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24章 剧变(三)
    萧烈原本对萧宗来的人抱有着很大的期待,萧宗宗主之子,想必应该是天上神龙般的人物。

    但一见之下,却是大失所望。他没有看到大宗门直系子弟该有的气场、风度、涵养以及适当的傲然,看的却只有目空一切的傲慢和眼神中让人不舒服的阴戾,俨然一个在娇生惯养和溜须拍马中长大的纨绔子弟。但仔细一想,他也就释然了……毕竟,这一个小小的萧门,萧宗根本不可能放在眼里,又怎么会真的派什么“大人物”过来。一个“宗主之子”的身份,也仅仅是从表面上表示对死去萧峥的重视而已。

    “老爹,刚才听他们说你和门主去远迎萧宗的人了,这么快就回来了?”萧泠汐刚好过来给萧烈送餐,满是好奇的询问道:“萧宗的人已经来了吗?他们都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气势上特别吓人?”

    萧泠汐的话让他想到了那个跟在萧狂云身后的老者,点点头:“萧宗的人,当然是深不可测。不过,汐儿,萧宗之人在这里的这几天,你尽量不要与他们接触,带头的那个年轻人不是什么善类。能避开就避开吧。”

    “啊?”萧泠汐很是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轻轻点头:“我知道了老爹,其实我本来就有一点点怕他们,毕竟,他们是萧宗的人嘛,一定超级超级厉害的。”

    “就算好奇,也尽量别靠近他们。”萧烈再次叮嘱一番,轻吸一口气,心事重重的走进院内。

    “老爹?你看上去有什么心事的样子?难道发生什么特别的大事了吗?”知父莫若女,萧烈满怀心事的样子萧泠汐一眼便看出,有些紧张的问道。

    萧烈一怔,然后摇了摇头:“没什么事……”停顿了一下,想到如果自己不说出来,这个心思细腻的女儿说不定一整天都不会安心,只好缓缓说道:“萧宗的人来这里时带了一份礼物,叫做‘通玄散’,听那个萧狂云说,这个通玄散对破损的玄脉有很好的修复作用。所以……”

    “啊!可以修复破损的玄脉?真的吗?”萧烈的话还未说完,萧泠汐已经激动的惊呼出声,两只小手也一下子握紧了衣角。修复萧澈的玄脉,一直以来都是她最大的愿望,这几年,她也一直在和萧烈努力寻找着各种可能的方法。萧烈的这番话,对她来说无异于天上仙音。

    “萧宗的丹药,效果绝非寻常丹药可比,或许真的可以发挥奇效。”说到这里,萧烈的神色慢慢暗淡下来:“只是,通玄散最主要的作用,是一定时间内加快修玄速度。现在,门主他们都将这‘通玄散’视为至宝,要让他们把‘通玄散’用在他们眼中一无是处的澈儿身上……希望实在是渺茫。”

    萧泠汐的表情一滞,萧烈的话如同一盆凉水将她的所有兴奋全部浇灭,她咬了咬嘴唇,坚决的说道:“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通玄散争取过来。小澈才不是一无是处!他是最需要通玄散的人!”

    “我会拼尽全力争取的。”看着女儿的神情,萧烈长长的叹息一声。但心中无比清楚把通玄散争取过来的希望有多小……或者说,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

    夜幕降临。

    “我今天见到萧宗的萧狂云了。”

    房间里微晃着烛光,夏倾月坐在床边,清淡的说道。

    “哦……是个什么样的人?”萧澈打了个呵欠,随口问道,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

    “人如其名。”想到萧狂云看她的眼神,夏倾月的眉头微蹩,眸中闪过一抹厌恶。她的师傅告诉过她萧宗宗主的四个儿子中,其他三个儿子都算得上是人中之龙,唯有这个四儿子,是个十足十的草包,但偏又最受宗主宠爱,或许原因就是他年纪最小,又是正室所生的唯一一个儿子。

    “很正常嘛,萧宗会派到这个地方的人,随便用脑子一想就知道会是个什么货色。不过反正也碍不到我什么事儿,顶多明天去跟着走个过场。”萧澈耸耸肩膀说道,然后忽然眉头一动,脸色微微凝重了起来,抬头问道:“倾月老婆,你说你看到了他?那么他是不是也看到你了?”

    “没错……怎么?”夏倾月侧目。

    萧澈抬手点了点下巴,忽而说道:“你之前说过他是个名声极坏的货色,这类货色……呼,倾月老婆,如果我没猜错,你师傅应该就在流云城附近吧?”

    “……你怎么知道?”夏倾月的脸上闪过一丝诧然。

    萧澈没有解释,一脸认真道:“既然这样,想办法联系你师傅吧,让她最好明天到这个地方来……”想了一想,他的神情又变得轻松起来:“既然你师傅就在附近的话,那估计也就没什么大事了,睡觉。”

    夏倾月纤眉微挑,细细的思索了一会儿,再想到下午萧狂云看她的眼神,终于明白了萧澈话中的意思,神色顿时一阵动容,下意识的伸手捏住了腰间一枚冰凌状的传音符。

    看着萧澈在墙角整理着铺在那的毯子,她眸光一阵微晃,嘴唇连续嗡动了好几次,才终于发出声音:“到床上睡。”

    “啊?”萧澈转过身来,瞪大眼睛道:“倾月老婆,你说什么?”

