一片,但能见度提高了许多,罗铮还是没有现敌踪,将怒火压了下去,强迫自己冷静,忽然听到一侧传来轻微的沙沙声,声音很微弱,动很急促,好像是人行走的脚步声。

    罗铮大喜,回头一看,果然现一道黑影快奔跑过来,奔跑的方向正是沙坑,不由暗道:“难道这个家伙也想占据这个地方不成?”眼看着对方就要跑上来,度快的不可思议,就像一辆高奔驰的小车。

    “去死吧。”罗铮瞄准对方,手扣上扳机,眼睛猛然睁开,一道杀气爆裂出来,奔袭过来的人感觉到了杀气,身形一顿,这时,罗铮已经果断出手,“咻!”子弹咆哮而出,带着炙热的火焰,冲向来人。

    黑暗中,罗铮现对方身形一侧,身体一个踉跄,然后快朝来路狂奔而去,一把枪掉在不远处的地上,不由一惊,旋即兴奋起来,打伤也好,想到自己有可能暴露位置,快翻滚到另外一侧藏好。

    “咻咻咻!”一个三连射击过来,直接命中刚才藏身的位置。

    罗铮大吃一惊,看到沙坑上出现的三个弹坑,惊出一身冷汗来,好厉害,仅凭一枪就准确判断出自己的位置,还好避开了,紧接着,罗铮看到营房两个方位分别响了一枪,枪声过后,暗夜再次陷入沉静。

    这一次后,双方都没有再开枪,耐心等待着,罗铮感觉到死神的压抑气氛笼罩整个山谷,不敢乱动,尽力放松自己,仔细感觉着四周的一切,这种随时都有可能送命的压抑感令人窒息,

    过了一会人,营地探照灯忽然亮了起来,朝敌人有可能藏身的位置扫射过去,罗铮大惊,生怕探照灯照到自己,赶紧缩成一团,用沙坑里面的沙子将自己掩盖,一边暗骂打开探照灯的人,等了一会人,没见探照灯扫射过来,总算松了口气。

    这是,营房内灯火通明,一道黑影从营地外围过来,罗铮大吃一惊,赶紧瞄准,在探照灯下现是教官,松了口气,松口扣住扳机的食指,但依然没有动,谁知道敌人有没有离开?

    这时,教官大声喊道:“所有人注意,三人一组,彻查山谷。”

    “是。”集训队成员答应一声,纷纷从营房出来,四处清查起来。

    罗铮寻思着应该是敌人跑了,否则这么好的机会不可能放过,但一想到敌人有可能是针对自己而来,还是没有动,直到现蓝雪从外面大门口冲过来,直奔自己,暗自松了口气,赶紧爬起来。

    “你没事吧?”蓝雪干切的问道。

    “没事。”罗铮上下打量了一眼蓝雪,见蓝雪没有任何受伤迹象,也松了口气,想到那名被自己击中的敌人,快步上前,捡起地上的武器一看,是自己不认识的款式,便递给了蓝雪。

    蓝雪看看手上的枪,脸色凝重的四处看看,然后问道:“你打中他了?”

    “应该是,天太黑,看不清。”罗铮回答道。

    “干得不错。”教官上前来,看到枪哪里还不知道生了什么,由衷的说道:“我看到他朝你藏身的位置而来,肯定是想抢占这个位置,一旦被他躲到沙坑里面,我们想要射杀他就难了,而他射杀我们很容易,没想到你正好在里面,还好你没有被吓傻,还知道开枪。”

    “呃?”罗铮苦笑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蓝雪看了一眼教官,也没有多说什么,将枪丢给教官,丢给罗铮一个眼神,两人朝营房走去,路上,蓝雪压低声音说道:“来的可能是野狼雇佣兵团的人,没想到这次来了两个,你今晚小心点,搞不好他们还会杀个回马枪。”

    “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点。”罗铮感激的答应道。

    “嗯,看来,不杀了你他们是不会罢休,这里防御力不够,很容易被他们找到破绽,看来,不能在这里呆了。”蓝雪低声说道。

    “呃?”罗铮惊疑的看了蓝雪一眼,见蓝雪并不像多说,也就难得多问了。

    这时,宋阳快步冲了过来,怨毒的看了罗铮一眼,快跑到教官跟前,压低声音说道:“今晚是个好机会。”

    “什么意思?”教官惊疑的问道。

    “想办法干掉他,到时候嫁祸给来偷袭的人身上就是了。”宋阳低声说道。

    “呃?”教官脸色凝重的看向宋阳,内心不韫,但也没有反对,想了想,低声说道:“我不管你做什么,总之做干净点,否则我没办法擦屁股,还有,那小子我看着古怪,恐怕不好对付,狙击教官护着他,不好办。”

    “没事,等他回房休息再说,到时候就说成是敌人杀了个回马枪,再一把火烧了,谁也查不出什么。”宋阳狠狠的说道,眼睛里满是怨毒的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