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82章 弥天大祸
    听到远处的声音,云澈目光一凝,从床上跳了下来。手点下巴,眉头低沉。

    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的。虽说秦无忧已向他说过保护弟子是府主的义务,但以云澈的个性,他当然不会完全依赖秦无忧。而且,他也并不完全相信秦无忧会为了他一个初入新月玄府的弟子,而与在新月城势力最大的萧宗分宗彻底撕破脸……他今天当众保下云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的房门被推开,手臂缠着绷带的夏元霸喘着粗气冲了进来,脸上还留有着因内腑受伤而呈现的苍白色。他一把抓住云澈,焦急的道:“姐夫!快走,是萧宗的人!他们果然不顾之前互不追究的承诺,过来抓你来了,你快从后门离开……我真是笨!宴会结束就应该让你马上离开的!”

    “元霸,不要着急。”

    “我怎么不着急!那可是萧宗,萧宗啊!姐夫你虽然很厉害,但根本不可能惹得起萧宗。如果你落到萧宗的手里,那……那……”夏元霸急的手脚发颤,脸色通红,一个劲的抓着云澈的手向外拽。

    “他们既然来抓我,那肯定不会让我这么容易就逃跑。他们人在正面,后门和侧门也应该早已有人守着了。估计就连新月城的大门他们也都已经派人盯守,现在从后门走,反而只会马上落到他们手里。”云澈平静的道。

    夏元霸一下子懵了,他死死的抓了抓头皮,急的团团转:“那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云澈拍了拍他的肩膀,反过来安慰道:“元霸,放心好了,我们这个新任的秦府主可不是个什么简单人物,他应该能挡下来。就算挡不下来,我也有很多办法让他们抓不到我。”

    “啊?真的?”夏元霸瞪大着眼睛,似乎稍稍放了一点心。

    “你帮我去正门那边看一下状况,记得要小心。如果打起来的话,你一定要躲的越远越好。”

    时至夜晚,新月玄府的主门前方却是灯火通明,气氛剑拔弩张。

    萧天南亲自前来,身后跟着萧在赫和上百个萧宗弟子,怒气汹汹,杀气凛然。新月玄府的大门已被轰烂,散成一地碎屑。新月玄府的守门弟子都是满头大汗,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平时遇到一个普通的萧宗弟子,他们都要自觉低上半个头,今夜竟是萧宗分宗主亲自前来,他们早已惊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

    秦无忧带着众长老弟子终于到来,大老远便厉声道:“什么人!敢在我新月玄府放肆!”

    “萧宗萧天南!你就是新月玄府的新任府主秦无忧?”萧天南黑着脸道。

    本以为自己的名字报出来,足以将这个新府主吓一大跳。但让他失望的是,听了他的名字,这个新任府主非但没有面露惊容,反而呵呵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萧宗新月分宗的现任宗主。下午还听令郎提到你身体有恙,不便出门。我还想着明日登门探望一番,现在看来应该是不必了。”

    “哼!”萧天南的脸猛的沉了下来:“你还敢提我儿子!秦府主,今天这事,我倒要看看你给我一个怎样的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秦无忧的脸上也呈现怒色:“你们萧宗无故夜闯我新月玄府,毁我玄府大门,还声称要踏平我玄府!要说交代,也该是你萧天南给我新月玄府一个交代!”

    “无故夜闯?”萧天南大笑了起来,厉声道:“早在半个月前,就听闻秦府主不但出身苍风皇城,身份高贵,性情温和刚正,现在看来,却不过是个颠倒是非,信口雌黄之徒!你玄府弟子云澈恶意重伤我儿子萧洛城,让我儿经脉玄脉尽断,一生皆毁!这等仇恨,纵然将那个云澈千刀万剐都无法偿还!”

    “哦,你说这事儿啊。”秦无忧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不解道:“这事我当时在场,倒是看看清清楚楚。难道萧宗主是因为这件事大动肝火?呵呵,那我可就不明白了,我府弟子云澈和令郎萧洛城交手之前,可是有过协议。两人在切磋过程中,无论谁不慎受了重伤,都不得怪责对方一丝一毫。这个协议当时在场的数百人都可见证,每个人都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包括你身后的那个人,他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既有协议在先,你现在上门问罪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萧宗堂堂千年宗门,竟是习惯于这种背信弃义的无耻行径?你就不怕连累你们萧宗总宗都为人诟病不齿?”

    这番话,秦无忧说的字字铿锵,义正言辞。

    萧天南眉头大皱,转头沉声道:“在赫,这是怎么回事?”

    萧在赫低着头,紧张道:“少宗主在和那个云澈交手前,的确有过这个协议,还特意让在场所有人见证,可是……可是……”

    “不用再说了!”萧天南猛一甩手,然后忽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废子之仇,岂是一个狗屁协议就能一笔勾销的!我萧天南就算是要一辈子背着背信弃义的骂名,也必要为洛城报仇雪恨!秦无忧,马上把云澈给我交出来!莫要逼我亲手进去抓人!只怕到时候,你这整个新月玄府,都会鸡犬不宁!”

