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九十一章 阴霾
    遥远地地方传来隐隐的雷声,阴霾蔽空。

    固镇据点附近很荒凉,但近月以来北面上坡上每天都敲得“叮叮当当”,无数的民夫士卒正在修一座城堡,山坡上尘烟腾腾毫不热闹。

    郭绍在据点军营门口瞧了一阵,不知怎地,今天总觉得心神不宁。他抬头看天时,天空乌云密布,没有阳光却闷热异常。一旁的罗彦环慢悠悠地说道:“要下雨哩,下雨前就是闷热,汗水不停地冒。”

    话音刚落,天地间电光闪耀,郭绍提起心来,果然等了片刻便“喀喀轰”地一声巨响。这一身惊雷没把他惊醒,却有一种莫名的心慌袭上来,总觉得好像会发生什么事一样。

    空中乌云涌动,风也刮了起来。没一会儿,豆粒大的雨点便斜飘飘地洒将下来,山顶上的民夫士卒四散找地方躲雨,无数的人在山上走动,和天地间无形的气势比起来,就好似蝼蚁一般。

    风雨飘摇,地面上溅起水雾夹杂着还没湿透尘埃,在风中一层层地涌动。

    “哗哗……”瓢泼似的的大雨好像动了怒一般在风中呼啸倾斜下来,急促得就像催促的鼓号。空气中很快就被层层叠加的雨帘弥漫,雨声风声的嘈杂无孔不入,一片喧哗。

    郭绍感觉有些恍惚,好像这嘈杂声和朦胧阴沉的景象中,正有千军万马在呐喊。不,不是看得见的千军万马,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中死掉的无数亡魂,正在荒野之上、山川之间哭泣、悲鸣。

    他长吁一口气,沉下心一想:虎捷军在青泥岭得手后,为防蜀军援兵争夺青泥岭;退路又太难走,他已经将虎捷军主力已经尽数撤到固镇。蜀军不太可能追过青泥岭,固镇应该是比较安全的后方了。

    既然如此,心慌又从何而来?

    郭绍转身离开营门,径直从雨中往中军行辕方向走。后面的部将喊道:“郭都使。”他没有理会,任凭雨水浸湿甲胄和里面的衣服布料,故作镇定地步行。

    步行了好一阵,走进作为中军行辕的一片青瓦土墙的建筑群。只见京娘和清虚正在屋檐下看雨,清虚把手伸到屋檐边缘,接着从瓦上留下来的雨水把玩,她看起来百无聊赖。又见郭绍径直从雨中走来,便与京娘一起好奇地看着他。

    郭绍走到屋檐底下,站的地方积了一滩水。他看向清虚,说道:“我已经派人去峨眉山找你师父了,这都一两个月了,蜀军运钱赎人的已来过两趟,陈抟怎地还没来?”他终于忍不住加了一句,“你师父应该会关心你的死活吧?”

    清虚无辜地看着他:“我师父不是睡觉,就是四处游学。你派去的人不一定找得到他。”

    郭绍又问:“如何才能找到他?”

    清虚道:“峨眉山有一座道观,师父常在那里落脚。要不你让我去,我在峨眉山等他,以前师父也总是找得到我。我见到了师父,就说你和玉贞救了我的性命,让他来找你们。”

    郭绍不答,心道我放你走了,如果陈抟不来,我上哪儿找人去?

    清虚又问:“你找我师父作甚?”

    郭绍好言劝道:“蜀国与中国还在战争状态,蜀道很危险,你现在和京娘在一起很安全。”

    清虚道:“你把我送到华山也行,等师父从峨眉山回来,会去华山,他会来找我。”

    郭绍不作理会,转身进去换衣服了。心道反正陈抟的弟子在我手上,至少有一张底牌;若是手里一点东西都没有,今后要求他,连一点关系都没有,如何见得到人?

    他拿了一件布袍换上,想着这大雨天的不可能有什么战事,便连甲胄也不披了,叫侍卫拿木架子挂起来晾。他从包裹里拿出一封书信来,在雨天左右无事,又看了一遍。

    向训回京后写的信。提起朝廷已经全面对南唐国开战等事。郭绍这回驻守固镇,没能立刻参与淮南之役,不过现在他反而对军功没有什么期待急迫心情……若是换作攻蜀之前,他肯定很着急去立功。但自从上次琢磨了符皇后的事,便没什么了心思。后来连蜀军送来了赎人的财货,他也没兴趣过问,直接叫左攸和诸武将拿来分掉。

    之前还只是挂念着,最近这几天不知怎地,精神非常恍惚,莫名焦躁。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一般。

    郭绍回头见砚台丢在墙角,便招呼门口值守的亲兵侍卫,喊道:“那边的砚台,去装点水调一下墨,我要写信。”

