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十七节 安排
    刘德为了见剧孟,特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皇子冕服。

    “你此去雒阳,一路上可还顺利?”刘德从墙壁上取下一把佩剑,问着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王道道:“你与我说说,那位剧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殿下,奴婢路上一切顺利,就是征辟剧孟之时,遇到了些麻烦,好在如今都过去了,奴婢幸不辱命!”说着这王道就跪下来磕头。

    “起来吧……”刘德摆摆手道。

    刘德自是知道作为一个宦官,王道这路上肯定没少吃苦。

    不说别的,单单是他人异样的眼光和鄙夷的神色,就够一些心理素质不够好的人疯掉了。

    王道起身道:“殿下,奴婢与剧孟一路同行,此人为人豪爽,东出雒阳之时,送行车马足有百辆!其人重诺必践,但凡他答应下来的事情,没有不尽心尽力的!”

    刘德点点头,回忆了一下,然后他对王道吩咐道:“去将那把朱家曾用过的剑给我拿来!”

    朱家是汉室第一代游侠的典型代表,杀人犯法,窝藏朝廷钦犯甚至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影响国家政策。在朱家的庇护下,许多人都逃过了法律的制裁,甚至有人还能在被通缉后翻案。

    剧孟无疑是朱家的脑残粉,嗯,有了朱家的剑,基本上就能让剧孟感受到他的诚意了。

    至于这朱家的剑嘛,还是刘德从辟阳侯审平继的收藏里找出来的。

    ………………………………………………………………………………………………………………………………

    长安,雨在下着,剧孟端坐于席位上,看着兄弟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他心里却是忐忑不安的。

    其实最开始,当一个来自长安的宦官拿着某位皇子名头对他说要征辟他时,他是不屑一顾的。

    他可是剧孟!!!!

    函谷关以东,几乎没人不知道他。

    若是轻易的就被一个宦官打着某位皇子的旗号就给征辟了的话,那他也不用混了。

    因此剧孟连人都懒得见,直接叫人婉拒。

    只是没想到那宦官被婉拒之后却是锲而不舍的黏上了他。想着法子接近他,还投其所好的买了蛐蛐,加入到了雒阳的斗蛐蛐大赛中。

    被这宦官的诚意所打动的剧孟,这次才答应见他。

    谁知道这宦官第一句话就将剧孟打败了:君欲封侯拜相还是任侠列国,一言可决!

    然后那宦官又搬上了五百金真金白银的钱物,剧孟这才勉强答应应征。

    但这一路上剧孟打的主意是很清楚的。

    倘若事有可为,而且还能看到前途,那就专心留在长安,若事不可为,征辟自个的是个草包,那也要趁早做好准备开溜。

    可到了长安,剧孟才发现自己原先考虑的、想的东西似乎都已经跟不上这个世界的脚步了。

    征辟他的皇子,目前扶摇直上,大有进位储君的架势。

    这就彻底的打乱了剧孟的盘算。

    因为若只是一般的皇子的话,约束力并不强,他随时都可以挂印而去。

    可换了储君就没这么容易了。

    最重要的是,剧孟听说了征辟他的那位名叫刘德的皇子貌似手下还有人,另外还会开一个考举来选拨人才。

    这意味着什么剧孟再清楚不过了,假如现在征辟他的那位殿下将来能被册立为储君的话,那现在就跟随和追随他的人,将来都是会被视为‘潜邸之臣’,享有许多看不见的优待。

    此时此刻,剧孟是无比懊悔的。

    “早知道我早些答应应征就好了!”剧孟心里想着,感觉压力有些大。

    至于挂印而去的想法,自然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么大的一根金大腿,可不是等闲可以亲自伸出来让人抱的……

    剧孟书虽然读的少,但也知道千金市马骨的典故和原木立信的故事。

    燕昭王千金市马骨,也只做过一次,商君原木立信,同样只做过一次。

    这两个故事告诉剧孟,想要发达,就要抓住机会,无疑,皇子刘德的征辟应该是他的机会了。

    “可惜,浪费了许多时间,若我早来长安,凭我之名声,足以为殿下清理干净长安!”剧孟想着:“可惜如今却被他人抢了先机了!”

    “不过我却是殿下亲自点名征辟的,比之他人还是有所优势的……”怀抱着这样聊以自、慰的念头,剧孟终于等来了召见他的命令:“殿下有令,请剧公面谈!”

    剧孟连忙穿戴好衣冠,然后,跟自己的兄弟们吩咐交代一声,再坐上对方的马车。

    ……………………………………………………

    刘德是在城东的宅子里接见的剧孟。

    “小民剧孟拜见殿下!”剧孟被人带着走进这宅院,然后看到一位身着冕服的贵公子端坐于上首,立即就知道谁是主人了,毫不犹豫的朝刘德表忠。

    “先生不用多礼……”刘德的眼睛藏在冠旒的珠子中,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赐座!”

    就有着下人抬着坐席过来,待得剧孟坐下来后,刘德道:“剧先生,可愿暂居我之治下直市丞一职?”

    剧孟自然不无不可,顿首道:“臣遵命!”

    这就算是宣告了两个人之间建立起了正式的主从纽带。

    刘德将剧孟打发去直市是有想法的,现在也只有剧孟这种三教九流都能通吃的家伙才能镇的住场子。

    “卿上任不可无贺礼!”刘德拍拍手,王道立即就抱着一个崭新的剑匣出现在了剧孟身边,王道将剑匣打开,介绍道:“这是殿下寻访到的前代名家朱家之剑,宝剑赠英雄,殿下现在将此剑赐予你,望你好好珍重,不要辜负殿下之望!”

    剧孟一听,竟然是朱家曾经用过的宝剑,顿时就只觉得心脏都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了。

    要知道,朱家那可是他从小到大的偶像,不夸张的说,基本上每一个游侠儿,都以能得到一柄朱家的剑而光荣。

    他剧孟虽然有名,可惜,成名之时,朱家早就死了,因此直至今日他都没完成他那个儿时的梦想,却没想到刚来长安,这个曾经的梦想就这么轻易的实现了

    ……………………………………………………………………………………

    抱病求票票安慰~~~~~~~~~~~

    明天应该能恢复了吧,今天没怎么咳了,就是吃的药搞的我精神恍惚的~

    看我要做皇帝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