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68章 一战惊城(五)
    云澈一番话,说的新月玄府的弟子心中无比畅快。李昊的伤势稳定下来,他直起腰身,拳头攥紧,看着一副惨象、倒地昏厥的玄宇,只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解恨过。对云澈更是感激到了极点。他很清楚如果不是云澈,或许他这辈子,都没机会把这笔账从玄宇手里讨回……更别说数倍的讨回。

    五招击败,前两招两个耳光,后两招两个熊猫眼,最后一击直接击昏……这那是切磋,活生生就是折辱!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云澈却是全往玄宇脸上招呼,倒并不是云澈心思毒辣,而是玄宇恶意重伤夏元霸让他动了真怒。

    身为玄心宗弟子,竟被他们一向看不起的新月玄府弟子反讽,他们脸上哪还挂得住,心里更是怒火横生,其中一人猛然站起,向着秦无忧道:“秦府主,今日是你新任之日,我们玄心宗带着诚意来恭贺,弟子切磋,也是为了助兴,但你府中弟子却是出手狠辣狠毒,而且招招折辱我玄心宗弟子……敢问秦府主,这就是你们新月玄府的待客之道?”

    “哈哈哈哈……”秦无忧还未答话,云澈却是大笑了起来,“真不知要多厚的脸皮,才敢说出这样的话。你们玄心宗的弟子玄宇连续重伤我新月玄府两名弟子,而且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纯粹是恶意伤害,期间更是出言对我们新月玄府冷嘲热讽,而你们宗门上下没有一个人阻拦,反而出言起哄嘲笑,这就是你们玄心宗所谓的诚意?简直是狗屁不如的笑话!”

    秦无忧本欲站起,但听到云澈开口,他的身体又坐了回去,面带微笑,不动如山,心中则是暗暗惊奇,这个小娃子……

    “你!!”玄心宗的人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玄府弟子居然敢直接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而且骂的那些话句句直击要害,让他根本无言反驳。

    “现在我不过伤了你们一个弟子,你们却开始跳出来质问我府秦府主,那么之前玄宇伤害我府弟子时,你们干嘛去了?眼睛都瞎了吗?还是……这就是你们玄心宗一贯的作风?”云澈完全没有见好就收,字字阴毒。

    一直以来,面对七宗门,新月玄府的弟子都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纵然各种被七宗门明里暗里压制,新月玄府也都只能忍下,不愿与七宗门中的任何一个起冲突。别说玄府弟子,即使是长老,也从不敢如此呵斥七宗门。

    但云澈身为一个刚入玄府,且只有十六岁的弟子,却是当着玄心宗首席长老的面,指着玄心宗的鼻子痛骂,直把那名玄心宗弟子骂的浑身发抖,其他玄心宗的人也是脸色铁青。

    爽!!真特么爽……看着玄心宗上下集体如吃了大便般难看的脸色,新月玄府的弟子们心里舒爽的身体都快飘了起来。这件事,新月玄府自然完全在理,玄宇恶意伤人可是有目共睹,但纵然如此,换成云澈之外的任何人,也根本不敢如此呵斥讽刺玄心宗。但云澈却敢……他喊出了他们想喊却不敢喊的话,骂了他们想骂却绝不敢骂的人。

    “呵,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萧宗外宗,跟着萧洛城前来的那个中年人低低的说道。

    “气势不错,天赋也过得去,新月玄府能出这么一个弟子,倒也难得了。”萧洛城端着酒杯,微眯眼眸,欣赏着酒杯中轻微晃荡的涟漪,似是对殿中正发生的事毫无关心:“可惜,却是有些张狂和愚蠢了。敢如此开罪玄心宗,他以为新月玄府真的保得住他吗?”

    新月玄府那边,长老们的脸色也是一阵变幻。云澈击败玄宇,的确让新月玄府大出一口气,云澈随后的话更是说的畅快人心,但却是让玄心宗直接下不了台。玄心宗作为新月城七大宗门之一,以十六岁的年纪得罪如此庞然大物……纵然是新月玄府,或许都难以将他保下。

    玄心宗看向云澈的眼神都已变得低沉起来。而云澈却仿佛毫无所觉,微微侧身,目视全场,傲然道:“我们新月玄府是皇室所立,资源和底蕴自然无法和在座的各大宗门相比,但我新月玄府的弟子,绝不会自认比任何人低上一等,更不会受人欺凌!辱人者,人恒辱之!玄心宗玄宇众目睽睽之下恶意伤我师兄师弟,作为新月玄府弟子,我没理由对他客气,否则,新月城岂不要嘲笑我新月玄府的弟子都是一群受了欺凌还只能忍气吞声的懦夫?你们若是不满不服,大可以上来赐教一番。听闻新月城七大宗门人才辈出,作为新月玄府一个普通弟子,我很想知道……你们需要多少人,才能让我从这里……走下去!”

    这番话,让殿中的所有人剧烈动容!

