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73章 傲战陆斩南
    “不,是你来挑战我。”

    那人的神情、眼神都透着极端的不屑,面对这样的眼神和姿态,云澈的眉毛微挑了一下,眼神也变得危险起来。

    谁挑战谁,这自然不是相同的概念。因为挑战,只能是弱者挑战强者,输了便是输了,胜了便可取代强者位置。而强者对弱者,不叫挑战,而是仗力欺人。

    短短几句话,他们已经针锋相对。而大殿的气氛已经悄然变化。

    “呵呵呵呵。”那人淡淡的笑了起来,他身影一晃,简单几步,却诡异的迈出了几十米的距离,站到了云澈的身前,眯起的眼缝间透射出淡漠的冷光:“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吧。我扼杀的天才多不胜数,看来今天,又要多上一个了。”

    “陆……陆斩南!!”他出现在大殿中央时,不少弟子顿时情绪失控的喊出他的名字。

    “那个人……好像是七杀剑阁的陆冷血?”

    “没错!就是他!云澈想和他交手?这这这……两人的实力,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啊!而且,这人‘陆冷血’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和他交手……云澈不想要命了吗!”

    大殿顿时一阵混乱的窃窃私语,因为此时相对站在大殿中央的两个人,从来没有人预想过他们会有交手的时候。因为他们可以说是两个平面上的人……云澈十六岁,而陆斩南已经十八岁!三十岁之后,双方年龄差距个几岁完全没什么问题,因为到了那个年纪,玄力的积累已是次要,关键看天赋。天赋足够,可冲破真玄灵玄,天赋不足,或许一生都将卡在真玄的瓶颈之上无法突破。

    但二十岁之前,正是玄力积累的关键时期,别说一岁,差上半岁,玄力之上都会有很大的差距。比如,十六岁的入玄境一级,在新月城年轻一辈算是上等天赋,但也一抓一大把,但十五岁的入玄境一级,那就是顶级天才级别,整个新月城都不会超过五个人。二十岁之前一级年龄一步天,绝不是什么夸张之语。

    所以二十岁之前的较量,一般都是同岁之间,否则极不公平。

    云澈和这个陆斩南整整差了两岁!而陆斩南的玄力,更是高达入玄境七级!无论年龄还是玄力,都是相当于两个领域的人!他们之间交手,根本不能称之为“较量”,完全只能沦为单方面的压制!

    年龄的差距下,陆斩南纵然脸皮再厚,也不可能主动上场。但,眼下却分明是云澈主动要战陆斩南,那就是不同的概念了,陆斩南要是不应战,岂不代表他怕了云澈!

    在所有人看来……云澈胜玄宇、炎铭、风广翼是牛叉,胜铁横军是牛叉到变态,而挑衅十八岁,入玄境七级的陆斩南……这尼玛是纯粹吃饱了撑得找虐!

    入玄境一级对入玄境七级,差了整整大半个境界!这是几乎无法用任何方式弥补的巨大差距,怎么打?

    七宗门那边的弟子纷纷幸灾乐祸起来。主动挑衅陆斩南?简直自己找死!陆斩南外号“陆冷血”,内心阴冷无情,与人交战,必定见血,云澈和他交手,败阵倒是其次,被切掉只胳膊手掌什么的都是轻的。

    新月玄府的长老们都已是大惊失色。他们深知这个陆斩南是什么货色,云澈和他交手,极有可能会被陆斩南废掉,新月玄府也必将因此失去一个百年难遇的天才。司空寒迅速向蓝雪若打眼色,但未等他传音给蓝雪若,蓝雪若已先行站了起来,快步挡在云澈身前,道:“云师弟,这一战我来吧。他的年龄大你两岁,你们之间根本不适合切磋。”

    云澈却是摇头,一脸自信道:“不用了,对付这种货色,还用不着师姐出手,虽然我比他小上两岁,但也完全足够了。”

    本来,蓝雪若上场,七宗门的弟子都是暗呼可惜,如果云澈就这么顺势退离,谁也说不出什么。蓝雪若十八岁,对战陆斩南再合适不过。但没想到,这个云澈却是执迷不悟,竟坚持想要自己和陆斩南交手。这让七宗门的不少弟子直接笑喷。

    蓝雪若一怔,焦急道:“云师弟!不要意气用事,这个人有着入玄境七级的玄力,而且心思狠毒,根本不是你能对付的。还是让我来吧。”

    云澈却是依然摇头,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微笑:“谢谢师姐关心,不过师姐放心好了,我既然成为新月玄府的弟子,就不会给新月玄府丢脸的。”

    云澈的笑带着一种莫名的感染力。他如此坚持,蓝雪若也已经无法再说什么,只能在心中暗暗叹息一声,目光复杂的看着他,叮嘱道:“这一场,你就是败了,也不会给新月玄府丢脸。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这个人外号冷血,他当着府主的面下杀手都有可能,一定要小心!实在不行,认输也不丢人!”

