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七十八章 威武城(4)
    唐仓镇发现了蜀军驻军的屯粮,郭绍闻讯,将前锋指挥权授命给李处耘,亲自骑马赶往唐仓镇。在半路碰到了第一军都虞候,下令他带四指挥人马离开黄花谷,返回威武城。

    在唐仓镇西南面,背倚大山面朝古道水,有蜀军一座大营寨,里面房屋很多;此时留守的官吏武将已经尽数投降。郭绍和王璋、罗彦环等骑马涉水,径直穿过河谷,到了已经被派兵守卫的粮仓。

    郭绍有点迫不及待了,大步走进一间房屋,只见里面立着七八个圆柱形的囤,周围用密竹篾围着。郭绍拔出障刀来,随手一刀从中部刺击去,然后向侧面一拉。顿时竹篾被撕破,露出里面的麻袋,麦子哗哗流了出来,郭绍伸手接住,放到嘴里嚼了嚼,回头道:“这样的粮仓有多少,一共多少粮。”

    一个蜀国官员忙上前弯腰道:“回将军的话,唐仓镇存粮二万斛,可供应唐仓近左军、民一月有余。”

    郭绍的眼睛放光,脸色便红,压抑不住的兴奋……正当缺粮,这些粮食真是雪中送炭!

    那官员又急忙说道:“守将王俭发现周军进入谷口,以为唐仓军出山已战败,下令卑职焚毁粮仓。卑职使计策将他赚进屋里,伏兵拿住,这才保住了粮食。”

    “你做得好。”郭绍随口道。

    二万斛!他心里暂时只有这么个数字在脑海中盘旋。唐仓镇蜀军要供应军队和民壮的口粮,但郭绍根本不会考虑供养俘虏和蜀国民夫……没有纵兵劫掠屠杀已算仁义了。把俘虏直接押送出秦岭,包袱丢给王景了事。郭绍只需考虑军队的口粮,将士们吃饱了才能继续作战。

    唐代以来到现在一斛十斗,相当于石。郭绍在心里噼里啪啦一阵盘算,供应六千步兵,理论上可以超过一百天。

    “嘿嘿。”郭绍犹自笑出声来。

    王璋罗彦环等人见状也面露笑意,郭绍转过身来,一掌拍在罗彦环的肩膀上,又看王璋:“派人守着,咱们再看看其它粮仓。”

    郭绍心道:请容我陶醉一会儿,看看满仓的粮食先爽一阵再说。

    当下又当着蜀国官吏等人,大声道:“善待投降的蜀人,俘虏先送到凤翔。左攸,那些立了功的人都记录下来。”

    郭绍此时一扫前段时间的忧郁。那时候他虽然表现得还算镇定,毕竟心里不踏实;就像出门在外求学的时候,身上的生活费只能维持十天了,心里总是踏实不下来……那种心慌应该比这更甚,因为是一大帮人会问着你要吃的,而且不能节省;亏欠士卒的肚皮,士卒在战阵上出力也会欠缺。武人没什么道理可讲,大伙儿说不出来虚实、但心里很明白。

    一时间他走起路也大摇大摆,说话的口气也不同了。没法子,郭绍不太喜欢装模作样,心里高兴也不必憋着。

    及至傍晚回到了威武城外,郭绍见到这座城池也不慌了。蜀军缩在里面不要紧,反正我有粮吃,慢慢想办法。由于心情大起大落,骤然从担忧中一下子轻松下来,郭绍看着威武城竟然出口脏话,大骂道:“娘|的王环,看老子怎么玩死你!”

    别说有时候满口污言秽语还不错,一出口就像吐出了恶气似的,轻爽。

    众将听罢,哈哈捧腹大笑。

    郭绍琢磨了一阵,说道:“派人去向王节帅报捷,然后请他出兵跟进。”

    ……

    不用郭绍专程派人报捷,不出两天王景就知道前方战况了。凤翔镇武将官吏无不惊诧,在王景跟前就面面相觑。

    “十天、十天工夫斩获上万?会不会是前面的人故意夸大,所报不实?”常常跟在王景身边的中年幕僚一脸疑惑,“还有这样的仗?”

    部将道:“前几天就送回来两千多俘虏,这回又说在黄花谷和唐仓镇大破蜀军六千众,等俘虏送回来。光见到的活人就有八千多,报一个斩获万人之数,有什么不可?”

    王景淡定道:“前锋打得顺利,整个西征军都省事了,这又不是坏事。老夫以为,可以调集凤翔镇兵进入陈仓道增援,把威武城和凤州城都交给咱们,下令郭绍部直驱固镇。”

    幕僚恍然道:“只要占有固镇,则可威逼青泥岭咽喉之地,阻断蜀军北上增援,秦、凤成瓮中之鳖也!”

    王景道:“既然如此,即可下令。向训部自散关,走秦岭道进逼秦州。凤翔军一部沿渭水趋秦州;一部走陈仓道,出散关,接替前锋军攻打威武城、凤州。而郭绍部前锋,则直进固镇,迅速堵塞蜀军咽喉!西征大军全线出击,打它个措手不及!”

    众将拜服,直叹王节帅运筹帷幄,谈笑间定鼎大战。

    ……但客省使昝居润不这么看,他现在认为定鼎战局的人是前锋虎捷军郭绍,虽有冒险,但战机抓得不错、运气也不差。前锋十日扫荡凤州诸地主力,用兵快速、然后缴获粮草二万斛,从根本上弥补了西征军前期粮草准备不善的欠缺。

    昝居润认为自己没有偏向某一方,只是中规中矩地奏报。他先写了一份奏书,然后就立刻准备启程、亲自去前线眼见为实。

    昝居润在房屋里来回踱了几步,觉得此次大捷,官家和枢密院都会兴高采烈庆贺一番,而自己这份奏书却太平实,完全没有突出影响。

    当然急忙走到书案前,提起毛笔重新写末尾,用了太史公一般的抒情概叹手法,预言收复秦、凤如秋风扫落叶,克日可待矣!然后又言皇帝文治武功,胸有大略,找到了一统天下的突破口;更赞枢密院宰相运筹有方,举荐人才得当。国家上有明君,下有忠勇之将,旷古绝今云云。

    昝居润一口气飞快写完,自己读了一遍,也觉得文采斐然,言辞豪迈。当下十分满意,一面忙着誊录,一面喊随从进来,交代道:“等我写完捷报,立刻以快马六百里加急递送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