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十四节 试验
    “殿下可是还等人?”汲黯被刘德请到内殿之中,发现那里摆着三张案几,颇为好奇的问道。

    “嗯!”刘德点点头道:“还有一位与汲卿一般的才俊要来,卿且先等等吧……”

    大约过了两刻钟的样子,汲黯就看到一位穿着青衣的年轻人,在两个宦官的引领下走了进来。

    “殿下在我之前还另行招募了人才?”汲黯心想。

    就听到那个年轻拜道:“臣汤问殿下安!”

    刘德却是呵呵的笑了起来:“卿快快请起……”然后就亲切的扶起了那人,拉着那人的手,走到汲黯旁边,介绍道:“汲卿,请容我向卿介绍,这是张汤,我之肱骨,现在为我管理着许多事务!”

    “张卿,这位是汲黯,现在屈为我之幕僚……”刘德一脸的和善笑容,拉着两人的手,热情的道:“两位卿家以后要多多亲近!”

    张汤跟汲黯两人脸上表面也露出了些笑容,相互点头致意。

    可私底下,张汤的心里却是另外的想法:“我好像闻到了守旧的庸才味道!”

    汲黯刚开始见到张汤时,心里也稍微有些不舒服,等听了对方的大名,立即就想起了,这些天在长安城里听到过的一个名字,曾经在幼年之时,就懂的开设刑堂,以律法审判偷肉的老鼠的那个人不就是张汤吗?

    心里也立刻就对张汤没什么好感了。

    “哼,沾满鲜血的屠夫!”汲黯这样想着,但碍着刘德的面子,却还只能虚与委蛇。

    刘德拉着两人,将这两人分别安排坐下之后,就吩咐侍女上酒肉,然后他微笑着走回自己的主位。

    只是那笑容中多少有些怪异。

    实在是刘德知道,这张汤跟汲黯两人就像两头年轻的雄狮,一旦见面,必然会产生矛盾。

    这是根本无法避免的事情。

    因为张汤是法家,法家主张的是大政府,简而言之,就是法家的终极理想是政府要能干预一切,甚至连百姓的吃喝拉撒婚葬嫁娶,政府要是能插手的话,最好也插手。

    因而,对于法家来说,法律只是他们推行的政策的手段,假如法律妨碍了他们推行自己的政策,那就变法。

    但汲黯是学黄老的,黄老学说主张小政府,推崇清静无为,与民休息,黄老派们一直都认为,只要百姓不违**制定的法律,那么就算他们把地球炸了,政府也不应该干涉。

    这两者之间的政治理念,简直犹如风马牛不相及,这两个人要是能看对方顺眼,那才怪了!

    不过,也还好两人分别是法家跟黄老派出身,也就是政治理念上有所分歧,没太大仇恨,要是换了墨家跟儒家或者儒家跟法家出身的坐在一起,那刘德觉得,他们不打起来,就已经是胸襟宽广了……

    “两位爱卿,来来来,举杯共饮此酒!”刘德举起酒杯,带着一些恶作剧成功的笑容,道。

    “敬殿下!”两人转过头来,举起酒杯道。

    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张汤道:“殿下,您令臣所督办的事情,如今已经差不多有眉目,再过最多半月,殿下就能看到成果!”

    刘德听了点点头,他知道张汤说的是造纸的事情。

    想想也是自然,有熟练的工匠,还有他提供的成熟的工艺流程,那白纸若还弄不出来,那就只能说明张汤是个废物!

    “那辟阳逆贼的产业,如今查抄的怎么样?”刘德问出了他如今最关心的话题。

    辟阳侯审平继在发现自己被禁军包围的时候,就果断自杀了,也省却了刘德跟他便宜老爹的一些功夫。

    只是他这一死,他留下的产业和各种账目,就苦了刘德了。

    事实证明,抄家也是个技术活。

    要一点点的将一个庞大的彻侯家族的产业彻底的清算、查抄和征缴完毕,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有三两个月,根本完成不了。

    “启禀殿下,现在臣已经基本将审贼在长安的店铺跟宅院都查封了起来了,正在带着属下们,清点和统计,再过两日,臣应当就可清点完毕,然后再来报与殿下……”张汤答道:“只是,审贼在关东的产业却是不好动了……”

    “无妨,不用管它!”刘德摆摆手。

    狡兔三窟的道理谁都懂,这审平继也不白痴。

    根据现在掌握和了解到的情况来看。

    早在很久之前,审平继就将他的几个儿子,分别送去了吴楚赵等国,各置产业。

    这一点,现在更是成了审平继狼子野心的证据。

    但是,这样一来,想要彻底的毁灭辟阳侯家族就有难度了。

    吴楚两国自不用说,早就跟汉家朝廷离心离德了,假如真派使者去跟吴楚索要审平继的后代,对方一句查无此人,便宜老爹跟刘德都要干瞪眼。

    而赵国、淮南国、衡山国这些诸侯呢,却也是属于目前在争取的对象,也不可能为了一两只漏网的小虾米去刺激这些诸侯。

    因而,此事暂时只能是不了了之。

    “卿这两人争取先清点出值钱的金器与铜器,送到我这里来,我有大用!”刘德吩咐道。

    金器融化之后,是要作为金饼的,马上就要举行的考举,不准备个两千金的预算,刘德估摸着是不行的。

    至于铜器,统统都会被送去铸币作坊,作为五铢钱的原料。

    “诺!”张汤点点头:“臣回去后会立即抓紧此事!”

    刘德转过头,对汲黯道:“汲卿,这两日就劳烦卿随张卿一道去整理、记录、收缴审逆的产业,卿可愿意?”

    刘德这么快的就要将汲黯跟张汤两日凑到一起,当然不可能是他的恶趣味在作祟。

    而是他需要这两人能够配合起来,熟悉起来,多少有些默契。

    这样,在即将到来的考举考试中,他就有人可用了。

    最重要的是,孤阳不长,孤阴不生,刘德还是希望这两个不同学派的年轻人能够好好相处,相互成长,这也算是他的一个小小的试验吧?

    看看一个法家的人跟一个黄老学派的人日夜相处之后,会否产生化学反应。

    “诺!”汲黯却没想这么多,点点头应命。

    ………………………………

    这章我感觉没写好,先传吧,我现在实在咳的难受,基本是三分钟必咳一次,妈蛋,我每次感冒都是这样~~不知读者老爷们可有什么偏方专门对付感冒后必咳嗽这个顽疾的?

    看我要做皇帝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