    “既然堂堂萧宗主连脸皮都不要了,那我也是无话可说。”秦无忧声音落下,全身衣袍忽然无风而动,高高的鼓了起来:“你想带走我玄府弟子,就先过了我这一关!”

    百年以来,新月玄府一直都是被七大宗门死死压制,以往的府主在见了萧宗分宗的宗主之时,都会小心翼翼,唯恐得罪。但这个新任府主秦无忧,不但言语之上毫无相让,而且竟当真要和他动手。这倒是让萧天南一阵错愕,然后便是一声狂笑:“哈哈哈哈!秦府主还真是高风亮节,为了区区一个刚入玄府的弟子,竟然不顾整个新月玄府的安危。”

    “呵呵,即使刚入我玄府一天,那也是我玄府弟子!如果连自己的弟子都保护不了,我有何面目自称这玄府府主!”秦无忧正色道。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护住你这个弟子!”

    萧天南身上的衣袍也猛然鼓起,一股庞大的气场骤然爆发,让他脚下的地面在一瞬间四分五裂。磅礴的玄力如一张遮天大网,罩向秦无忧和他身后的几个长老。秦无忧一声低喝,右掌平平推出,和萧天南的玄力虚空碰撞在一起。

    一声巨响,沙尘飞扬。在萧天南和秦无忧之间,一个足有七八米深的大坑触目惊心的出现在了那里。

    新月玄府的副府主和各长老内心极其复杂。萧宗会来寻常是意料中事,此时见秦无忧竟已和萧宗宗主打起来,他们无不心中发怵。云澈今天的确让新月玄府大大风光了一把,可以说是新月玄府这些年最扬眉吐气的一天,他所表露的惊人天赋,在新月玄府也是百年难遇。但他废了萧洛城却是事实,这是何等的大祸!新月玄府要保下他,就势必要与萧宗为敌,这真的值得吗?

    因为这样做的可能结局,是整个新月玄府都因此遭受大难!

    现在见秦无忧竟如此强势的要保下云澈,他们不知是该欣慰还是忧虑。

    强者交手,一招便可知深浅。萧天南的脸上第一次浮现惊容。因为刚才那一个照面的交手,他赫然发现这个秦无忧的实力,竟完全不下于自己!萧在赫在路上告诉他秦无忧的实力可能在地玄境五级以上,他本还不信。现在却不得不信。

    萧天南没有再继续出手,沉声道:“堂堂一个地玄境后期的超级强者,在这片大陆的任何地方都可为一代宗师,却来这新月城当一个小小的府主!”

    “无论身在何地,身处何职,能为皇室效力,我秦某都深感荣幸,毫无怨言。既然身为这新月玄府府主,秦某自当尽职尽责!保护弟子,更是最基本之责任!”秦无忧威严道:“萧宗主,还请离开吧。我可当今夜之事没有发生过。否则,你今夜非但别想如愿,还会为萧宗徒增骂名!令郎和云澈的协议,有着数百的见证者!”

    萧天南的脸色再次一沉,见识到秦无忧的实力,他知道今夜的确是不可能如愿了。他来时匆匆,只带了百十个普通弟子,本以为自己亲自出马,区区新月玄府还不乖乖把一个弟子交出来,没想到,这个新任府主和之前的府主全然不同,面对他萧宗依旧丝毫不惧,就连玄力,也完全不弱于他。

    “嘿!”萧天南冷笑:“只要能报子仇,我萧天南不怕背负骂名!今夜有秦府主在,我的确只能无功而返,但明日……你看我有没有胆量踏平你这新月玄府!”

    “踏平新月玄府?”秦无忧冷哼一声:“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这新月玄府是皇室所立,你是要造反吗?”

    “造反?哈哈哈哈,我萧天南的确是不敢。如果你们仅仅是重伤了我儿子,我纵然再愤怒,也不敢真的踏平新月玄府。但,我儿洛城可不仅仅是我萧宗分宗的少宗主!”萧天南脸色无比低沉:“现在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儿洛城之所以天资超人,是因为他少时服用了总宗所赐的天麟宝丹!这等宝物我区区分宗本无资格享用,但我儿洛城,可是总宗之药宗大长老的准孙女婿!四年前指婚,并赐予天麟宝丹,半年前才行的订婚宴!并定于半年之后完婚!”

    萧天南这些话一出,一直淡定如水的秦无忧瞬间脸色大变,他后面的长老、弟子们也全部面露极度的惊恐。远处,倚在一处墙角的蓝雪若娇躯一颤,同样面露惊恐……

    废了一个萧宗分宗的少宗主,和废了萧宗总宗一个长老的孙女婿,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一个是大祸!

    一个是弥天大祸!

    看逆天邪神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