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75章 萧洛城
    陆斩南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站起,脸色煞白,胸口的衣服已被烧出一个大洞,露出几乎被灼成焦黑色的皮肤。在他的护身玄力下,云澈的火并未对他造成太严重的伤害,但从体内燃起的火焰所带来的痛苦,足以让他牢记一生,更是在他心中印下了很深的阴影。此时,他看向云澈的目光已是充满了惊惧,低下头,拖着剑,一声不吭的走回了七杀剑阁的坐席。

    他知道,今天的自己,完完全全的沦为了云澈口中的“踏脚石”,他之前对云澈的各种不屑与嘲讽,此时想来,就如一堆自扇耳光的笑话一般。

    “陆斩南……竟然……败了!!”

    “太恐怖了!陆斩南是什么实力?竟然连他都被云澈击败了!”

    “十六岁……入玄境一级,玄力却浑厚的惊人,身法更是诡异莫测,还会如此高等的火系玄功!他刚才施展的火系玄功,好像和云阳宗与焚天门的都不相同,但境界却高的吓人……他明明才十六岁!”

    “这样的天赋,虽然不可能比的上萧洛城,但也差的不太远了!或许,足以和焚天门的焚子鸾相提并论!在新月城年轻一辈中,天赋足以进入前五……不,前三!”

    七杀剑阁从弟子到长老都集体失神,因为他们最为了解陆斩南的实力,但,他如此的实力,竟然被新月玄府一个十六岁的弟子给击败了。这种心灵冲击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大,大到了让他们根本不敢去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实。

    之前被云澈击败的玄宇、炎铭、风广翼等人更是久久瞠目,喉咙一阵发涩……被云澈击败时,他们心中各种不忿不服,但现在,他们才清楚的知道,他们输的岂止是不冤!云澈和他们交手时,压根就没使出全力,或许根本连一半的实力都没用出来!否则,他们只会败的更快,更惨。自己之前在云澈面前的张狂叫嚣……现在想来,简直就像是无知的幼犬在幼狮面前狂吠一样。

    “这样的天赋,有着雄厚底蕴的七宗门都极其罕见,而我们新月玄府,竟然出了这样一个弟子!说不定,这个沉寂了多年的新月玄府,将会因为他而崛起。”司空寒感叹着说道。

    他身边的两个长老缓缓点头,深以为然。

    天才不需要太多,也不会有太多。能出一个,便足以光耀门楣。而新月玄府作为新月城唯一一个皇室所立玄府,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出过一个堪比七宗门的顶级天才,这也是新月玄府一直在七宗门前抬不起头的最主要原因。而这个“魔咒”,或许从此将因云澈的出现而打破……不!是已经打破!这一次,因为云澈一个人,新月玄府在前来放下马威的七宗门面前,狠狠的威风吐气了一把。让这七宗门的弟子此时的目光中,再也没有了刚刚进入主殿时的傲然和轻视。

    而新月玄府的弟子们都还在发呆之中。面对强大的陆斩南,只有十六岁的云澈依旧是胜了!这个结果对他们造成的震撼,已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入玄一级击败入玄七级,这样何其恐怖的天赋才能做到!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入玄境一级居然也可以达到如此恐怖的实力!这一场又一场,几乎每一场都远出他们预料的胜利,让他们简直如在梦中一般。

    “我一直以为我的天赋已经算是天才级别,但和云师弟一比……哎,简直都不能看。”坐席之中,不少新月玄府的弟子暗自感叹道。今天能进来参加这个宴会的,无疑都是新月玄府最精英的那一批弟子,心中也自然有着一份自己的傲气。但今天目睹云澈的五场连战,他们心中的傲气被驱散的无影无踪,心中,对这个刚入玄府的师弟无比钦佩和折服着。

    “这真的……是我姐夫吗……”这已经是夏元霸不知道第几百次的呢喃了,眼睛更是始终处在圆瞪状态。

    他和夏师弟一样是出自东方小城流云城。在那个地方,一定不可能有什么太高等的资源,这样的条件下,云师弟居然都能达到如此的境界。如果他生在大宗门,此时的成就必然更加惊世骇俗……蓝雪若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他……不就是我一直在找的那个人吗!

    想到这里,蓝雪若潋滟的眼波剧烈的动荡起来,释放出无比动人的光彩,看向云澈的目光,也顿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连战五场,云澈的消耗显然很大,此时他虽然表面平静如前,但额头上已布满了汗珠,呼吸,也明显变得急促起来。他的左臂上,那道长长的血痕触目惊心,外溢的鲜血将他的半只衣袖都给染红。

    蓝雪若马上起身,把身上带的各种外伤药一股脑全拿了出来,快步走到云澈身侧,关切道:“云师弟,你的手臂受伤了,伤的重不重?”

