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九十七章 很厉害的样子
    符氏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恐惧过。对生的渴望,对死的畏惧,渐渐变得混沌,也变得更加清晰刻骨铭心。

    她没有睡着也没有昏迷,今天的精神好像变得比之前几天都好;她还能睁着眼睛,但眼睛很无神。她好像在盯着什么东西,却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

    传说,盘古开天辟地;太史公说,很多很多年前有过尧舜禹。但最起码周朝、春秋战国、秦汉唐是有过的……在神州大地天地之间,曾经发生过多少壮烈的往事,天地间经历过多少动荡,有过多少人在这里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但这些事,她都没见到,只是尘埃落定了从书上看到蛛丝马迹。

    曾经过去了的无数年月,漫长的岁月,自己身在何处?

    等死了,以后还有更漫长的岁月吧,以后还会发生多少事,何时是头。那自己又身在何方?

    永恒,在此时此刻离得如此之近!只有死亡才是永恒……没有人能逃脱,连始皇帝费尽力气都无法寻找到生,死才是永恒的归宿……但这样的归宿太让人感到害怕了!

    唯有逃避,以前她从来不想这些事的,因为她还年轻,以为那一天很远。很远的事去想它做什么呢?但现在,愈来愈近了,她能闻到死亡的气息。

    绝望与死亡……

    ……

    “砰!”一个年轻汉子从马上摔了下来,剩下的三骑急忙勒住了马,喊道:“主公,郭都使……”

    出固镇二十余骑,现在只剩三骑,马匹受不了,纷纷在半路掉队,郭绍挑选了最膘肥的马,才熬到陈州。郭绍浑身痛得动不了,抬头看着一扇有侍卫护卫的门,他的眼睛已经红了。据陈州官吏讲,皇后就在这里,并畏莫如深不愿意多谈皇后的情况,郭绍感觉已凶多吉少。

    曾经有个少年郎,在他最后的时刻就这样趴在地上,伸出手,想挽留住那个女人。多少事,总是似曾相识。

    现在一切都在重演,郭绍全心想挽留住她渐行渐远的脚步。

    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郭绍的精神已恍惚,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挽留”皇后。那些关于利益的地位的谋划早已变得混乱不堪一团乱麻,他根本不知道救符后究竟有什么好处……但心里却有一个执念,好像她走了,自己的心也会随之死去。

    好像那个女人是他前世的姐姐,又好像是他爱过的女人,但都不是,她只是皇后。郭绍全凭直觉在急匆匆地做着一切,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心中隐隐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念头,就是想要看到自己最关心的人有一个好结局!

    “去,求见皇后。”郭绍咬着牙爬起来,腿上还是剧痛,但似乎没有受伤,他从怀里掏出虎捷军厢都指挥使的任命状,以为这玩意有用。

    杨彪拿着任命状上门交给门口的披甲之士,一个小将拿来看了看,听京娘道:“侍卫司厢都指挥使求了药,来救皇后,请立刻通报。”小将看了刚站起来的郭绍一眼,又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然后匆忙入内。

    京娘这时唤了一声“清虚”,她“呜”地应了一声,继续无精打采地抱着京娘,这小姑娘太累,在路上差点摔下马,被京娘拿布条绑在背后然后就睡。

    没过多久,只见两个宦官一起走出门来,其中一个老宦官郭绍在去年见过,隐约还有点印象,但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他是曹泰,曹泰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郭绍:“郭都使,你怎弄成这样了?”

    这宦官应该是皇后的人,郭绍忙道:“我要见皇后,在山里求了药,救皇后!”

    曹泰不管另外的宦官,径直说道:“你随杂家来,随从不能进,你一个人来。”郭绍回头指着刚刚下马揉着眼睛头发也乱糟糟的小姑娘,“她必须和我一起去,只有她知道怎么用药。”

    “进来罢。”曹泰看清虚是个小娘,果断道。

    被允许入内,一切都很顺利!郭绍不管清虚的扭捏,拽住她的手就走。他的腿刚才摔了,却走得很快,走起路来的姿势一瘸一拐的真是风度尽丧。

    天空的白云,在风中涌动,做了那么多事,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希望,如同白云,机会总是还有!

    院子里树梢上的阔叶,在风的吹拂下“唰唰”地响,树叶晃动得非常轻快,一如郭绍那急迫的心情。他穿过用红漆木柱支撑的走廊,走过月洞门,径直到了一个小小的院子里。

    周围的一切景象都如同过眼云烟,绿的树、红的木头、青的瓦、白的墙,形成一道颜色交织情绪混杂的旋律,在空中盘旋,然后消失。

    忽然见到一个身披甲胄的汉子站在一间房子门口,曹泰生怕郭绍没认出来,毕竟他以前虽然见过不敢直视的人……曹泰小声提醒道:“官家。刚刚还在皇后娘娘的房里,就是官家下旨让你进来的。”

