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域苍穹 > 第6章 无中生有,紫气天涯!
    这一刀正面向着叶笑劈来,刀锋未至,刀气先临,如此霸道的刀气逼杀而来,或者不必刀锋临身,单只刀气已足以致命!

    叶笑修为近乎没有,但老道的眼力仍在,此际可说看得清清楚楚,这正是刀道修行中,一招千山裂!这一刀若是真个劈在自己身上,自己从头到脚恐怕绝对没有任何一点囫囵的地方,完全的被肢解掉,身体最终只怕连个完整的部分都留不下!

    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我?而且还要将我肢解碎尸?!

    叶笑怒了,真正的怒了。『≤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恰巧此际体内的狂暴灵气正处无处泄之时,流溢周身,恍如往昔修为完好之时,叶笑近乎本能地衣袖往前一挥,不假思索的,随手就是一招笑八荒,欲破敌反噬。

    衣袖一拂,且将八荒笑傲!

    正是笑君主招牌绝技!

    可是一出手才想起:糟糕,我这会早已不是前世的笑君主,一身灵气纵然如何澎湃,尽是外来之物,根本无法随心所欲的动用,这一招的威力根本就无从挥,哪里能够破敌反噬。

    可是下一刻他就被自己吓了一跳。

    只见体内无限狂暴的灵气彷如找到了泄的途径一般,竟然前仆后继的狂涌而出!

    一股急剧的风声骤然响起,随即,一个紫色光团猛然爆出。

    在这一刻,叶笑不期然地生出了一种错觉——自己又回到了前世全盛时期!

    笑尽英雄的笑君主,又回来了?!

    噗……

    一声轻响,那冲上来的人影狂猛的刀式竟然再也递不过来,劈不下去,整个身体被骤起的狂风吹起,手中刀在对面狂猛的劲风逼迫之下,竟然生生转向,以无可抵挡的力量反向自己头上砸下来!

    去势居然比来势还要狂猛数倍!

    那人面对如斯变故,大惊失色之余,更是惊恐到了极点之下,总算此人亦是久经大战之人,应变神,用力控制之下,手腕咔嚓一声响,两只手腕同时折断,刀背“砰”地一声,生生砸在了自己头上,顿时头破血流!

    劲力冲击之下,整个身子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出,“砰”地一声,整个人撞在了墙壁上,又弹了回来,浑身筋骨欲裂,但总算应对得当,小命得保。

    叶笑衣袖一拂之力,竟然造成了如此惊世骇俗的战果!只用无形力量,就将钢刀倒卷而回!

    “天元宗师境?!……你是?”对面几人惊见如斯状况,刹那间就惊呆了,声音都一下子变了调!

    我的满天神佛啊,出来做个任务,本来都已经全身而退了,怎地在小巷子里随随便便遇上一个人,居然是恐怖到了噩梦一般的存在……这他么的是什么样的运气……

    叶笑体内灵气仍旧如沸,并不因为刚才一击而减缓多少,此际已然冲得浑身都要爆裂,一声冷哼,随手在空中虚虚一抓,两手一抹,“锵”的一声,空中夜色肉眼可见的一阵扭曲,竟然从空中凭空抓出来一把剑!

    灵气化剑,万物皆兵!

    笑君主的招牌名招,笑长空!

    虚空一笑,夺命追魂!

    “无中生有剑?!你是……”对面几个人惊呼一声,同时后退,显然情知不敌,意欲夺路逃生。

    但,仍旧是晚了。

    叶笑眼中杀气凛然,一步踏过,一剑刺出!

    一团绚烂至极的紫气悄然出现,随即便爆出来,如同夜空中突然绽放了一朵最绚丽的紫色烟花,剑光如同要追回流逝千年时间的流光一般,一闪而逝!

    “呃……”一声古怪的闷哼,先前那出刀之人与另外两人咽喉中剑,凸着眼睛,两手拼命的握住咽喉,身子软软跌倒。

    一剑三杀!

    “无中生有,紫气天涯!”领头那人本身距离叶笑最远,见机也早,此刻退势奇疾,是一干人中唯一幸存者,但胸口却也被划了一道大口子,眼中兀自满是震惊的神色,惊恐万分的看着叶笑:“原来是你!宁碧落;你竟然敢对我们出手,就算你是天下第一杀手,圣主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叶笑一怔,宁碧落?那是谁?天下第一杀手?这世俗界还有这么牛逼的人物啊……

    还有,圣主?什么圣主?那又是什么人?

    正要继续出手,解决了这个家伙,不留后患,却感觉到刚才分明还在充盈至极的劲气此刻居然有如潮水退潮一般疾散去。经脉的危机解除,但刚才的极限爆,却也将那一团粉末的力量爆了出去。

    不是自己真正炼化的灵气,始终是不能持久。

    没有了后续灵气支持,手中的灵气化剑亦随之消失;叶笑哼了一声,喝道:“你认错人了。”

    笑君主行走天下,光明磊落,是就是,非即非,岂会让他人背黑锅!