    云澈笑了笑,道:“没关系,只是皮肉伤,没碰到骨头,而且现在已经止血了。谢谢师姐关心。”

    “别逞强,来,给师姐看看。”蓝雪若伸出玉手,小心拿起云澈的手臂,检查起他的伤口,随之,她的脸上露出惊讶,云澈手臂上的伤口虽然很长很深,但如他所说,的确没有触及到骨头。那可是陆斩南的一剑,在他身上居然只造成了这种只能算得上轻微的创伤!

    不要说入玄境一级,就算是同为入玄境七级的人受陆斩南这一剑,也根本不至于只受这么点创伤!入玄境一级,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悍的护身玄力。

    看着蓝雪若脸上的惊讶,云澈的脸上微微浮现一丝得意:“师姐现在相信了吧?我的身体可是铁打的,哪有那么容易受重伤。”

    蓝雪若轻然笑了起来:“长的这么白白嫩嫩,哪里像是铁打的?标准的小白脸还差不多。”

    “额……小白脸?”云澈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然后看着蓝雪若的雪颜,笑嘻嘻道:“只有被美人包养的男人,才能被称作小白脸,我又没有美人包养……要不,师姐你包养我?”

    “噗……嘴巴真不乖,”蓝雪若噗嗤笑了出来,轻轻白他一眼:“我可是你师姐哦,再敢调戏师姐,小心师姐把你已经成婚的事宣扬出去,让你一个小妹妹都骗不到。”

    云澈的脸色立马囧了。

    看到蓝雪若居然主动去关切云澈,而且还开始在那说说笑笑起来,两人的样子,还多少有点打情骂俏的意味……慕容夜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牙齿都差点没咬碎。他和蓝雪若在新月玄府是公认的金童玉女,只差一步就成公认的一对了,不过他自己很清楚这一步有多难,至少,蓝雪若从来没有像此时对待云澈一样对待过他。

    “这个可恶的小子!”慕容夜的眼神在默然间变得越来越阴狠。

    而云澈仿佛是感觉到了他充满嫉妒和怨恨的目光,头微微向慕容夜的方向偏了一下,嘴角也带起一个微不可察的弧度。

    啪!啪!啪!啪!

    这时,一阵清脆的拍手声在大殿中响动,人们随着声音看去。而那个拍手的人,已经缓缓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精彩!真是精彩绝伦!我本是单纯代表父亲来向秦府主表示恭贺,没想到,竟然欣赏到了一场场精彩的龙争虎斗,更是有幸看到了我新月城又一颗新星的崛起。”

    少年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向了云澈,脸上笑吟吟的。他看上去很是年轻,十六七岁的样子,但一张脸上却是毫无稚气,反而有着一种无形的高贵与傲然。他的声音很清朗平和,却隐约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压迫力。

    看着这个缓缓走出的少年,大殿之中一时间鸦雀无声。

    萧洛城!!

    新月城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在萧洛城走进主殿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向了他。但之后,却没有太多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即使云澈向七宗门所有十六岁的弟子傲然宣战,七宗门久久无人应战,也没有人想到他……因为萧洛城所在的层面,已经脱离了这个小小的新月城,他的天赋之恐怖,根本不是新月城,哪怕是七宗门的弟子所能比拟。铁横军十七岁入玄境四级,陆斩南十八岁入玄境七级,他们都是新月城赫赫有名的顶级天才。

    而萧洛城……十六岁,入玄境十级!

    新月城宗门之间年轻弟子的切磋对战,从来都没有萧洛城的参与,因为新月城年轻一辈中,根本没有人配当他的对手,也没有人配让他出手。

    虽然他现在是萧宗设在新月城外宗的少宗主,但任谁都清楚,待他二十岁之后,必然不可能继续留在新月城中,而是会回到萧宗总宗,以他的可怕天赋,即使在总宗之内,也会有不低的地位。萧宗总宗,那是新月城连仰望都没资格的庞然大物!是连苍风皇室都要巴结的超然宗门。那里才是属于萧洛城的地方,新月城,根本不可能容得下萧洛城这个绝世天才。

    但现在,萧洛城居然自己站了出来,而且还走向了云澈。

    人们的心脏都开始狂跳起来,难不成,他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