    夏倾月直接转过脸去,不让他看到自己此时的神情,冷冰冰道:“没听到算了!”

    “听到了!怎么可能没听到!”萧澈连忙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将手上的毯子一扔,飞速的扑到床上,笑嘻嘻的看着夏倾月:“倾月老婆,今晚你睡里面还是外面?”

    “……”夏倾月没有说话,雪手一挥,将所有的红烛在一瞬间拂灭。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她的心里也偷偷舒了一口气,伸手把萧澈推到里面,拉过毯子,盖在两人身上,侧身背对萧澈躺下,声音清冷道:“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为了方便你凌晨三时帮我调理身体……不许做不该做的事!否则再也不让你睡床!”

    “遵命,亲爱的老婆大人!”萧澈把被子一拉,嗅着上面残蕴的少女体香,美滋滋的说道。

    现在一天要被萧澈喊上几十遍“老婆”,从最初的愠怒,到现在已不但是听的无比自然,同时还让她有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我是他老婆”的感觉。这种微妙的变化让她心慌,更让她茫然。她闭上眼睛,努力不去想这些让她心绪紊乱的东西,没过多久,就安和的进入睡梦之中。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到了凌晨三时,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整个萧门一片安静,只能偶尔听到蚊虫嗡鸣声。

    黑暗之中,萧泠汐的院子里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吱呀”声,紧闭的房门随着声音缓缓打开,一个娇小的黑影缓缓探出,在张望了周围一会儿后,快速向外窜去。

    而黑影的身体还没能踏出院门,一个高大的灰影忽然从天而降,落在了她的面前,一个少女的惊呼声响起,随后,是一个努力压低的严肃声音:“汐儿,这么晚,你要去哪里?”

    “啊!老……老爹!”被吓了一大跳的黑影拉下脸上的面巾,露出一个楚楚动人的少女面孔,正是萧泠汐。看着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萧烈,她一时慌了神:“我……我……我……”

    “唉!”萧烈长长的一叹,低声道:“汐儿,你是要去偷通玄散,对吗?”

    “我……我……”萧泠汐低下头,一阵支吾。

    “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你心里想什么,我还能不清楚吗?”萧澈再次一声长叹,向前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下午你从我那离开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的眼神不对劲,所以不放心过来守着……果然,你是抱了去偷通玄散的心思……汐儿,你真是太胡闹了,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那个通玄散不是一般的东西,它是萧宗送来的礼品,如果你的行迹被发现,那可是在萧宗头上动土,到时萧宗的那四个人要治你的罪,不要说我,这流云城中,都根本没有人救得了你。”

    萧泠汐低着头,咬着嘴唇:“我……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可是……小澈他太可怜了,他明明那么的好,却一直被人笑话,被人看不起,被所有人当做废物,如果他可以修复玄脉,那么,他就不会再被人嘲笑下去,不会比任何人差……”

    萧烈的张了张嘴,沉痛的神情在脸上一闪而逝。

    “我经常在想,为什么玄脉废掉的是小澈,而不是我……这个世界,对他实在太不公平了……老爹,你知道吗?每当我看到小澈被人嘲笑,还要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反过来安慰我时,我的心里有多么难过吗……如果可以让他的玄脉修复,我就算是做小偷……就算是受到死掉的惩罚,我也一百个愿意……”

    说着说着,萧泠汐的眸中已是盈满了泪珠,她双手捂住脸颊,终于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萧烈的脸上一阵剧烈的动容,看着嘤嘤而泣的女儿,他的心里也是一阵酸楚。他轻声安慰道:“汐儿,我知道你是一心为了澈儿,但是,你这么做且不说后果,那盒通玄散萧云海拿到后并没有交给任何人,应该是自己带在身上,以你的能力,又怎么可能从萧云海那里把东西偷到。听话,回去睡觉吧。通玄散的事,我会尽力想办法的,虽然这些年我什么都没争,但在这萧门,总算还有一定的话语权,争取到通玄散的事并不是全无希望。这类的傻事,以后不可以再做了,万一你真的出事……以后,谁来照顾和保护澈儿?”

    萧烈的最后一句话,轻轻的撞击了一下萧泠汐柔软的心房,让她心里忽然一阵后怕……是啊!如果我没有成功,还被抓到,受到很大惩罚的话,小澈该怎么办……

    “我……我知道了。”萧泠汐解掉身上的黑衣,丢在一边,抹干净脸上的泪花,一脸愧疚道:“老爹,对不起,我又做傻事让你操心了。我现在就乖乖去睡觉,不再做这件事……老爹,你也快点回去休息吧……我保证不再去偷通玄散了。”

    “呵呵,听话就好。”萧烈点了点头,温和的一笑。但临走时,依然不放心的把地上的黑衣捡起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