    云澈向蓝雪若微微点头。蓝雪若退后两步,无奈的退入坐席之中。而夏元霸的整颗心都已提了起来,他虽然进入新月城才半年,但也听到这个陆冷血的名字。

    “我很欣赏你的个性,完全不加掩饰的张狂和傲慢。”陆斩南淡淡出口,声音低沉阴冷:“只可惜,你狂的有些过头了,这样的人,一般早死。”

    “不用废话了,报上名字吧。”云澈面无表情道。

    “名字?”陆斩南微微抬头,狭长的眸子里满是冰冷不屑的嘲讽:“你……还不配知道。”

    “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云澈撇了撇嘴:“我已经对你叫什么名字完全没兴趣了,因为你不过是我人生路上,再普通不过的一块踏脚石而已。对于踏脚石,我可没兴趣知道它的名字。”

    “呵呵,这或许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这么自信的说话了。”陆斩南淡淡一笑,感觉眼前这个张狂的少年不但狂妄无边,而且简直自负愚蠢到了极点。

    “看来,这个叫云澈的小子已经废了,我感觉的到,这个陆斩南已动了戾气。”萧宗外宗的那个中年人摇摇头道。

    “陆斩南本就心狠手辣,又被他各方面挑衅,又怎么可能不下狠手。”萧洛城微笑着晃了晃头,低声道:“看他战胜了铁横军,我还本想上去把他踩下去,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但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我了。”

    中年人连忙道:“少宗主何等身份实力!这个狂妄的小子怎配让少宗主亲自出手。”

    萧洛城温然一笑,不再说话。

    “不得不说,你的狂妄成功我让有了毁掉你的强烈**,好好享受你拥有完整身体的这最后几秒吧,嘿……”陆斩南右手在左手上一摸,一把近四尺的长剑已抓于手中,他的嘴角咧起一丝狞笑,身体从静立状态猛然暴起,在大殿中央化成了一道黑色的幻影,在一阵如暴风般的呼啸声中瞬间移动到了云澈三步之内。

    “七杀剑阁的身法玄技……暴风流云!”

    “铮~~~”

    随着陆斩南那如暴风般的移动,被他握在右手的长剑之上,忽然传来一瞬让人心颤的刀锋颤动声,下一瞬,陆斩南的长剑就如一道闪电般骤然刺出……那一道剑光,就如忽然瞬间奔腾肆虐的雷电之光,快到了让人只能捕捉到那一丝一闪而过的刺眼寒芒。

    “是雷光一闪!陆师兄居然上来就是这一招,看来是想一招就废了这个狂妄的小子!”七杀剑阁的一个弟子惊呼道。

    “那是,如果陆师兄让这个小子在他手上走过三招,那就不是陆师兄了。”七杀剑阁另一个弟子理所当然道。

    这华丽的一剑速度快到了极致,纤薄的剑身更是灌注了陆斩南强大的玄力,剑势也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一剑可以说完美无瑕。七杀剑阁以“疾剑”闻名千里,在陆斩南身上,“疾剑”二字得到了完美的呈现。

    哧啦!!

    “啊!!!”

    空气被撕裂的刺耳声音响起,这如电光般的一剑在所有新月玄府弟子的惊呼声中直接洞穿了云澈的身影,连人带剑从他的身体里直接穿了过去……

    但可惜,只是个残影。

    “竟然……躲过去了?这怎么可能?”七杀剑阁的弟子纷纷惊叫起来。陆斩南刚才的一招“雷光一闪”,可以说发挥的无比完美,同来的弟子没有一个自信能做到他这种程度。那一剑的速度,几乎可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就算有所准备,都极难避过,而云澈明明是第一次和七杀剑阁的弟子交手,理应根本不熟悉七杀剑阁的剑招,毫无准备之下……竟然还躲过了!

    “竟然躲过去了!”新月玄府的长老们也是大大吃惊,有两个直接激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个云澈不但玄力浑厚的不可能思议,有着奇妙诡异的身法玄技,就连反应速度,竟也如此惊人。

    “好快!”云澈的眉头微微一沉。如果不是自己玄关全开,能以最快的速度调动玄力发动星神碎影,这如雷光般的一剑,他还真不一定能躲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