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九十六章 深谋远虑
    时已至傍晚,皇帝柴荣调内殿直骑兵随从,准备先回陈州一趟。

    持续了一整天的攻城战渐渐缓和,周军向潮水一样向外围的工事退走,空中偶尔飞过一枚火球,划出闪亮的火尾巴好似流星。

    柴荣等渐渐远离寿州城,人声鼎沸的吵杂也渐行渐远,太阳下山后,夜幕逐渐拉开。他再次回头看寿州城方向,那黑影幢幢的城楼耸立在天边,如同天空的一块疤痕……也如同皇帝心里的一块心病。

    皇帝的目光终于离开了寿州城,转过头去,他仰起头叹息了一口气。头上的星星已经出来了,银河铺满了整个浩瀚的天幕……浩浩汤汤,无穷无尽。在刹那之间,柴荣忽然不留神被这景象震撼,他下意识伸出手、似乎想触摸那天神的奇迹。

    凡间之人,哪怕是最高位的皇帝,亦不能掌控天庭;但地上万物、率土之滨,应该由人间的王者掌控!柴荣觉得头顶上某一片地方映衬的就是江淮平原,那最闪亮的星星是寿、濠、泗、楚、滁、东都……柴荣一时有些失神,手指在眼前轻轻抚摸着寿州、清流关滁州、东都……长江。

    他要掌控这一切,做梦都想要这一切!朦胧之中,金戈铁马破空而来,猛将精兵如云在天幕奔腾怒吼。一股奔流的马群,他们踏平了寿州,破清流关而入占领滁州,击破江都府,饮马长江……山河被割裂,力量在江淮之间涌动,千军万马横扫,涤荡一切不服王者之威的人吧。

    柴荣要超越从古到今的所有帝王,不仅要完成秦始皇帝一般统一天下的伟业,还要让全天下的子民安居乐业,治理得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要集始皇帝和唐太宗的优点于一身;千秋万代的中国之人将年年月月传颂他的美名,感怀他带来的恩泽和荣光!在属于他一人的整个人世间,他要改变什么、创造什么、毁灭什么只需要一句话,他是这里的王,天下都是他的领地!

    柴荣已经迫不及待了,闭上眼睛,巴不得一睁开眼就有人告诉他淮南已经宾服。

    从中路直线破开局面,直抵长江;先分割后扫荡的战略。柴荣再三思量觉得没有错,这时他下了一个决定,寿州攻不下来,但也不能阻滞战略的迅速实施!

    “王审琦。”柴荣勒住马。

    前方一个武将急忙调头转来,从马上下来单膝跪地:“臣在!”

    “笔。”柴荣伸出手,旁边的宦官急忙找出一支用过的毛笔,仓促之下在舌头上舔|湿了放在柴荣的手心里。柴荣又叫王审琦伸出左手来,在他的手背上写了一个“滁”字,说道:“你不必遂我去陈州了,立刻赶去涡口,命令赵匡胤接到旨意,马上率铁骑军进攻清流关,扫除滁州外围之敌。”

    “臣,领旨!”王审琦小心收回手,朗声喊道。

    柴荣继续连夜赶路,他打算在陈州看望了皇后之后,能尽快回到前线。

    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心中的大事!曾经他的结发妻死了,儿子死了,女儿死了,全都是惨死,全家都死了,但这一切都不能让柴荣陷入悲伤之中,不能让他在消沉中放弃胸怀中的大志。

    他觉得对皇后已经够好了,她自己要来,结果走到陈州就病倒,能怪得了谁;而现在又正值前线紧要关头。就算是这种时候,自己也连夜赶去看她……希望皇后能体谅皇帝对她的恩宠、和为她做的事,能够安心回东京,体面尊贵地在皇宫里寿终。

    柴荣心里仍旧隐隐有一些伤感,不过随即又想:她当年在李守贞府上就差点丢掉性命的,现在以皇后的身份薨,拥有最高的殊荣,一生也算没有多大的遗憾。

    一整支军队护卫皇帝,所有人骑马赶路,但走的夜路不敢跑得太快,慢慢向陈州行进。直至次日上午,大伙儿才到达陈州。

    柴荣顾不得休息,在刺史亲自跪进下,洗了一把脸,就赶去征用的宅邸见符氏。在院子内外当值的御医、宫人已听说皇帝驾到,在门口跪成一长排迎接。

    “平身。”柴荣身上还穿着甲胄,一挥手说了一句便不理会这帮人,也不和御医说话了。

    柴荣径直走进卧房,宫女们纷纷跪拜,齐口道:“皇上圣寿无疆。”片刻后,一个中年宫妇轻轻说道:“娘娘,皇上亲自从淮南赶回来看您来了。”

