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78章 废!
    说萧洛城自掘坟墓,自己找死,一点都没冤枉他。

    如果他能在和云澈交手时能保持足够的冷静和戒心,而不是托大、嘲讽、姿态傲然散漫,那么,就会第一时间察觉到云澈那一招“陨月沉星”的可怕,从而第一时间以宗门身法玄技避开。

    纵然不能躲避,他马上以全部玄力护体……以他超越云澈近乎一个大境界的玄力,云澈的这一招有很大可能并不足以对他造成重创,至少不会伤的像现在这么重,基本离死也差不远了。

    而后,被抽空全部玄力的云澈就会油尽灯枯,任他宰割。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萧洛城足够聪明,城府很深,这一点无可否认。但可惜,他面对的是云澈。云澈两世为人,经历过的战斗、生死、逃亡、勾心斗角,比之萧洛城要多出不知多少倍。论算计和玩弄心眼,萧洛城在同龄人中算得上出类拔萃,但在云澈面前,压根连提鞋都不配。

    云澈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一种明显的狂,而且是那种极度自信自负,近乎目中无人的狂。即使是面对七宗门,他依旧毫无收敛的狂妄,将七宗门几乎得罪个彻彻底底,在任何人眼里,他的狂妄自然是因他小小年纪便拥有惊人天赋而生,同时,也免不了对他产生一种狂妄过头,不知进退,不知低调保身的印象。云澈之前连战五场,也让众人对他的这个印象连续五次加深,确定这个云澈虽然天才,但毕竟还太年轻,有着大多数年轻人会的狂躁傲慢,简直毫无心机城府。

    几乎所有人都如此认为,自然也包括萧洛城。

    而且他站出来之后,对云澈的印象除了狂妄傲慢之外,又多了一项过于傲慢而衍生的无知愚蠢,更是加重了对他的轻视,甚至后悔站出来向这样的“蠢货”出手。

    于是,从和云澈交手开始,他就对他没有了哪怕一丝的慎重和戒心,在云澈无声的引导下,面对他的第二次攻击,压根就没想过回避或防御,而且傲然迎上,并使出七分力准备将他废掉。

    在双拳相接,他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彻底晚了。

    “少……少宗主!!”

    死一般的沉寂之后,一声惊恐至极的吼叫声响起,跟随萧洛城而来的那个中年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向萧洛城,其他萧宗外宗的人也慌忙跟上。到了萧洛城身前,近距离看他的伤势,中年人全身战栗,他连忙伸手拿捏住萧洛城的手腕,马上,他的脸色骤然大变,忽然转头看向云澈,表情变得无比狰狞:“你这个小杂种,我……我杀了你!!”

    中年人的身上散发出无比浓厚的戾气与杀气,一声暴吼,猛然冲向云澈,右手如钩,直直抓向他的脖颈,庞大的玄力激荡下,整个大殿都在隐隐发抖。

    而云澈此时已经虚弱不堪,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而纵然他现在是全盛状态,也根本不可能在中年人的这一击下活命。

    “住手!!”

    一声大喝,又一道身影如雄鹰般从坐席上腾空而起,飞扑向中年人,人还在三丈之外,一股庞大的玄力已轰了过去,将中年人远远逼退。

    这个身影也从空中落下,站在了云澈身前,正是新月玄府的新任府主——秦无忧。

    看着秦无忧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云澈了然一笑。他就知道,经过自己今天的表现,秦无忧无论如何,也会全力保下他。

    秦无忧一出手,顿时满殿皆惊。因为那绝对是地玄境界的实力!不愧是来自苍风皇城的人,实力果然非同凡响。被震开的中年人一脸阴沉,怒声道:“秦府主,你什么意思?这个小杂种竟重伤我家少宗主,血债血偿,你难道还要护着他?”

    “呵呵,”秦无忧却是淡然一笑,反问道:“我身为新月玄府府主,护我府弟子天经地义,我倒想反问你一句……你一届长者,却忽然出手欲伤害我府弟子,又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中年人一声惨笑:“本是一场切磋而已,而这个小杂种,却将我家少宗主重创……现在,少宗主左臂骨头碎成十二段,整只手臂算是废了。全身筋脉断裂近一半,就连玄脉,也被震裂,玄力尽散,几近残废……”

    中年人没每说一句话,殿中的人内心就会狂跳一下,待他说到“玄力尽散,几近残废”时,大殿之中一片哗然。萧宗外宗的人更是脸色变得煞白一片。

    左臂残废……筋脉断了近一半……玄脉被震裂,玄力尽散……

    这些话,无疑是在告诉他们,这个萧宗外宗的少宗主,承载了新月城外宗未来希望的绝顶天才,新月城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竟然……

    废了!!

    被云澈一击给废了!!

    筋脉断裂近一半,意味着他原本傲人的天赋将变得连凡人都不如。玄脉被裂,意味着他在把玄脉修复之前,将不可能再修炼玄力,纵然玄脉修复了,也只能再从零开始……从今之后,这个原本名震千里的第一人,将沦落为一个彻头彻底的废人,所有的光环,将全部消逝无踪,以后承受的不再是别人的仰望和敬畏,而是明里暗里的嘲讽与冷漠。

    一时间,每个人都仿佛感觉到有一股冰凉的气息从脊梁骨处涌入,快速的蔓延至全身。他们看向云澈的眼神再一次彻底的变了,从看天才的目光,变成了犹如在看一个怪物。

    一个入玄境一级,竟然一招废了一个入玄境十级!废的还是萧宗外宗最为看重的少宗主,废的是新月城公认的第一天才!

