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九节 蝴蝶效应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时间之后,一个宦官进来传达天子的命令:“天子命四位殿下移步正殿……”

    兄弟四人连忙起身。

    刘荣昂着头,趾高气扬的第一个向外走去。

    看着刘荣的背影,刘德再回头看了看两个明显非常紧张的弟弟,安慰道:“别紧张,父皇应该问不到你们的!”

    “是吗?”刘阏不敢确信。

    “当然!”刘德朝着刘荣的背影努努嘴道:“没看到大兄的样子吗?”

    刘荣向来是个没有太大自信的人,前世如此,今生也改变不了,因此,他这么有信心的走出去,必然是便宜老爹给他作弊了。

    想到这里,刘德就暗自叹了口气。

    作为皇长子,刘荣的优势太大了,刘德甚至,不出意外的话,今生跟前世一样,刘荣最后还是能坐到太子的位子上去……

    想到此处,刘德觉得应该加快跟薄皇后沟通协调的脚步了。

    一边想着,兄弟四人就慢慢的走出了后殿,来到了宣室殿正厅之中。

    此时,整个大殿人人临襟正坐,按照身份各自坐在一起。

    宗室诸侯王坐在右侧,妃嫔以及年幼的皇子、公主坐于左侧,外戚成员紧随其后。

    兄弟四人走到大殿正中,拜道:“儿臣等见过父皇、母后、及列位宗室叔伯!”

    刘德稍稍抬头,只看到端坐于龙座之上的便宜老爹,此刻也换了套行头,穿上了正式的帝王龙袍,头戴冠旒。

    下一刻便宜老爹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刘荣、刘德、刘阏、刘余,四位皇子皆朕之所爱,亦为诸皇子之长,翌日封王开国家建社稷,上保大汉江山,下安黎庶百民,诗云:如金如锡,如圭如壁。又云: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今日诸宗室亲族皆在侧,朕依太宗孝文皇帝之成例,考校尔等功课、政见!”

    “刘荣!”坐于其上的天子站了起来。

    “儿臣在!”刘荣出列,信心满满的向两侧稽首致意。

    “刘德!”

    “儿臣在!”刘德亦出列向两侧拱手执意。

    “刘阏!”

    “儿臣在!”

    “刘余!”

    “儿……儿臣在!”刘余可能是太过紧张,竟然差点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好在刘德反应快,及时拉住他的袖子,稳住了他的身子,才没让他出丑。

    即使这样,刘余的脸色也不怎么好,手都颤抖起来。

    好在,便宜老爹向来疼爱这个口吃的儿子,并未怪罪,反是有些怜悯的道:“刘余,朕许你可不必答话,写出来就是!”

    “谢父皇……”刘余惊喜之下,连口吃的毛病都几乎好了。

    刘德拍拍他的肩膀,还冲他微笑。

    众目睽睽之下,刘德一个爱护弟弟,保护弟弟的形象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建立了起来。

    就连原本不怎么在意刘德的天子刘启,见了此情此景,也不由得多看了刘德一眼。

    在这个时代,一个能扶危救弱,友爱兄弟的人,是一定能得到加分的。

    但刘启也仅仅是多看了一眼刘德,对这个次子上了点心,他的心思主要还是放在坐于左侧的齐王刘将庐身上。

    刘启深深的知道,齐王的齐国的重要性。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齐国保持中立,就能有效的钳制胶东、胶西、济南等诸国,使其不敢冒着老家被端的风险,主力全出。

    更何况,齐王这一系是还是高皇帝长子的血脉,影响重大,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而本次齐王刘将庐能亲自来长安吊丧,说明他内心还是有些偏向朝廷的,是属于可以争取的对象。

    可惜,这些天来反复试探,齐王还是没有明确表态是否支持朝廷削藩,只是含糊其词,说些高皇帝如何如何,先帝如何如何的废话。

    因此,天子刘启才想出这么一个主意让齐王见见皇室后代的能力,以安其心,或许能起奇效。

    为此,刘启不惜作弊,偷偷的提前点醒刘荣。

    天子刘启踱了两步,再看了看齐王刘将庐那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心知若按照原计划考校些学问,问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可能无法将之打动。

    天子心里骂了一声:“奸猾!”

    心里意向却是已经改变了。

    他朝前两步,道:“齐王!”

    “臣在!”坐于左侧的刘将庐忽然听到天子点名连忙站起来。

    其实这次刘将庐来长安,实在是之前受过薄太后太多恩惠与照顾,今次太皇太后驾崩,他若不来,少不得被人指脊梁骨。

    以本心而论的话,刘将庐其实是很不服现在坐在龙座上的天子的。

    当年,诸侯大臣共灭诸吕,齐王一系是出了大力的。

    可最后皇位却莫名其妙的飞到了当时的代王刘恒头上,原因还是莫名其妙的‘齐王家驷,驷钧,恶人也’。

    明明是害怕齐王一系实力太强不好控制,说什么当时的齐王的母舅是个坏蛋,跟诸吕一样。

    这换了谁,心里都肯定不服。

    凭什么流血流汗的是我,坐上龙座,统御天下的却是旁人?

    错非是先帝与故太皇太后很怜惜刘将庐这一系,多次给予丰厚赏赐,否则齐国早就反了!

    也是念着那点香火情,加之被国中的丞相、都尉挤兑,刘将庐才不得不来长安奔丧。

    因此,刘将庐被点名的那一刹那,颇有些意外。

    但到底是一国之君,不是明清那种当猪养的藩王,而是真正有着实权的国王,刘将庐的反应很快,他立即就出列拜道:“陛下有何差遣?”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怀着这样的心思,天子转了两步,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久闻齐王家学渊源,今次的考校,齐王不妨代朕出题!”

    天子这话一出口,刘荣脸上的轻松与惬意瞬间消失。

    刘德也愣了。

    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词汇:蝴蝶效应!

    ………………………………

    收藏100个了,感谢大家,呵呵,我都快忘了多久没有这种感动了,谢谢诸位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看我要做皇帝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