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九十三章 最关心最在意的人
    “哒哒……”一群马正在驿道上飞奔,土夯的大路在炎炎烈日下非常干燥,沉重的马蹄踏上去,只见一股黄尘在路上急奔腾。    京娘带着瘦弱的清虚骑一匹马,俩人的头上包着白纱布,包得严严实实的只剩两双眼睛。她们就在郭绍后面,一回头就看得见的地方。其他人都没有披甲,只穿着布衣,骑马很急帽子也没戴,大伙儿清一色用布条束着髻,一个个只带短兵弓箭。飞驰的骏马,风呼啸而过,人们头上的布条和衣服吹得迎风乱飘,沾满了尘土。    急促的马蹄声,就好像擂动的战鼓,催促着郭绍原本就如焚的心。    华山,位于关中,属于周朝辖地;在京兆府(今西安)以东二百余里,大伙儿只要奔到京兆府,一个白天内就可以赶到。关中京兆府是周朝重地,驿道很太平,在驿馆可以换马,度不是问题;问题是担忧。    一行人不间断疾奔,及至当天下午,他们已在平坦的驿道上奔出京兆府一百余里。忽然之间最前面“轰”地一声,一匹马前蹄跪地,马上的军士径直向前飞了出去,痛叫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翻了好几个骨碌才躺下。郭绍等忙勒住马,他喊道:“兄弟,你没事罢?”    军士挣扎了一下,回答道:“好痛!主公先走,卑职缓一缓才能骑马。”    郭绍抬头看时,那匹马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还没死但已经爬不起来了。他回头说道:“留下一个人照料他,若是受伤重了,把他弄回京兆府找郎中治伤。”他说罢把腰间装金银的钱袋取下来,丢在路边,遂下令所有人换乘马匹。然后策马绕过那匹倒下的军马,继续前奔。    不一会儿天上乌云密布,突降暴雨。这已经是他们从固镇出来短短几天第三次遇到暴雨了,夏天的骤雨很容易见到。    天地间电闪雷鸣,风刮得呼呼作响。清虚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好冷啊。”郭绍回头看时,京娘默默地到了队伍最后面。他会意,雨水湿了衣裳会走光,妇人出门在外确实有诸多不便;上次遇到雨不小心看到她穿着湿衣服的样子,束缚在胸脯上的白绫轮廓都能看见,就好像在现代露出了胸罩带子一般。不过骑马狂奔,雨一停衣服就干得特别快,气温本身就比较高,又有风吹着。    “清虚,你确定麻衣道者在华山台观?”郭绍大声喊道。    “你说甚?”搂着京娘的腰的清虚喊了一声,她说话也不清晰。郭绍便又将长句分开,慢慢重复了一遍。清虚也大声喊道:“我不知道啊!师公大多数时候都在台观,但有时候会去武当山!”    郭绍心里更是忧心忡忡,如果麻衣道者不在华山该当如何?    此时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上天展示了巨大的自然威力。饶是郭绍清楚雷电是云层里的正负电荷对撞,也不禁叹息:难道真的有天道命运?    麻衣道者长期住在华山台观,若是这次去他恰恰不在,这难道就是天命注定的事?    当天晚上,他们已到华山下,马上要进入山区道路难行,郭绍下令找地方休息一晚,次日一早上山。向导都不用找,清虚知道台观在哪里……那是个在场所有人都没听说过的道观,没人知道在哪里,一时间只有清虚知道。麻衣道者似乎不像陈抟一样喜欢到处游历讲学,知名度反而不如他的徒弟。    华山脚下有客栈,而且不止一家。这个时代的名山名景虽然不像以后风景区商业化那般热闹,但总是有不少人寻山问水到处游历,而且这种人一般都还不缺钱;有钱赚的地方,何况又在关中,食宿是不必担心的。    郭绍等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他也不觉得这些地方又黑店。