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八十九章 淮南
    周朝东京作了一些准备……实际上准备从去年晋阳之战回来时,早就已经开始了;今年初攻蜀也只是一个前奏,甚至也只算这一次大战的一个前期准备。

    向训最先被招回京;韩通出任京城内外部巡检。吴越国使臣返回南方,带走了周朝的诏书,让吴越国整军备战,一起攻击南唐国;又派使臣诏令南平国(荆南)调兵参战。

    五月中旬,周朝皇帝决定对南唐国开战。派宰相李谷先行,授淮南前军行营都部署、兼任庐州寿州知州;韩令坤、史彦超等十几个武将侍卫马步军数军随从。十天后,柴荣在金祥殿设宴为向回朝的向训庆功,厚赏了袭衣、金带、银器、缯帛、鞍勒马。然后以向训为东京留守,判开封府事,并权点侍卫司。任命王朴、韩通为副,留守东京。

    五月底,柴荣听李谷禀报,周军已在淮水架设浮桥渡过淮水,史彦超前锋出击在寿州城下击溃南唐军数千,进围寿州。柴荣便诏令部署诸路节度使兵马出动;自率殿前司精兵出东京,各地军队向淮南浩浩荡荡进发,动员兵力民壮数十万计。

    寿州成为了周军突破淮河防线的口子,正在淮河中部,位于东京东南面。柴荣派人催促李谷攻城,欲进占寿州作为进攻淮南大军的立足点。

    符氏如愿以偿随军出发。她乘坐的是一驾四匹马驱动的大马车,宽敞的马车能减少一些颠簸,道路也比较平坦;但天气很热,太阳直晒车顶,马车里封闭的空间像是蒸笼一样。

    她时不时叫女官敞开车帘透气,帘子拉开,她也能从马车里看到外面的浩大景象。周军马步在平原上行进,原野中好几条大路一起排满了军队,连绵的尘雾蔽空,人们就像是举国在迁徙一样。

    符氏的心思也因这样壮观的景象转移到了大事上,心里一阵寻思,回忆起对宰相李谷的一些印象,心道:让李谷统率前锋诸军,还不如让侍卫马步都指挥使李重进去。她想了想,又打消了向官家进言的念头,谁知道官家心里怎么琢磨李重进呢?

    忽然心里一阵反胃的感觉涌上来,符氏回过神,一阵干呕,旁边的穆尚宫急忙拿白手绢接在符氏的嘴下面。符氏伸手把手绢拿过来,捂住自己的口,脸色已变得惨白。

    穆尚宫惊道:“皇后娘娘,您不要紧吧?奴婢马上通知曹泰去给你找郎中。”

    “且慢。”符氏一把拽住穆尚宫,颦眉道,“我自己要求随军出征的,坐在这舒适的马车里都受不了的话,还出来作甚?”

    穆尚宫道:“您本来就不用出来,官家是绝世明君,一定能打赢南唐过,娘娘不必担心的。”

    符氏摇摇头,声音里带着疲惫的感觉,“外面那些将士,在烈日下步行都不言苦,你不要一惊一乍的。”

    穆尚宫关切地注视着皇后,皇后的样子确实是很娇气,略尖的下颔更让她的模样增添了几分天然的秀气,看起来弱不禁风。她平时在宫里都是舒舒服服的,跟着出征真是受苦了。

    中军带着皇帝的仪仗,还有不少文官和宦官,走得很慢。一连三天烈日曝晒,人马还没走到陈州。符氏在一个方形的封闭“蒸笼”里热了三天,似乎也习惯了,身边的宫女心里稍安。不过符氏整天没精打采的,说太颠簸了……这边的路确实还算平坦,马车也宽大,不过底部是硬木自然没有减震设施,走起来着实也很颠簸。就靠铺在马车里的软垫子减少震动,软软的毯子毛料却也让里面的人感觉更热。

    这天刚到中午,忽然天空乌云密布,打了几声雷,没一会儿就听到“噼里啪啦”的急促雨点打在车顶上。地面上的热气把雨水的湿润蒸起,符氏轻叹道:“终于凉快了!”

    没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宦官曹泰骑马来到马车旁边,下马一边走一边禀报道:“再有两个时辰就到陈州了。官家让大伙儿冒雨赶路,到陈州再驻扎。”

    大雨被风刮着灌进马车,穆尚宫又赶紧拉下车帘子遮雨。不过雨太大,不一会儿就把车厢里的丝绸毛料都浸湿了,车厢里两个人的衣服也被从竹帘缝隙里溅进来的水花打湿。

    “咳咳咳……”符氏捂着小嘴咳嗽了几声。穆尚宫十分着急,拿手背在她额头上一摸,顿时说道:“哎呀,好烫!这可怎么办?”

