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4章:雨夜追凶
    慢慢恢复理智后,罗铮见地上满是弹壳,墙壁上有许多弹孔,显然攻击的时候很突然,大家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事后一把火,是一群穷凶极恶的人,绝对不能放过这群人,血债必须血偿,想到这里,罗铮飞快的冲向电讯室,却现无线电台已经被烧毁,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络,不由脸色大变。

    “轰!”忽然,一声爆炸声响隐约传来。

    罗铮大吃一惊,寒着脸飞也似的冲到外面,天色已晚,茫茫山野黑压压一片,暴雨如注,根本看不清,“难道是打雷?”正疑惑间,忽然又一声爆炸声隐约传来,虽然很微弱,但还是听的分明,不像是打雷,罗铮赶紧扭头望去,远处雨夜黑幕中红光闪烁,很快又漆黑一片。

    “是手雷爆炸。”罗铮冷冷的看着暴雨夜深处,手雷爆炸的地方,双目寒光闪烁,任凭雨水打在身上,一脸愤怒,猛的扭头冲回营房。

    哨所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过来勘查,现场不能动,否则会破坏线索,罗铮找来纸笔,写了几行字后,将纸条放在显眼位置,捡起弹壳压住,拿起一把哨所标配的95式自动步枪,却现枪身已经被子弹打坏,不能用了。

    无奈之下,罗铮将枪放到一边,眼角不经意现平时用来放柴火的地方已经烧成灰烬,灰尘被门口进来的风吹开,露出一把三菱刺刀来,罗铮知道这把三菱刺刀是班长的心爱之物,整个哨所就这一把,平时大家没少拿来玩。

    大喜之下,罗铮捡起三菱锥,看着这把用合金钢锻压打造而成的三菱刺刀,不由想到:“难道是班长和兄弟们在天上看着自己,让自己用这把刀去报仇?”想到这里,罗铮更加坚定了报仇的心思,飞快的朝武器库房跑去。

    库房里不多的武器弹药都被洗劫一空,找不到一颗子弹,一把能用的枪了,罗铮想起班副珍藏的一把65式6军匕来,据说是上级特别嘉奖的奖品,任何时候都随身携带,再次冲到厨房,认真检查了一下烧焦的战友遗骸,可惜什么都没有,匕不可能烧焦,肯定是被人带走了,想到这,罗铮气的肺都要爆炸了。

    “王八蛋!”罗铮骂出声来,寒着脸跑回不远处的营房,找来一个行军包,把能用的食物、衣服等装了一大包,换了套干净的衣服,穿上雨衣,操起三菱刺刀和军用手电,再将行李包背在背上,走出营房。

    “轰隆!”一声炸雷响起,暴雨更盛了,寒风呼啸,给整个荒野山岭平添几分肃杀气氛,无尽的黑夜令人心悸,放佛能够吞噬一切的洪荒猛兽。

    罗铮略有些稚嫩的脸庞变得坚毅起来,虽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场,虽然没真正杀过人,甚至连枪都打不准,但罗铮有一颗不屈的心,一腔澎湃的热血,为了给兄弟们报仇,罗铮豁出去了。

    门口不远处的广场上,老马暴躁的打着响鼻,用头拱着走上来的罗铮,刨动着前肢,显然也感觉到了什么,罗铮轻轻抚摸着老马的颈部,从马车上抽出开山刀来,语气坚定而又略带遗憾的说道:“老马头,不能给你做狼皮坎肩了,兄弟们还在天上看着我呢,必须去,别劝我,你也找个地方躲雨吧,明天上级就会派人过来查看这里的情况,你也该退休了,好好保重。”说着,一脸决然的大踏步朝爆炸声响起的方向跑去,义无反顾,坚定有力的脚步踩在雨水中,出哗哗的声响,放佛兄弟们在践行,在祝福,在道别……。

    猎人出身的罗铮从小生活在森林,对森林有着莫名的熟悉和亲切感,野外生存能力不算太差,加上参军后身体素质上了一个台阶,暴雨中,罗铮走的很快,几乎小跑前进,手上的开山刀握的很紧,雨水顺着刀柄往下流,一道闪电撕裂夜空,映出罗铮刚毅的脸庞,开山刀寒光闪现,放佛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愤怒。

    没有了爆炸声做引导,罗铮全凭判断急行军,暴雨能够冲刷掉所有痕迹,不可能找到什么线索,这样追击显得有些盲目,但罗铮无怨无悔,不做点什么心理堵得难受,想到惨死的兄弟们,一颗心就要爆炸似的,全身充满了力量。

    两个多小时的狂奔,罗铮一口气喘不上来了,体力透支的非常严重,不得不放慢脚步,改用行走方式继续赶路,不觉来到一片山坡上,看到地上居然有两枚弹壳,罗铮赶紧用军用手电筒四处扫射,并没有现可疑人物,快走两步,捡起弹壳一看,果然没错,但看不出什么线索来。

    “难道是国内特种兵追来了?”罗铮猜想到,精神不由大振,热血沸腾起来,作为一名士兵,罗铮将特种部队当成自己奋斗的目标和方向,可惜在新兵连暴打了一名关系兵一顿,被下放到了边防哨所,这辈子,难。

    想到有可能是特种兵追捕过来,报仇有门,罗铮精神大振,仔细观察一番地形,凭借小时候打猎的直觉,选定一个方向冲了过去,没多久,罗铮看到了一些手雷爆炸后的破片,静静的躺在地上,述说着这里曾经生过的事情。

    罗铮捡起破片看了一眼,随手扔掉,四处寻找起来,很快锁定了一个小坑,里面已经积满了雨水,这个坑应该是手雷爆炸造成的弹坑,罗铮观察了一下地形,四处寻找起来,战斗痕迹已经被暴雨彻底掩盖,只剩下弹片和弹壳,罗铮根据地形猜想当时的战斗场景,再根据凶手往西溃逃,追兵从东追来的前提,判断出大致方向后,果断的继续追查上去。

    也不知道追了多久,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暴雨总算停了下来,罗铮又困又累,放慢脚步,从包里掏出压缩饼干大嚼起来,再拿出军壶喝了点水,感觉眼皮耷拉下来,头晕晕沉沉的,一夜急行军,加上注意力高度集中,消耗了太多的精力,想到仇恨,罗铮咬牙坚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