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5章 大婚
    在两个伴娘的搀扶之下,夏倾月终于出现在了萧澈的眼前。她头戴大红色的凤冠,凤冠垂下的细密珠帘将她的整个面部完全遮盖,让人无法看清她此时的容颜和神情。黑亮的长发柔柔的绾于身后,身着四喜如意云纹锦锻所制的直裾式大红喜袍,腰身束起,勒出纤纤柳腰。腰间佩带着玲珑玉带,玉带之下垂着细细的珍珠流苏,足踏金丝履,一身华丽的装扮在她身上更显夺目之极。

    夏倾月在伴娘的搀扶下缓缓向花轿旁的萧澈走来,每一步都轻渺优雅,如同踏在云端。同样是行走,普通女子是走路,而在她身上,却如仙子点云,这再平常不过的姿态都是美不胜收,看的萧澈也是一阵赏心悦目。

    夏倾月终于来到花轿前,两个伴娘也松开手,向后退步。按照苍风帝国的婚礼习俗,将是由新郎将新娘搀入花轿,萧澈向前一步,向夏倾月伸出了手,夏倾月也是柔夷轻抬……然而,就在夏倾月的手即将搭在他的手掌时,一股刺骨的冰冷猛然从萧澈的手上传来,让他的整只右手乃至右臂都在刺痛中变得僵硬,再也无法动弹半分。夏倾月的手悬空覆在萧澈的手掌上,身体轻缓优雅的进入花轿之中……而在旁人看来,她是手掌搭在萧澈的手上后被萧澈搀扶而入。

    手上的冰冷感缓缓消失,萧澈的手臂垂下,表情淡然,不发一言。除了在冰冷感袭来的那一刹那蹩了一下眉头,再无其他表情,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此时如果掀开夏倾月头上的细密珠帘,会看到她的美眸之中闪过一丝讶然。但马上又归于冷漠。

    萧澈上马,迎亲队伍顿时浩浩荡荡的折返,夏家的送亲队伍也紧随其后,直奔萧门而去。

    又是一个半时辰后,队伍回到了萧家门口。这一去一返用时很长,却是顺风顺水,风平浪静,压根没出现很多人盼望的抢婚大戏,这倒是让不少心理不平衡的人大失所望。

    萧烈早已亲自站在门口,迎接着前来的宾客。当然,冲着萧澈来的一个巴掌数的过来,基本都是冲着萧烈和夏家而来。以萧烈在流云城的声威和夏家广达的门路,宾客相当之多。萧家大门之外,来看热闹的人更是多不胜数,将道路拥堵的水泄不通。而这些人,显然都是来目睹流云城第一美女出嫁的。

    夏倾月的花桥缓缓的停了下来,喧闹声中,帘子的一角被掀开,她的侍女夏冬灵轻轻说道:“小姐,已经到了。”

    然后,一只手伸了出来,在夏冬灵的搀扶下缓缓走下。在她刚出花轿的那一刻,周围原本喧闹到震耳的声音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又一个的抽气声。

    时间已接近中午,阳光格外明媚柔和,潋滟的日光映着她身上的凤冠霞帔妩媚明耀,傲然生辉,熠熠闪光刺的人眼花缭乱。她头佩四屏凤冠,高挽的云髻上点缀着精美绝伦的金簪子,下面垂着数条雕镂鸾凤金步摇,身穿如意云纹锦锻大红喜服,腰系同色同纹宽锦带,足踏金丝履,大红的金丝鸾凤冠坠满细长的明珠流苏,随着明珠流苏的轻摆,黛眉雪肤,明眸玉唇若隐若现,精致无暇。虽未露容颜,却已犹如天女谪尘,美的不似凡间。

    一阵阵压抑不住的吸气声交叠在一起,不知多少人直接眼睛发直,半天回不过神来。这就是夏倾月的魅力,未露容颜,仅凭超凡出尘的气质和身姿,便如同一个从画中走出的仙女,绝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一条红绸子被夏冬灵缠在了夏倾月的手上,而红绸的另一端自然是系在萧澈的手上。萧澈面带微笑的走在前方,牵引着夏倾月跨过火盆,跨过马鞍,踏过夏家门槛,直奔大厅。

    进入萧家大门,耳边的喧闹声依旧不减。萧澈神情不变,脚步不停,他自然是很想这场婚礼能早点结束。

    这里是萧门的中心议事大厅,能有资格把这里用作婚礼殿堂的,也唯有萧门门主或长老一系。为了这场婚礼,里面经过了很大规模的装饰,目光所及,雕梁镶嵌着黄水晶,四壁雕画双龙戏珠,之上嵌着若干颗珍稀明珠,大红地毯一直穿过大厅正中央,笔直蔓延到正前方的金阶下,金光淡淡,将被装饰的金碧辉煌的大厅照耀的更加璀璨夺目。当然,萧门不会愿意为了萧澈花这么大的手笔,这些都是来自夏家。对于女儿的大婚,夏弘义毫不吝啬。

