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八十八章 轻言细语如在耳际
    东京大内金祥殿,是周朝皇帝接受百官朝贺的大殿。这天柴荣从金祥殿出来时,却是怒气冲冲。

    他走进金祥殿北面的后殿,忽见皇后符氏带着宫人在门口迎驾,遂稍稍收住了火气,与皇后一起走进宫殿中。待皇帝坐下,符氏便亲手端着一个金盏走上来,柔声说道:“天气越来越热了,官家还这么大的火气。”

    皇帝见那金盏颜色鲜亮,里面的汤晶莹剔透,便伸手去接。符氏不动声色,玉白的手指握了金盏大半,却不料他接的时候很小心,连手指头都没碰着自己。一个穿黄色龙袍的汉子坐在榻上,旁边一个貌若天仙的皇后递上金盏,宫殿里的景象却是非常美丽,不似凡间之景。

    皇帝说话客气,也很尊重符氏,相敬如宾的两个人,宫人们这么长时间几乎没见他们俩红过脸。

    就算是现在皇帝脸色不虞,也不是冲着符氏来的。他很快就开始说自己为什么不高兴:“吴越王派的使者今天到东京了,奏报南唐国主一口答应蜀国求救,还派了海船从海路想去契丹北汉,这是要合纵对付我朝……”

    符氏好言劝道:“因为各国除了称臣的,剩下的几个也将大周视作大国上邦,所以才要联络那么多国家才敢抗衡中国。就像战国时的秦国,六国都敌视秦国,那是因为秦国最强大;现在官家的大周朝就是战国的秦国呢。”

    柴荣听罢似乎好受了许多,口上却道:“这么多国家,自古就属于‘中国’所辖!”

    符氏道:“唐末以来分崩离析,列土分疆数十载,正当官家统一诸国,成就不世之功的时候。”

    柴荣听罢神色渐渐从容起来,又道:“那南唐可从来没把咱们‘中国’放在眼里,据吴越国在南唐的细作所见所闻,南唐国主李璟常常把北进中原挂在嘴边,以北伐攻灭中国为己任。我看他确实怀有此心!前朝李守贞叛乱、本朝慕容彦超反叛,李璟都想联络北汉等国趁机起事;去年我率兵亲征北汉,亦是蠢蠢欲动……此人就像卧榻之侧的恶狼!”

    不料符氏“哧”地忍俊不禁,柴荣皱眉道:“皇后何故讪笑?”

    符氏轻轻摸了摸耳鬓的发梢,好像生怕自己的形象有损似的,又轻轻掩住嘴笑道:“臣妾不是敢笑官家,而是笑李璟……春秋时,人家越国想励精图治,那是卧薪尝胆不吭声,哪有还没准备好就到处嚷嚷的?还嚷了好多年哩,您看南唐打过来了么?

    要臣妾这点见识看的话,李璟唯一的机会在(后)晋朝被契丹人灭国之时,那时契丹退走,中原无主。李璟要是能率兵北上各地节镇哪能不投?(北)汉高祖见南唐国北上,还敢不敢在河东称帝还两说;就算敢了,南唐那么大地方那么多人,到中原再拉拢各种节镇,对汉高祖的胜算还是挺大的。

    中原无主这样的良机他都抓不住,后面那些人叛乱哪像成大器的,叫什么机会?现在大周在官家的治下君明臣贤,南唐不足为患。”

    柴荣听得频频点头,叹了一气,沉声道:“先父皇驾崩时,先叮嘱我,魏仁浦勿使离枢密院……”他说到这里便闭口不言。

    符氏听得奇怪,这句话明明还有下半句,然后才能接上刚才的话题……比如夸自己两句,说有见识之类的。但官家就此打住,她也不好追问,心下也暗自叹了一口气,心道:难道后面半句是先皇的遗嘱,让官家立自己为后,然后辅佐官家?

    她小声说道:“唐末以后,常常开国皇帝一驾崩,后继者便难以为继;先皇是担忧官家。但官家是一代明君,高平一战,你已稳如泰山,现在才过去一年半,便可以告慰先皇之灵了。”

    柴荣伤感道:“先父谆谆教诲,如在耳际。”

    过得一会儿,他又重新把岔开的话题说回了刚才,都是些公事。让符氏微微有些失落,她有种感觉,总觉得和官家之间好像是君臣,而不是夫妻,总是少了点什么。符氏暗忖:做妇人真不易,既要以见识和临危不惧的气度让先皇赏识,又要花细致的心思去得到官家的宠爱。

    她依然保持着高贵优雅的气质,并不想学后宫一些卑贱的妇人,撒娇不讲理在男人面前邀宠,实在做不出来……只不过在官家面前,她已经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温柔可亲了。

    柴荣说道:“南唐主虽不似成大事之君,但地广人多、兵多将广,在我腹背仍旧是一大威胁。必须先除其爪牙!”