    一个入玄境一级竟然能一击将萧洛城直接废了,这个事实所造成的震撼尚在其次。每个人都足以预感到,萧宗外宗要地震了……而萧宗外宗的地震,将意味着整个新月城的大地震。

    这个云澈,闯下的可谓是新月城有始以来最大的祸。他们可以想象,他将迎接的,会是萧宗外宗最为残酷的报复。

    中年人的这些话一出,秦无忧也愣了一下,他也万万没有想到,云澈刚才的那一下威力居然如此恐怖,竟然把萧洛城伤到这个程度。

    秦无忧尚未答话,他身后的云澈已经冷笑出声,用虚弱的声音缓缓道:“所以呢?你又准备如何?在我和萧洛城交手之前,我们可是互相承诺过,在交手之中无论谁受到多重的伤害,都只是自己学艺不精,绝对不会怪责对方。而且当时,还让在场的所有人代为见证。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好像还是叫的最响亮的。而现在,萧洛城受了重伤,你却忽然要对我出手,这就是你们萧宗的行事风格?你们萧宗,难道都是一群背信弃义,让人不齿的无耻小人?”

    云澈的这番话一出,中年人的脸色顿时一变,但马上就变得更加阴沉,冰冷的杀气穿过秦无忧,死死锁定在云澈身上,恨不能用气息将他碎尸万段:“你……你给我闭嘴!你的一百条命,都比不上我家少宗主一根手指头!今天不杀了你,我萧在赫枉为人!!”

    说完,萧在赫大吸一口气,右手拍出,一股暴风玄力直轰云澈而去。他刚一出手,秦无忧便长袖一挥,将萧在赫的玄力卸了个干干净净。他怒声道:“萧在赫,你再敢对我府弟子出手,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你!”萧在赫怒气横生:“秦府主,你这是准备和我萧宗撕破脸吗!”

    “呵呵,秦某当然没有过这个想法。”秦无忧淡淡一笑,但马上脸色又沉了下来:“但今天却是你触犯我新月玄府在先!我府弟子云澈在和你萧宗少宗主切磋之前,可是当众互诺无论谁受重伤都绝不追究对方责任。你们萧宗应允的最快,未表现出半点反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见证者!我萧某更是听的,看的清清楚楚。现在你忽然对我府弟子出手,那就是无理由下杀手!这等行径,何曾将我新月玄府放在眼里!”

    “你萧宗的确在新月城一手遮天。但我新月玄府也绝不会任由你们欺凌而毫不做声。你再敢出手攻击我府弟子,我秦某,不介意将你们萧宗今天到场的人全部留下!!”

    从宴会开始,秦无忧一直表现的很是平静温和,对谁都是一副笑脸,可以说毫无宗主的凌然气场。看上去是个很好相处,甚至有那么一点很好欺负的感觉。但此时这番话说出来,却是字字震耳,字字威严,纵然对面是萧宗,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惧色与软态。

    今天到来的新月玄府四大长老全部激动的站了起来,看向秦无忧的目光一片灼热激动。他们此时面对的是强大的萧宗外宗,他们甚至从来都不敢想过,新月玄府,竟然也有一天敢于如此强硬的和萧宗对话。上一任府主虽然能力出众,但在任五年,在府中威严十足,但面对七宗门时向来小心翼翼,纵然受到压制,也都是忍气吞声。尤其是面对焚天门和萧宗时,更是几乎到了唯唯诺诺的程度。

    而这个新任的秦府主,为了保护府中一个弟子,冷对萧宗,甚至不惜说出“不介意将你们萧宗今天到场的人全部留下”这样的狠话……不!这绝不是什么单纯的狠话,秦无忧那肃然的神情,还有外放的气息,都在证明……他绝对是认真的。

    “你!!”萧在赫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萧宗在新月城一手遮天,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他回身看了一眼萧洛城的惨状,全身一阵发抖。但却再也说不出什么狠话……之前那个全场见证的“生死状”,犹如一坨大便横在了他的脸面上和胸口上。同时,秦无忧随意出手就将他的蓄力一击给拂灭,证明这个秦无忧在修为上至少要胜出他一个大境界……也就是地玄境五级以上!比起上一任周府主不知要强出多少,比起他萧宗外宗宗主都不弱!

    如此实力,连他萧宗也不得不忌惮,也难怪敢如此强硬。

    他既然要执意护住云澈,以他们萧宗今天带来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好,很好!”萧在赫嘴唇一阵发抖:“今天的事,还有周府主的话,我萧在赫……牢牢记下了!今日之赐,我们萧宗……改日必当……百倍奉还!!”

    “我们走!”

    小心无比的抬起已经奄奄一息的萧洛城,萧宗外宗的几人快步离开。离开时,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一股沉重的戾气。

    “如果你们萧宗舍得使用紫脉天晶的话,萧洛城被废的经脉和玄脉并不是没有完全复原的可能。”秦无忧看着他们的后背,神情淡然无波的说道。

    萧在赫脚步一顿,阴声道:“不牢秦府主提醒……走!”

    ——————————————

    啊——好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列出对打赏的亲们的感谢函了……其实不是我偷懒,只是我偷懒而已。不过亲们的名字,我可是牢牢记下了……你们都是大好人!!!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