    “嗯。”没想到符氏还能听见,而且可以应答。好像还没到那宦官说的‘只剩最后一口气’的地步;但柴荣上前看时,又觉得也差不多了。符氏的脸已经瘦了一圈,肌肤黯淡无光,已是毫无血色,确实时日无多的光景。

    柴荣挥了挥手:“退下。”

    中年宫妇忙带着一众服侍的宫女立刻退出了卧房。

    ……

    “官家。”符氏好不容易把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顿时感到被一双粗糙的手握住,这双手感觉如此陌生,为何认识他已经几年了还这样陌生,不过她的心里也立刻一暖,情绪微微激动,“我……”

    柴荣把头靠近她的脸,好言道:“你有什么话对我说?慢慢来。”

    符氏道:“我……不想死,官家救救我吧。”

    柴荣眉头微微一皱,又道:“皇后,还有什么心愿,有什么交代的,告诉我,我定会尽力为我。”

    符氏微微睁开眼睛,怔怔地看着上面,目光无神,有气无力地说话,声音像蚊子扇动翅膀的声音一样小:“我没有……什么心愿,就是……不想死……”

    柴荣劝道:“你看开一点。”

    符氏小声道:“死的人不是你,你当然看得开,我看不开……”

    柴荣听罢顿时有点生气,人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怎么能咒朕死?他忍住了,这种时候对这样一个几乎弥留之际的人发作不是应该做的事。

    他不再问符氏有什么心愿,觉得她已经糊涂了,径直做主道:“你且安心,符家不会有任何影响,我对太傅(符彦卿)的恩宠不减。我与朝臣商议,打算续娶你的妹妹,太傅及其掌兵的兄弟、儿子因此会一如既往得到信任。”

    本来柴荣是出于好心。这个时代,家族利益高于一切,他亲口告诉符氏这些,是为了让她放心,她就算不在了,符家既|得的一切都会一如既往不会有什么风险。

    但符氏听了,心里更伤心,气若游丝道:“原来你真的早就打算娶我妹妹了……”

    柴荣道:“你不愿意朕这么做?”

    符氏的眼睛干燥,不然现在就要伤心得落下泪来,“我好害怕,前面好黑……我才二十五岁,为什么会死,我有什么罪?”

    柴荣道:“皇后哪里有罪?如果是有罪才这样,朕也会赦免你。”

    符氏摇摇头,幽幽地叹息了一声。以前李守贞全家都死了,就她独活,符彦卿就说她有罪应该出家清修,赎去罪孽。但符氏从来自己有什么错,可天不这么想,一定要让她死才满意么?她很不服,也很不甘心,日子那么好的,什么都有……人生还有很多东西没享用够,没尽兴。

    她断断续续地喃喃说道:“官家,你是不是从来没在意过我……都是遵先皇的旨意……”

    柴荣沉默。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了最敬重的养父在去世时的光景,若有所思道:“先皇驾崩时,告诉我有皇后在,今后可保大周……但符太傅在晋阳的表现让朕有些失望,符太傅年岁已高……又或是,先皇还有更深远的考虑?”

    符氏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枚棋子,她虽然没有精神,也很容易就想到:如果官家比自己先驾崩的话,周太祖的考虑是在这里?

    柴荣又道:“但事已至此,朕只有还依照先皇的遗愿,娶符家次女为后。”

    符氏小声道:“我是我,妹妹是妹妹……”

    柴荣听罢似乎很不高兴,他忍不住说道:“你妹妹应该比你更适合皇后,你就安心去罢,朕会厚葬你。”

    符氏幽幽道:“大臣不是说……不举丧么?”

    柴荣愣了愣,然后冷冷道:“定是那个官宦多嘴!”

    符氏干涸的眼睛里,一滴眼泪浸出了眼眶,从眼角滑落,顺着脸颊流淌然后消失,无法留下任何痕迹。

    柴荣又道:“这个国家要一个君主,也要一个皇后。你出身大族,我以为你明白这个道理。我是不是把你当妻子,相比这样的大事根本不重要。我又不是卢龙刘家那种好色昏君,不会为了宠爱某个女人,就授以尊名。你要是没有什么心愿,我要走了。”

    符氏不说话了,也不理会,她心里一片冰凉。

    也许,过一些年岁,这个国家会富庶太平,人们歌舞升平享受着盛世的欢乐。君王、名臣,会得到人们的尊重,留名青史……多么美好的前景。但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还有官家急匆匆惦记的淮南战争,胜负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人死了,会去哪里?会有阴曹地府么,还是一闭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

    ps:群【385066866】还没满,欢迎大家加入。

    另外没有充值过的读者,希望你们能给予西风一些鼓励;就差你们就能上首页月票榜了。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