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域苍穹 > 第28章 此仇此恨,不死不休
    “消息已经传回了。燃文小说(wWw.RanWen.org)”黑衣人头更低,有些惶恐的道:“弟兄们眼下已经找到了眉目,正在按照公子所说的计策去实行,公子的计策当真有效,短期之内,必有佳音。”

    白衣青年淡然点头:“那就好。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黑衣人脸上终于流出了冷汗,大声道:“绝不敢辜负公子所托!”

    白衣青年哈哈一笑,打了个手势,身后白衣少女往前一步,推动轮椅转身行去。

    这位神秘莫测的公子,居然是一位不良于行的残疾人?

    “公子,那叶笑……”黑衣人赶紧问了一句。

    白衣青年坐在轮椅上,头也不回,道:“乱局起来的时候,还用得着叶笑吗?”

    “是。”黑衣人凛然。

    白衣青年已经缓缓地进入了院子里面,中间位置的屋子里。

    眼前一阵影子迷乱的晃动,“呼”的一声,刚才还存在的一派空旷的院子,居然眨眼间消失不见了,无数的翠竹居然像是能够自己走路一般,自动挪移过来,迅填充了这一片的空白。

    顷刻之间,这里竟完全变成了一片竹林,彻头彻尾的竹林。

    唯有一个幽幽的声音叹息了一声:“这五行颠倒生逆大阵,终究还是欠缺了……若是能做到无声无息……更加能隔绝声音气味神念感应……才是真正的生逆大阵呀……”

    婉儿的声音轻悄的响起:“公子,那神丹拍卖……”

    “去!”白衣青年淡淡道:“最少给我拿回三颗来。丹云神丹,我还没见过。”

    婉儿惊讶:“公子,不一定有这么多……说不定是一颗。”

    “一定有的。”白衣青年淡淡的说道。

    声音渐渐消失。

    黑衣人躬身到地,随即身子黑云一般飘了起来,飘出了这片竹林,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那日问话之后,连续三天下来都没有任何事情生,风平浪静。

    难得无事,叶笑足不出户,在自己家里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潜心修炼,将自己体内的全部元气尽数炼化成极寒之气,提升自身修为。

    此外,他还现了另一重惊喜,与极寒之气伴生的那一股极热之力并没有真的消失,而是潜伏在了自己身体经脉之中,只是存在感极弱罢了,却是真实不虚。

    换言之,这两股由紫气东来神功衍生而来的冰火元气,一个在表,一个在里,共同存在;这个迹象亦表明了,现阶段的紫气东来神功,乃是由两种功法构成,齐头并进。

    这却是让他更加的用功了一些。

    原本一天之中还有些时间喝喝茶,现在连喝茶的空闲也不喝了。

    除了看书,就是练功,简直是乖巧得不能再乖巧。

    这让管家大人很欣慰:哎,少爷总算是长大了,简直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也似……将军大人若是知道,不知会如何的高兴啊……

    所谓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老管家固然不算愚者,却也是一语成谶,可不就是换了一个人么!

    左无忌和兰浪浪这俩家伙来过两次,叶笑每次都将这两个家伙赶了出去:“滚!你们这两个纨绔子弟,别打搅老子成为绝世高手,该干嘛干嘛去!”

    左无忌与兰浪浪对叶笑的“大言不惭”无语至极。

    “这混蛋,居然还自封为绝世高手……”

    “肯定是在做白日梦!”

    “我说他根本做梦就没醒!”

    “真想揍他,可是又怕打不过,就算不是绝世高手,咱们也顶不住吧……”

    “说的太有道理了。”

    “做白日梦也就罢了,居然敢说我们俩是纨绔子弟……”

    “就是,貌似他自己不是纨绔子弟一般。”

    “大家明明都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蚱,大哥说上二哥了?!”

    “当然,咱们乃是京城三少,并驾齐驱,不相伯仲。”

    “哼!这个纨绔,以后要他好看。”

    “对,说啥也不能让他脱离了京城三少这个伟光正的圈子。”

    “走着瞧!哼!”

    “哼!”

    ……

    这两个人可以赶走,但另外一个人却是无论如何都赶不走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手上还有一根鞭子;那根鞭子,便是叶笑的父亲特意赋予,专门用来调教…嗯,是管教叶笑的。

    这个人当然就是我们的夜月郡主!

    苏夜月。

    作为整个辰皇帝国唯一的外姓亲王,那是何等样的功勋,才能被封为外姓亲王,权盖天下!