    如果说前面一堆话只是慷慨陈词的话,那最后的一句,完全就是狂妄之言!而且简直狂妄到了极点!因为话中的隐意,竟然是以新月玄府普通弟子的身份,对七大宗门的挑战……和蔑视!

    “真是个十足的蠢货!”慕容夜一声嗤鼻,冷笑着说道。

    “云师弟虽然刚出了大风头,但这也太狂妄,鲁莽了……”这是新月玄府大多数弟子心中的声音。尤其是那些在新月城停留已久的弟子,他们很清楚七大宗门有着多么惊人的实力。云澈虽然胜了玄宇,但以他入玄境一级的实力,七大宗门年纪一辈的天才们随便拿出一个都能完虐他,他这番话不仅仅是拉嘲讽,更是在……自取其辱。

    “这这这……”司空寒的脸上布满了焦急之色,他身体动了动,忍不住想要站起喊住云澈,但这种情境之下,他已根本无法说出阻止的话。

    “看来,说他愚蠢还是太看得起他了……简直就是个白痴。”萧洛城放下酒杯,不屑的笑了笑。十六岁能踏入入玄境一级的确是不错的天赋,即使在七大宗门中,也是属于上游的,但就凭这一点就敢如此狂妄,在他眼里,简直就像是小丑跳戏一样。

    同为十六岁,有着新月城年轻一代第一人称号的萧洛城,可是已经入玄境十级!超越云澈几乎一个大境界!以他所在的层面,面对云澈此时的姿态和言语,的确如一个真正强者看狂妄的小丑一般。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一个入玄境一级的废柴,不过是用身法玄技侥幸胜了玄心宗的玄宇,居然就敢如此狂妄,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看老子来教育教育你!”

    随着一个满是嘲讽的声音,一个人高高跃起,落在了云澈的面前,一张年轻的面孔带着挑衅和不屑看着他。他一出现,新月玄府那边顿时有不少人喊出了他的名字。

    “是云阳宗的炎铭!据说他的天赋在云阳宗年轻一代足以排入前五!才十六岁,就已经是入玄境三级,焚阳功更是已修至小成!”

    炎铭抬起手掌,掌心“噗”的一声,升腾起一簇半尺多高的红色火焰:“炎铭,云阳宗门下,十六岁七个月。记住大爷的名字,因为大爷马上就会教育你该怎么做人!”

    “嘿,是吗?”面对上来就展示火系玄功的炎铭,云澈毫无惧色,同样冷笑起来:“只怕到头来学会做人的,会是你。”

    同时心中一声嘀咕:在我面前玩火?简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看来你也就只剩下口舌之利了。嘿,好好施展你刚才的身法玄技吧,因为也只有它才能让你多撑上一会。来,随着我的火焰跑动吧,让所有人欣赏你抱头鼠窜的美妙身姿,哈哈哈哈……云阳之链!!”

    狂笑声中,炎铭的双手猛然甩动,霎时,一股灼热的气浪蔓延开来,两道足有手臂粗细的火焰玄气从他掌间爆射而出,如两道狰狞的锁链一般跨过数米的距离,缠向云澈的身体。

    “云阳之链!竟然是云阳宗的招牌技云阳之链!这个炎铭才入玄境三级,居然就能使用如此恐怖的火系玄技!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新月玄府二班的长老惊声道。

    “这种程度的云阳之链,就算是入玄境六级的玄者都难以招架,云澈这次……希望他的身法玄技能让他不被伤到要害之处,唉。”另一个长老叹息道。

    “对付一个入玄境一级的狂妄小子,居然用云阳之链。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云阳宗一个十八岁的弟子撇了撇嘴道。

    两道云阳之链如两条狰狞舞动的火龙,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温度。云澈迅速闪身,侧移了三个身位,但两条云阳之链却如长了眼睛一般,忽然转向,以更快的速度缠绕向了云澈。云澈似乎已经是避无可避,竟直接伸手,抓向了云阳之链。

    “我靠!他不想要手了吗?”

    “切,估计他是已经吓傻了,根本慌不择路。这下,除非炎铭放他一码,否则,烧断他手上的经脉,他的手这辈子都算是彻底废了。”

    看到云澈的动作,炎铭直接在心里狂笑起来:居然右手去抓我的云阳之链?哈哈哈哈,这可是你自找的,所有人都看看清清楚楚,手废了,也完全赖不着我!

    新月玄府那边很多人已经惊呼出声,但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没有人能反应过来什么,而云澈的手,已经结结实实的抓在了炎铭的两条云阳之链上……

    新月玄府的人在这一刻集体屏息,一些女子甚至闭上了眼睛,不忍看接下来的画面。但,被灼烧的声音没响起,云澈的手掌上也没有冒出任何的黑烟,更没有火焰瞬时蔓延云澈的整个手掌,在被云澈手掌抓住那一刹那,云阳之链就如两根一扯就断的面条般,在云澈的手里直接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