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29章:纠纷再起
    教官转身,看到宋阳投过来不满的眼神,知道站队表决心的时候到了,既然选择了,只能一条道走到底,否则鸡飞蛋打,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心中有了决断,当即说道:“告诉他,弹药需要统一放,想练枪到训练场来。”

    “是。”管理员答应一声,敬礼后转身离开。

    宋阳等管理员离开后,不满的小声说道:“教官┅┅?”

    “宋少,事情做的太明显对我们不利,万一他反应上去,上面换个教官下来,事情就不好办了,让他到训练场来也没关系,给他几子弹随便玩玩就是,能练出什么名堂来?再说,训练场子弹乱飞,很容易生意外。”教官解释道。

    宋阳眼前一亮,会意的笑了,说道:“教官英明。”

    “宋少客气,以后还请宋少多照应。”教官客气的说道。

    “教官言重了,谁不知道教官实力,搏击、射击大军区双料冠军,无人能出其右,在全国两百多万军队中也是拿得出手的,我爸对你盛赞不已,以后我少不得你帮忙。”宋阳谦逊的说道。

    “宋少谬赞。”教官谦虚的笑道:“走,训练了。”

    ┅┅。

    罗铮来到库房,看到管理员不容商量的拒绝表情,就知道教官出尔反尔了,阴沉着脸回到食堂,气的肺都要炸了,无论眼狙还是心狙训练,都需要实弹,没有子弹,这枪没法练了,找教官理论只会自取其辱,怎么办?

    来训练基地得不到训练可以忍受,让做饭也能接受,但不给弹药训练,自己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想了一会儿,罗铮觉得有必要适当反抗了,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到中午,弄了点吃的就去了后山,至于部队的午饭,爱谁谁去。

    到了后山密林,罗铮继续围绕树木训练跑步,这种障碍跑最消耗体力,半个小时候,罗铮就感觉有些虚脱,不得不停下来,席地而坐,等呼吸顺畅后,将长布条绑着手掌,对着一棵大树训练起手臂攻击力来。

    “咚咚咚!”拳头打在树干上,大树一动不动,强大的反弹力震得手臂麻,气血翻涌,指关节更是疼痛难忍,罗铮咬牙坚持了二十分钟,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个星期前,这种训练只能坚持十分钟,罗铮对自己的进步不是很满意,但这种训练没有成办法全靠坚持。

    凭借呼吸之法带来的强恢复力,十分钟左右,罗铮感觉指关节疼痛消失,便找了个空旷的地方训练起军体拳来,脑海中满是假想敌的攻击,没有人陪练,罗铮只能自己和自己打,这种方式比蛮练效果好多了。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时分,罗铮略微休息一会人,就顺着山路下山,从窗户翻进食堂,外面马上冲进来一个人,看到罗铮后不满的喝道:“你总算出现了,教官找你,在训练场,赶紧去。”

    罗铮不用问也知道什么事,早有心理准备,跟着对方来到训练场,教官看到罗铮,脸色铁青的喝道:“你干什么去了?无组织无纪律,你想干什么?为什么不做饭,想让兄弟们都饿死吗?”

    “教官,你用不着给我戴帽子,把我推到大家的敌对面,能到这里来集训,谁都不是傻子,你以为自己能只手遮天吗?别忘了这里是部队,不是你家,我来的第一天你怎么说的?咱们说好互不干涉,为什么我去领弹药不给,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处处针对我?”罗铮冷冷的说道,一点面子都不给。

    “放肆,你怎么和教官说话的?”宋阳冷冷的喝道:“藐视上级,罪加一等。”

    “宋阳,你也不用狐假虎威,咱俩的仇还没算,怎么,想比划比划?”罗铮冷冷的看着宋阳讥笑道,当初就是看不惯宋阳欺负战友,仗义打了宋阳几下而已,结果被下放到了边防哨所,再见宋阳,罗铮的火就往外冒。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比划比划?这里是军队,岂容你放肆?”宋阳知道自己打不过宋阳,输人不输阵,不满的喝道,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毒,看了脸色铁青的教官一眼,继续说道:“只要教官点头,我今天非教训你不可。”

    “闭嘴。”教官脸色铁青的看着罗铮,当然不会真的答应两人决斗,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想退出集训队?”

    “错,不是我想退出,而是你逼我退出。”罗铮反驳道,这里是军营,大庭广众之下,罗铮不相信教官敢乱来,如果真的要清退自己也不怕,与其呆在这里什么都学不到,浪费时间,还不如另外找地方。

    “很好。”教官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没想到罗铮根本不怕离开,想到罗铮离开的后果,自己的行文会被上级追查,到时候吃亏的会是自己,不由冷静下来,但就此屈服于罗铮有心有不甘。

    罗铮等了一会儿,见教官没有做决定,恼怒的眼睛里有一丝忌惮,冷笑起来,自己赌对了,决定见好就收,当即说道:“只要基地提供训练设备和弹药,作为回报,我每天三餐做好给大家,如果谁影响我训练,对不起,我只好回军区复命了,说实话,要不是军区命令,我还不稀罕在这里训练。”

    这番话落在教官耳里,无异于一声炸雷,一下子将教官炸醒过来,自己有后台不加,但自己的后台不能一手遮天,如果出事,后台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抛弃,军队内部派系林立,在没有实质性的好处之前,事情做绝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由看向不远处的宋阳。

    宋阳阴沉着脸不说话,教官无奈的暗自叹息一声,一旦上了船,想要下来恐怕就不容易了,想了想,教官冷冷的说道:“我有说不给你弹药吗?弹药要统一放,不是你说给就给,这两天还是空枪训练,三天后实弹训练,到时候自然会给你,你这么不声不响的离开,害兄弟们没饭吃,这事怎么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