    那无声的幻觉一般的旋律顿时停止,郭绍精神恍惚却还有思维,忙上前跪伏道:“臣,虎捷军左厢都指挥使郭绍叩见皇上,皇上圣寿无疆。”

    “你怎会变成这样?”官家口气里微微有点不悦。郭绍现在的模样确实有大不敬之嫌。

    只见郭绍一头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用一根带着系着,像稻草一样。一头一脸全是黑乎乎的污垢,身上全是尘土,脖子上更脏,尘土被汗水打湿后变成了黑色的恶心的一圈……和乞丐没什么两样,他刚才居然轻松就进来了,这得多亏了那份任命状,还有曹泰认识他。

    这个样子面圣,是相当无礼的行为……衣冠不整见客人都很失礼,何况是见皇帝,通常皇帝会认为他没有尊敬之心。郭绍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见皇帝,脑子里一个机灵,忙叩首道:“臣闻知皇后身染重疾,从凤州固镇昼夜兼行两千多里赶到陈州,由于心急如焚,到陈州时忘记了衣冠,请皇上恕罪。”

    “你攻蜀作战是有功的。免了,只是小事。”柴荣道,“朕记得枢密院军令是让你率领的虎捷军二军到东京整顿,军队呢?”

    郭绍答非所问道:“微臣在华山寻到了一个仙人,求了丹……”

    “咳,郭都使。”曹泰小声提醒道。

    郭绍这才恍然道:“臣好几天没睡了,请皇上恕罪,恕罪……虎捷军应该还在固镇……或许已经到东京的路上了。臣已交接兵权,安排妥当,定不会有差错。”

    柴荣眉头皱了起来,道:“求丹?谁给的丹?”

    郭绍道:“回皇上的话,不知姓名,但看起来白发童颜很厉害的样子。”他诅咒发誓不说出麻衣道者的名号,只好说不明觉厉。

    柴荣冷冷道:“荒唐!朕听王丞相在殿上说你如何妙算军情,本以为你是一员良将,却不料能做出这等事?来历不明的丹药,你敢献给皇后服用?”

    柴荣顿了顿,似乎回忆起了郭绍在高平之战有过奋力拼杀的事,阵斩张元徽!这件事他肯定应该有印象……但凡在高平之战那场皇位保卫战中尽了力的人,柴荣一般都更加宽宏大量。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中年宫妇弯着腰低着头匆匆走出门来,跪请道:“官家,皇后娘娘说愿意服用郭都使进献的丹药。娘娘请您开恩。”

    柴荣看起来不高兴,可能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悦。但他听到宫人这句话,还是准许道:“那你把丹药献上来罢……但若是出了什么事,皇后不计较,朝臣也会弹劾你,你脱不了干系!知道后果?”

    郭绍头昏脑涨,觉得这一切很恍惚,自己好像在梦游。回禀道:“臣是皇后曾经救过的一个孤儿,本是卫王府上的一名卫兵。以前是,现在也是皇上皇后的卫兵。臣甘愿以性命捍卫皇后……若皇上觉得臣有罪,只需一句话,臣即可自刎谢罪。”

    柴荣愣了愣,五代以来的武将都比较骄横,能从武将口中听到这种一点掩饰都没有的话,确实不容易。

    “你效命沙场,不为了建功立业,不为国家社稷?就为了做皇后的卫兵?”柴荣问道。

    郭绍的脑子还算有点条理逻辑,径直答道:“是,臣本只是卫兵,只效忠皇上和皇后,不问国家大事。但皇上胸有天下,臣只有效力沙场才能报效,故愿意上战阵拼杀。”

    柴荣微微唏嘘,当然他不会和郭绍计较、讨好皇后的事。此人好像本来就是卫王府出身的人,不知怎么混到禁军里的。

    曹泰见皇帝不说话了,便小声催促道:“把丹药拿出来给杂家罢。”

    郭绍忙回头看了一眼跪在后面一声不吭的清虚,她低着头一动不动……难道睡着了?不会的,谁能在面圣的时候睡着?

    他说道:“据那无名仙人道,此丹服用时需一些吐纳之法催药力,臣让一个小娘子跟仙人学了,因为服侍皇后的人须得女子。”

    “你倒是想得周到。”曹泰道。

    接着郭绍又跪请了一个要求,得到柴荣的首肯。他便走到院子当中,举起手掌对天诅咒发誓:“违背天命者,郭绍。老天要降罪,冲着我便是,与他人无关!”

    这也是答应了麻衣道者的事。

    ……

    ……

    ps:西风尽力码字写书,也很不容易。这本书快要上架了,我希望读者们到时候都能看充值看正版;v2很简单,2分钱一千字,一个月看20万字才四块钱。

    我知道大家不缺这点,很多人也就是懒得充值。但费了你们一点事,却对西风的利益至关重要,望诸位理解。

    充值最好是网银和支付宝,没有任何手续费的损失。实在没有这两样的,各公司手机短信也可以充值,不过要损失手续费……还有其它充值方式,可以点进去瞧一瞧。

    西风紧需要你们。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