    大厅的最高处,萧烈和夏弘义已经落座,都是满脸带笑的看着萧澈和夏倾月走进。紫檀席案分居红毯两侧,左右各三排,也都已经坐满了人,萧门门主萧云海赫然在座,萧门其他四长老也都在其中。当萧澈满面春风的走进时,他们表情依旧,但眼眸深处,齐刷刷的表露出不屑之意。

    萧门作为修玄世家,有着直系玄脉的萧澈却是天生玄脉残废,这简直就是萧门的耻辱。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五长老萧烈的孙子,早已被驱逐到萧家产业中去,而不可能留在萧门之内……而如果他娶的不是流云城最受瞩目的夏家千金,他们别说亲自到场,连过问都会懒得过问一下。

    对于萧澈,他们在提到或听到这个名字时,想到的只有“废物”二字,别说关注,连长相都记不太清。在天玄大陆,没有实力就没有尊严,即使是在同一个家族之中……这就是现实。

    而那些萧家年轻一辈的人表情也都出奇的一致。目光落在夏倾月身上时,他们流露出无法压制的迷恋,而转移到萧澈身上时,眼中的妒火几乎都要喷发出来……这个在萧家连外系弟子都看不起的终生残废,居然娶了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流云城第一明珠,看着两人牵着红绸一起迈进婚姻殿堂,那种感觉,简直比生吃了死苍蝇还要难受。

    婚礼司仪是主管萧家后勤的大总管萧德,大婚仪式在他的叫喊声中正式开始。

    司仪开始从介绍新郎新娘,到宣读到来贵宾……萧澈一直表情如一,心如静水,至于司仪后来的话,他已经懒得去听,心中反复思虑着一个他在意的问题……

    在夏家,夏倾月即将碰到自己手时,手中传来的骤冷感是什么回事?难道是某种玄功?但流云城中,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玄功。夏倾月能在十六岁达到初玄境十级,是个让人惊叹的天才无疑……但就等级而言,毕竟还处在最基础的初玄境,这种境界之下竟能无声无息的释放出那么冰冷的寒气,让他的整只手臂都完全无法动弹……究竟是什么样的玄功,竟能在这样的等级下发挥如此惊人的威力!

    还是……十六岁就达到初玄境十级的夏倾月……依然隐藏了实力?

    司仪念诵的声音在这时停止。短暂的停顿后,高了八度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拜天地!”

    萧澈的心神迅速回转,他侧目瞥了身侧的夏倾月一眼,和她的身体同时曲下,共拜天地。

    “二拜长辈!”

    两人的身体转过,对着萧烈和夏弘义的方向恭敬一拜。萧烈含笑点头,慈爱的看着萧澈和终于进门的孙媳妇,夏弘义同样微笑满面,没有哪怕一丝对这个婚事的不满不愿。

    “夫妻交拜!”

    萧澈的身体转向了夏倾月,几乎同一时间,夏倾月的身体也已转向了他……动作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缓。这让众多在场的萧门年轻一辈暗中咬牙。在他们想来,夏倾月绝对不可能愿意嫁给萧澈这个十足十的残废,会到今天这一步,必然是夏家所逼迫的。但让他们无比失望的是,一直到这一刻,夏倾月表现的都是中规中矩,没有一个人从她身上捕捉到抵触的痕迹。

    两人弓身交拜,身体弯下的那一刹那,透过微散的珠帘,萧澈捕捉到了一抹清冷的眸光……清冷的几乎没有一丝感**彩的存在。

    到了这一刻,本该响起热烈无比的拍掌声、大笑声、欢呼声。但大厅中只有几声稀稀拉拉的拍手声,尴尬至极。

    “呵呵,五长老,还有夏老弟,真是恭喜了。”萧云海在这时起身说道,他今年四十岁出头,面相温和。

    “的确是该对五长老表示大大的恭喜啊。”萧云海身边的大长老萧离不咸不淡的接口道,任谁,都能听到他话中的阴阳怪气。

    二长老萧博也怪笑两声,慢吞吞说道:“五长老得了这么一个孙媳妇,我们整个萧门都是倍感荣光啊。夏家世代从商,找了这么一个女婿,嘿嘿,也很是不错。恭喜恭喜啊。”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冷凝了几分,他们口中道着“恭喜”,但其中的嘲讽意味,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