    符氏听罢忙问:“官家又要御驾亲征吗?”

    柴荣毫不犹豫地点头。南唐这种国家,调兵到淮南又近,和蜀国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柴荣不认为可以像取秦凤成阶四州那样,派个一万八千兵马,联合就近的节镇就能把战事摆平。攻南唐,必定要演变成更大规模的战役,精兵尽出,大兵权必须在自己手里。

    符氏趁机说道:“让臣妾陪官家一起去罢。”

    柴荣道:“我是去打仗,皇后去作甚?”

    符氏终于顾不得脸面了,娇声幽怨地说:“去年官家去打东汉(北汉),臣妾在宫中每日提心吊胆、度日如年,只能日日吃斋念佛为官家祈愿,真是太磨人了……”

    她倒是没说假话,当时真的很担心。正如她之前所言,五代以来,皇二代很不好当;如果高平之战柴荣不幸没打赢,那真不知道东京会发生什么事了。符氏之前嫁过李守贞之子,才没多久就被灭门,又嫁柴荣,难道又要在乱兵之中靠侥幸求活?

    她继续说道:“这次官家出征,臣妾要一起去!臣妾可以照料官家的起居,说不定还能替你出出主意;在官家烦闷的时候,臣妾也能陪着说说话,你就让臣妾去嘛……”

    “到时再说。”柴荣见符氏一心央求,平素都很少拒绝她的要求,一时不忍拒绝。

    符氏忙道:“官家何时出征?”

    柴荣道:“正在和大臣商议。原本是打算在今年底趁淮河水浅出兵,但没料到攻蜀如此迅速,眼下看来就可以出征了……朝中还有些不同说法,有人说应该趁水浅好渡河;但也有人说南唐国每年例行‘把浅’,冬天一来就要派重兵驻守淮河,反而不好动手,夏季出兵能出其不意,迅速突破淮河一线。”

    “冬天好冷,既然官家已经决定了,趁早更好。蜀军新败损失惨重,如今闻风丧胆,必不敢擅动;南唐派出去海船,但北汉契丹这个时候恐怕都没有心思也没力气。”符氏似乎很着急。

    ……

    蜀国上下确实很害怕。孟昶已经几次调重兵去剑门关等地层层设防了。

    孟昶在宫中,显得有点心神不宁,今天本来是很有意思的一天,但他心不在焉的。正值五月初,是给后宫美女们发钱的日子,以往孟昶这时候都瞪大眼睛,仔细瞧各种美女的好处。但今天他悻悻的没什么兴趣。

    宦官正在念名字,念一个名字,就有一个穿上最漂亮衣裳的美人从孟昶的塌前走过,然后领钱谢恩。每个佳人都有被皇帝欣赏的机会。

    从早上就开始念,已经念道了中午,走过了无数的美人。孟昶一个都没看清。这时宫女叫他去用午膳了,他便叫宦官继续发钱,再也没心情瞧。

    花蕊夫人见他心情不好,亲手调制了清淡的素菜。她背对这孟昶还在精心调制最后一道菜,身上的衣衫轻薄,身材婀娜。

    这时便听得她柔软的声音好言劝道:“天下兵祸凶凶,‘中国’连年兴兵,我们大蜀虽然有重山叠嶂屏护,终不能独善……那些女子耗费很多,却不能替皇上分忧解难。秦、凤诸州失利,皇上何不趁现在就选贤任能、整顿禁军,励精图治?”

    孟昶道:“现在没有机会,秦、凤也失了,等待时机,中国混战时才能进取中原。”

    花蕊夫人头也不回地说:“不能成就霸业,至少要能自保。秦凤成阶四州,一个月都不到就丢完了,若是‘中国’真要强攻,却不知如何……”

    孟昶听了,心中也愈发害怕,焦头烂额。片刻后他又生气道:“周朝上下就是一些贼子乱兵,要朕称臣绝办不到,朕这就征调将士,举国备战,看他能把朕怎样!”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