    “喏。”亲兵应答了一声。

    那砚台上回用了没洗,里面本来就沾着干涸的墨,拿点水一调就是墨汁。郭绍摆好纸笔,便琢磨着给向训写信,准备在信中提及皇后,问问皇后近况。

    他写信还是那样,有断句符。这个他不是担心别人不能识字断句,字面用的不是文言文,而是口语文字,这玩意已经脱离了文言断句的规则。他也不使用标点,写到语气停顿的时候就打一个墨点了事,反正看信的人应该读的通。

    不一会儿,京娘入见。她上前招呼,郭绍头也不抬,拿毛笔指着左边,他刚才记得那里有一条圆凳。京娘见他写得专心,忍不住好奇,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只看一眼,就发现上面潦草又有许多墨点的文字,她的神情顿时愕然。

    郭绍察觉她的目光,并不以为意,反正他是个武将,识字都算不错了。他心道:其实我读的书学的知识,比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多,只不过没有专一研读古文而已。

    京娘道:“清虚在这里成天无所事事,想去华山,我看送她去华山罢,扶摇子也常常会去华山……”

    “绝不能放走清虚。”郭绍脱口道,没有半点犹豫。

    顿时京娘没有了声音,他这才回过神:京娘也不知道自己的考虑,这么说一定会让她感到很奇怪。

    但等了一会,却没听到京娘问为什么不能放走。郭绍不禁抬头看了她一眼,心道她不问正好省去解释,因为本来就难以解释。但他又不放心:清虚是个女的,时时刻刻能看管清虚的人只有京娘最方便;而且清虚也信任京娘,只要京娘能稳住她,便能省去许多麻烦。

    郭绍不禁问道:“你不问我为何要留住清虚?”

    京娘的声音没有了刚才的随口,口气很冷淡:“你想这么做,自然有你的道理,我只需遵命。”

    郭绍道:“你又不是军中的部将,只有军人才以服从命令为分内之事。”

    京娘没有回答。

    郭绍抬头看她的脸,皱眉道:“你不会为了报清虚的恩,私自把她放了吧?”

    京娘道:“你不信任我?”

    信任当然分轻重和程度,郭绍现在已经信任京娘对自己没有什么危险,但有些事他谁都不说的,也说不清楚……京娘不了解清虚的重要性,若是放了又能怎么办?

    郭绍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烦闷,说道:“反正你绝不能放走清虚!今后你和清虚要离开中军行辕,都必须让我知道;我会下令值守武将看好。”

    京娘冷道:“不用侍卫看着,我比他们更能服从你的意愿。只要你下令,我都会遵命。”

    郭绍听得蹊跷,抬起头又仔细打量了一番京娘。她的身材高大,身姿举止之间确实没有什么女子的扭捏,不做道士圣姑之后,连那点故弄玄虚的模样也不见了,气质反倒很像一个军人一般。五官乍一看去也毫无女子的娇媚之感,却是严肃坚定,眼睛最是明亮;郭绍有种错觉,她的眼神里带着某种极端情绪。

    他顿时一愣,恍惚觉得面对的是一个职业女强人。京娘竟然直视他的眼睛,在这个时代,妇人这么做是相当无礼失态的举止……郭绍不禁想:难道是见了部下女道士和那一帮尼姑被残杀后,她心理出现了问题?

    这时又听得京娘冷冷道:“你不相信我,是因为你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人。”

    郭绍皱眉道:“令尊是武将?”

    京娘道:“不是。先父以前在南汉,只是一个门客,我也曾在先父身边效力。”

    郭绍沉吟道:“先父?他已经过世了?”

    “是。几年前,先父的主公得罪了一个权贵亲属,对方派了几十个刺客围攻府邸。先父奋力护卫,战死了。”

    郭绍便表现出亡者的尊重神态,赞了一句忠勇。京娘面无表情道:“你可以让我做任何事,何况只是看管清虚。”京娘忽然变得颇为怪异。正如她所说,认识她这么久了,郭绍觉得自己确实不是真正了解她。

    “任何事?”郭绍轻轻把毛笔搁在砚台上,又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京娘,沉吟不已,似乎很难理解她今天的言行。

    ……

    ……

    ps:今天三更以上,期待大家的月票。

    这一个周裸奔(首页无推荐),现在已经掉出点击榜了;看样子只能靠首页月票榜熬过这一周。首页月票榜对我就相当于一个很好的推荐位,在月初变得尤其重要了。

    一个网络作者写一本书,如果成绩不太好,总是没多少心情认真写;希望读者能根据自己的情况给予一点支持。成绩好,西风紧没道理不把这本书写好;没道理不加快更新。

    上个月有一百多个读者打赏的,今天每个人都有几张免费月票,期待大家能投给我。另外打赏直接投月票,书页上很明显的位置……如果有余力的书友,这几天能打赏一下西风紧支持些月票就更好了,我也不好意思勉强各位,大家按着自己的情况和心意,自愿支持一下就行了。

    西风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