    符氏嗑了几声,喘过一口气道:“不是说再有两个时辰就到城镇了么?等到了陈州,你叫曹泰去禀报官家,说我生病了。”

    穆尚宫道:“难道娘娘就这么熬着两个时辰么?”

    符氏强笑道:“你现在找郎中来瞧,他抓了药也没地方熬药。外面那么大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官家都下旨了要到陈州才驻扎。”

    符氏只觉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心里直犯恶心,头昏脑胀马车又在晃,好像天地都在旋转一样。最难受的是头疼心慌,比仅仅疼痛要难熬得多。她想睡一会儿,也心慌得睡不着。

    穆尚宫见她这副模样,顾不得遵循她的旨意了,赶紧叫来曹泰,让他去禀报皇帝。不一会儿曹泰回来说道:“让马夫赶快点,先把车赶到陈州,然后安顿下来让御医瞧病。内殿直马兵会护送咱们。”

    一行车马加速行进,赶到陈州让地方官安排了宅邸,赶紧把符氏抬进卧房里,穆尚宫带着宫女又给她把湿衣服换了,在床榻前挂了一层纱遮着。不一会儿,就有年长的御医带着随从,提着箱子躬身进屋。叫人把皇后的手拿出来,把脉。御医小心翼翼地只把食指掐在她的手腕上,大伙儿都不敢大声出气,静静地等待着。

    过得一会儿御医道:“脉象微弱,身体太虚了,又有湿热之毒。”

    接着御医便走出卧房,在外面的桌子前坐下来磨墨写药方。曹泰在旁边提醒道:“娘娘身子骨娇贵,您可得好好开药。”

    御医摸着花白的胡须道:“公公尽管把药渣留着,这些药没病的人吃了也没事。老夫怎敢给皇后开虎狼之药?”

    曹泰又道:“但也得对症下药,若是吃了等于没吃,那不是耽误娘娘的病情?”

    御医叹了一口气,似乎无法回答,提起笔小心地写了起来。

    及至傍晚,大军到达陈州驻扎,皇帝来到了内殿直侍卫守备的宅邸,把行辕也设置在此。然后亲自到内院看望符氏,他一把撩开纱帘走进去,符氏见是官家,还挣扎想坐起来。柴荣忙快步上前按住她,好言道:“别动,安心躺着。”他又回头看旁边侍立的宦官宫女,问道:“御医怎么说,皇后得了什么病?”

    曹泰忙跪倒道:“回禀皇上,御医说皇后身子弱,受了湿热。”

    柴荣点了点头,正待想说点宽慰的话。就在这时,外面一个宦官小声道:“皇上,寿州派人来了,说有急事。”

    柴荣忙对符氏道:“你且安心养病,我去去就来。”

    符氏气若游丝地说:“大事要紧,我只是偶感风寒。”

    不一会儿就听得外面有人急匆匆地说道:“南唐军大股增援正阳,欲乘战船攻前锋浮桥。李丞相下令攻打寿州城的史彦超等部退兵,守浮桥去了。”

    然后就听到了脚步声,一行人离开了内院。

    符氏这才想起,自己要琢磨怎么暗示官家来的,但头痛欲裂,心慌意乱,根本静不下心考虑那件事。现在官家又走了,她只好作罢。

    不一会儿,她又咳了起来,穆尚宫忙叫宫女帮忙把她翻了个身,轻轻抚着她的背心。入手处,符氏的身子很软像骨头都没有一样,任由近侍折腾。

    她又小声道:“让曹泰过去在官家旁边服侍,看看官家在做什么,前方战事怎么样了。”

    穆尚宫忙着急道:“娘娘,你别想那些事了,养好了身体才最重要。”

    宫女把熬制好的汤药端上来,穆尚宫先尝了冷热,然后吹了两口气,这才叫人把符氏扶起来喝药。宫人又拿来了沙漏计时,每次喂药都精心准时。

    不料每日进药仍旧不见起色,符氏的病反而越来越重了,过了几天,她每天都要昏迷过去不省人事,进食也只能吃下去熬软的白米粥,油荤更是一滴都不愿意沾。

    柴荣认为随军的御医医术不高明,又下旨派出快马去东京传召另外一些御医。众人疾行,数日便到陈州,一众御医连夜为符氏诊断,也只说是受了暑,判不出什么大病来。大伙儿拿以前服用的药方琢磨了一番,还仔细地检查留下来的药渣,照旧开了一些药让符氏继续服用。

    她偶尔清醒时问话,想知道皇帝在哪里。隐约听到曹泰说,周军在正阳附近打了一场大胜仗,击败了南唐军援军,光斩首就上万级;但寿州等重镇依然久攻不下。官家似乎要离开陈州了,准备南下前去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