    华阳王爷共得三个儿子,对儿子不怎么稀罕,却只有苏夜月这一个女儿,这唯一的掌上明珠,自然稀罕得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简直就是宠到了天上去。

    据说,当初在取名字的时候,华阳王爷将整个京城的大儒全部集中了起来,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取名字,最后取了‘天地复苏,皓月当空’的寓意,将姓和名完美的融合起来。

    最终才有了苏夜月这个名字。

    所幸,夜月郡主虽然备受万千宠爱,但自己还是没有那种肆意妄为的骄纵性子;这让叶笑感觉并不是难以接受……

    但,这一次,面对着苏夜月的凝视,叶笑却隐隐有一种想要拔腿就逃的那种感觉。

    那是一种心虚的感觉。

    这种心虚,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来自于前世。

    前世笑君主虽然是一身精湛修为,笑傲宇内八荒,傲视天地苍穹,但,那一身根基却是修炼的纯阳童子功,万万不能破身。

    人生路上,当真已不知道错过了多少江湖红颜,绝色美人;而那些红颜,一个个对叶笑也是情深一往,恨不与君好……

    但,叶笑本身却有那般的功法缺陷,名副其实的只能看不能吃。只能摆出一副决绝的姿态,也不知道伤害了多少美人心。

    当她们一个个凄然绝望离去的时候,叶笑唯有背过身,脸上冷硬如故,心下只余一声叹息。

    今日,看到苏夜月自己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秋水双眸定定的看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叶笑心中一阵悸动。

    固有习惯条件反射之下,险些又要逃之夭夭。

    他的眼前,似乎又浮现了另一副面孔,另一双凄然绝美的眸子,似乎在他的眼前虚空里突然浮现,含着泪凝望着自己,深情却又凄然。

    “你……”

    叶笑无意识的伸出手,喃喃道。

    但只说出来一个字,就已然从那种恍惚的状态中走了出来,恍如自嘲一般的笑了笑,脸上浮起一丝落寞。

    ……

    就在青云天域。

    云雾飘渺的一座宫殿中,却是全目肃穆。

    在这座华美庄严的宫殿里,后院中却是多了一座新坟。

    一座足有一丈宽三丈高的完整青云紫玉,被安置在此当做了墓碑!这在青云天域足堪无数人打破头也要豁命抢夺的青云紫玉,居然只是做了一个墓碑!

    一道剑光不知从何而来,一阵急剧的闪烁。

    青云紫玉上紫色光芒迸飞!

    一点点碎玉四处飘散。

    墓碑上,被深深地刻了六个字。

    “笑尽天下英雄!”

    那道剑光陡然一收,一声低低的叹息之后,游龙一般急疾回转,进入了宫殿最高的房间窗口。

    消失不见。

    房间里。

    一个窈窕身影,面罩白纱,正自怔怔地望着墙上的一幅字;良久良久,那双绝美的眸子缓缓闭上,两颗晶莹的泪珠悄然落了下来。

    “我会为你报仇的!”

    “虽然你从不承认你是我的丈夫,但……我自己承认我是你的妻子!你活着,我会与你恩怨无休一生纠缠;你死了,我便为你报仇雪恨!”

    “如今你死了,你还能否认我的身份么?还能阻止我为你守寡吗?叶笑,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混蛋东西!我恨你!我恨你!我今生来世生生世世的恨你!”

    口中道不尽的恨,眸子中滴落的眼泪却越来越多,噗噗落在地上,墙壁上,那一柄刚刚进入剑鞘的宝剑,也在一阵阵的嘶鸣,似在回应主人爱恨纠缠的心意,又似乎在渴望着一场痛快淋漓的杀戮!

    墙壁上,除了剑,还挂着一幅字,那丽人痴痴望着的字。

    字迹龙飞凤舞,铁画银钩,充满了无尽的洒脱与大气。

    “一生惧见红颜泪;谨慎莫伤美人心;待到飘然消失日,化作天边不羁云!”

    下面,另有一行小字。

    “今生有悔,害你形单影只;若有来生,许你四海八荒。”

    落款两字:叶笑!

    白衣丽人泪眼迷蒙地望着这幅字,一时间伤心欲绝,切齿骂道:“你这个骗子!来生许我四海八荒!你哪里还有什么来生!”

    “你谨慎莫伤美人心,可你已经将我的心伤透!”

    “待到飘然消失日,化作天边不羁云……如今,你自然是消失了,可是那不羁云,又在何方?”

    “骗子骗子骗子!可恶可恨的骗子!”

    终于一转身伏在桌上,嚎啕大哭。

    “今日是你的头七。我为你戴孝三十五天,守坟一年。”白衣丽人缓缓站起,轻轻抹去眼泪,喃喃道:“一年后,仗剑出山为你报仇!此仇此恨,不死不休!”

    ……

    “你怎么了?怎么了?”苏夜月看着叶笑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下意识地伸出白玉一般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喂,莫要做出这幅苦大仇深的样子,你想干什么啊。”

    叶笑急疾收敛心神,故作姿态地咳嗽一声:“你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