就算有,他们一行大都是军汉,也不容易把他们怎么着;何况京娘在江湖上非常小心,经验丰富。    唯一的问题,郭绍晚上非要住在京娘和清虚的房里。京娘没说话,清虚很不同意,她生气道:“人家虽然是道士,却也是女的。你一个汉子要同处一室,像什么话!你想做什么?”    郭绍此时哪有心思猥|亵妇女?他说道:“你们在暖阁里住,我在这里打地铺,你放心,我好歹也是禁军厢都指挥使,必不会做出失礼之事。”    京娘应该早就看出来他心里挂念什么了,便劝道:“我会照顾好清虚,不会出什么问题。”    郭绍执意,冷冷道:“你不是说任何事都会听命于我?”    京娘便不做声,说道:“我们要沐浴更衣,你在外面不要朝这边看。”    郭绍愣了愣,便走到帘子外面找条凳子坐着。等到里面传来了水声,他这才渐渐回过神来,心道:自己怎么变得如此多疑小家子气?如果一个人谁都信不过,事必躬亲,能做多少正事?    不过,这应该是最近心力憔悴的原因,人在焦虑时就容易出现抑郁、压迫等情绪。他忽然叹了一口气,叹道:“为什么我最关心最在意的人,都不能看到好结局?”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连清虚似乎都感受到了他的伤感,没有嚷嚷争执了。    郭绍也不洗澡,京娘给他垫了席子毯子,果然就在地上睡了一晚上。不过他确实表现得很君子,没有任何不光彩的行为。    次日一早,众人吃过早膳,买了一些干粮,把水袋装满水。店家见他们带着许多马匹,好心提醒:“要上华山,山势陡峭,骑马是万万做不到的。”    清虚也说没法骑马,于是郭绍留下数人在客栈住下,然后带着剩下的人在清虚的指引下沿路上山去了。    果然路很不好走非常崎岖,有的路段是在石头上打出来的台阶,外侧又没有护栏,必须要小心行走,否则滚落下去恐怕是活不成的。郭绍转头看去,只见烟雾弥漫,山在雾中如同仙境;在如同云层的烟雾之中,山石上的松树长在悬崖上,这似乎就是很常见的画,迎客松?    在现代他没有时间和钱来游览这个地方,这还是第一回到华山,不过却没有旅游的心情。阅名山胜地,不过是找一份好心情,若是心里焦躁挂念着事,就算是眼前这如同仙境一般的景象,也是枉然。    众人相互提醒着小心谨慎,从清晨一直走到下午。郭绍完全不知道走了哪些路哪些山,没有人有心情像导游一样给他介绍名字和来历,大伙儿一路上显得很沉默。    终于在山林之间,拾路而上时现了一座古朴的道观,甚至有些破旧。郭绍忍不住问道:“这就是台观?”    清虚道:“是了。”    郭绍遂不顾走得双腿酸软,咬牙加快了脚步。果然见到一道木门,上面还雕琢着一些朴素的图案,门没关虚掩着。里面传来“唰、唰……”有节奏而缓慢的噪音,似乎有人正在扫落叶。    郭绍沉住气,走上前先敲了几下门。心道:毕竟是有求于人,先得怀着尊重的心情,然后才能办事。    不料清虚道:“别理他,他又听不见。”她指了指耳朵大声说:“聋的,也不会说话,木头人!”    郭绍走到门口,见是一个须稀疏的老头,果然在院子里慢悠悠地扫落叶,扫得非常慢……照这个度,要扫整个院子岂不是要一整天?    老头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他看着清虚张了张嘴,然后便不理会其他人,也不阻拦。这地方真是好像可以随意进出一般……而且那扫地的老头目光昏暗,完全不像什么扫地高手,倒像有点老年痴呆的人一般。有能耐的人,哪能像他一般长着一双浑浊的眼睛?    清虚道:“问他没用,我们进去找吧,看看师公在不在。”    ……    ……    求月票和打赏,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