    但他越是否认,那人却越是认定了他,认定他就是宁碧落,这等渊渟岳峙的高手风度,这样明显的出手风格,不是那第一杀手,还能是谁?

    那人哼了一声:“宁碧落,山水有相逢,你等着!”身子倒翻而起,极度的恐惧之下,竟然爆出难以想象的潜力,身子一旋就在夜色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幸亏那杀星没有再出手……蒙面人一身冷汗。真是捡了一条命……

    四周的搜索声音越来越近。

    此地决不可留!

    却不知叶笑也在暗道一声侥幸:“那杀手没有再出手,真是捡了一条命!”

    以叶笑的判断,那逃逸的杀手头领实力为一行人之冠,更在刚才对自己出刀之人之上,若是他刚才大着胆子再对自己出手,自己残余的些许力量,绝对无法对撼。

    最后一点还未完全散去的力气对敌固然不足,逃命还是可以,只见叶笑身子恍如鬼魅般的一闪,瞬时消失在当地。

    此招正是前世笑君主的成名身法:一笑天涯!

    叶笑一闪闪出去几十丈;重重摔倒在地,体内那突然而来的灵气,已经是涓滴也无!

    巅峰时期的笑君主,全力展开一笑天涯身法,可以瞬间挪移数十里路。但现在,却只有几十丈;相差天壤之别。

    叶笑对这个结果虽然有些喟然,有些不满足,但能够躲开那个中心区域,已经算是意外之喜。再说身为武道大家的他也明白,之所以移动距离如此之近,非是自己的“一笑天涯”不行,而是自己目前的状态实在不佳,还有就是体内的灵气存量也太过微薄,各种不利状况综合到一起,所以移动距离才会这么的“差劲”

    而他更加不知道的是,刚才一晃就凭空挪移出数十丈的神异身法,若是当真落在行家眼中,恐怕看到的人一定会把眼珠子都掉下来!

    还有令叶笑更加更加不知道的是——

    此时此刻,陷入混乱的,已经不只是左丞相府邸,而是整个京城,全都已经乱了起来!

    处处都是人喊马嘶,无数的士兵冲上了大街,展开地毯式搜查。

    “抓刺客!”

    “不要让刺客跑了!”

    “细细的查,不准放过任何可疑人物。”

    “宁可杀错,不可遗漏!”

    京城从一角为起点,开始乱源起点,就像是一块巨石落到平静的湖水中,荡出的涟漪,极扩散了全城范畴,局势竟成愈演愈厉之象!

    叶笑内里灵气虽竭,总算还有勉力抬步的体力,勉强支撑着自己走在大街上,只是支撑至回到到家的那一刻,已经是精疲力竭,当真是连根小指头也不想动了……

    说起来,这一路上士兵盘查关卡不知道遇到多少波,但,大家都认识这位镇北将军家的纨绔公子,看这家伙酒色过度一般脚步虚浮的德行走来,那里还有什么兴趣管他?

    就算调查刺客,也决计不会将此事与这等败家子扯上关联,无谓啰嗦!

    笑君主这边才刚到家门口,就听到一个声音怒喝道:“你到哪里去了?现在这等时候,居然还在四处鬼混,我打死你啊啊啊……”

    声音虽然满盈怒意,却是娇脆悦耳,却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叶笑循声举目看去,只见在自家灯笼下面,两个少女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当先一个,鼓着嘴巴,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只是那份怒态却流溢着难以形容的娇俏可人。

    门口侍卫苦着脸:“公子,郡主来看你了……”

    叶笑瞬时头皮一炸。从承继而来记忆之中了解到,前面这个少女,正是那位便宜老爹给定的娃娃亲,自己的未婚妻?华阳王爷的女儿,名满京城的夜月郡主。

    嗯,传闻中不是很温柔娴淑的么,现在居然见到自己就来了一个河东狮吼,这是什么情况呢……

    叶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一只温软的小手揪住了耳朵:“你还不给我进来!”

    旁边的侍女捂着嘴偷偷地笑,叶君主大人就这么被揪着耳朵狼狈万分的拽进了大门。

    “诶,诶,你轻些……”叶笑苦着脸,现在正是爆过后,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实在是顶不住了……

    “说!你这混蛋干什么去了!”夜月郡主虎着脸,看着对面的叶笑。

    灯下看美人,当真别有一番风味;只见这位夜月郡主面如芙蓉,眉毛弯弯,眼神清澈而慧黠,挺翘的小鼻子,樱桃小嘴,头轻轻的在头上挽了一下,额前耳际,还有淡淡的绒毛儿……真正是如诗如画的美女,纵然现在强行做出来凶神恶煞、恶形恶状的样子,却也是一个万中无一的绝色美人儿,当真是妙相万千,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