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七十七章 威武城(3)
    唐仓到黄花谷两条路,两条路从同一个地方延伸出去,又聚集在另一个地方,殊途同归。画在图纸上,就像画一个饺子,北面的路比较绕、南边的路最近。

    罗彦环和第二军都虞候王璋率军先行;第一军都虞候率军随后。他们得到的部署是:王璋部五指挥人马绕行唐仓镇堵截蜀军归路;第一军四指挥随后赶到黄花谷对阵唐仓镇来的蜀军。

    从威武城到黄花谷约四十里地,再绕行唐仓镇五十里。罗彦环等必须在蜀军之前赶到黄花谷,然后进入北部山谷道路,否则就会与蜀军遭遇,无法形成夹击扩大战果。

    他们从威武城外行军,还没走十里路,夜幕就渐渐降临了,王璋下令连夜行军。走夜路很容易迷路,不过军中有罗彦环和本地的向导,山谷也只有一条,沿江走就行。

    罗彦环的圆额头亮琤琤的,眼睛也发光。他看起来很兴奋。

    前面的王璋回头道:“罗排阵是郭都使的旧部么?好事都有你。”

    “嘿……”罗彦环既不承认也不反对,只道,“咱们得办好了这事儿才有功劳,不然就得竹篮打水鸟!探到了军情,唐仓镇蜀军有六千人,咱们要是一股脑儿端了,那功劳,啧啧……王都候还怕功劳不够么?您尽管放心,郭都使向来公正,谁卖命谁偷奸耍滑心里都有数。”

    “那是那是。”王璋忙点头。这回怎么着也立了大功,回去还靠前锋主将请功呢。功劳大小还不是靠郭都使一张嘴,他不给上头说,找谁自夸去?

    大伙儿怕暴露了目标,没打火把。否则大路上一长串火龙,实在是太明显了,好在空中还有轮弯弯的月牙,众人习惯了这种光线倒还看得清路,大路到了晚上是白花花的一条,慢点走没什么事。据说乡兵不能走夜路,晚上两眼是一抹黑,吃食太差的缘故;禁军职业兵有夜盲症的倒只是少部分。

    江水哗哗的,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空气中透着寒意,这都春夏之交了,山谷中晚上还是冷;不过罗彦环等人倒不觉得,身上披着最少二三十斤重的铁、拿几斤重的武器,还要背三天吃的麦饼,饶是号称轻装简行也不轻巧,骑马都不冷,走路的士卒可能还要冒汗。

    走到半夜,罗彦环便听得前后的人偶尔打哈欠。他倒是觉得奇怪,自己竟然一点睡意都没有,现在让他睡恐怕也睡不着,精神好得很。

    娘|的,几个月前还每天惨兮兮地去闲职衙门混饭,这回回去,得升个什么职务来当当?罗彦环觉得有空了要去算算命才行……人在世上,就是看命。几年前谁知道会牵扯枢密使的案子?现在又眼看奔着前程了,不过是偶然结识了个幕僚,然后投对了人,压根是料不到的事。

    罗彦环心里盘算着:等升了官,家里的婆娘就不会每天对老子冷嘲热讽了,小妾也不会动不动就哭哭啼啼好像跟错了人似的;得换座好些的宅子。

    半夜众军停了一会儿,就着江水和腌肉吃饼子,没歇多久又叫继续走。王璋说怕歇着歇着就睡着了。

    天还没亮,军队就到了黄花谷,然后沿路向西,上了道。等进了北面的山谷,天色渐渐亮了,王璋又下令休息吃饼子。

    罗彦环拿手在脸上一抹,随口骂道:“一脸的油。”

    王璋一边嚼着饼子一边道:“抹在饼子上,也算有点油水不是?”

    人类坚持起来,耐力非常惊人,走了一整夜的路,接着又开始走。当然需要给大伙儿一个忍耐的理由,那便是打了胜仗有重赏。

    王璋回头看路,叫来一个弓箭队十将:“你们领两匹马,在后面的路口藏着起来,有落单的人打这儿过就抓住,要跑就射死!”

    罗彦环赞道:“王虞候想得周到,说不定能抓住蜀军的斥候。”然后又叮嘱那十将换着值守,别都睡着了。

    太阳快到中天的时候,众军赶到了唐仓镇。罗彦环跟着王璋走前面,先爬上一个山坡观看,这里有很宽阔平坦的一块地,远处绿油油的种着庄稼,庄稼地中点缀着村落;一眼望不到头,只能看见远处大山的影子,不注意看可能会误以为是天边的乌云。比起路上的山谷,这里总算是一块好地方。

    “张都头,你先带人急奔南边的路口,给我封了。”王璋看了一会儿,便下令。接着又派出游骑斥候,打探附近的状况。

    接着各部陆续开进唐仓镇地界,在罗彦环等的号令下部署到南边谷口。远远的村落里,还有胆子大的百姓在那边瞧,周军没有理会。

    估摸着蜀军一时半会儿来不了,王璋安排了值守的人马,下令全军休息。大伙儿也不扎营,倒在地里就睡了。罗彦环躺着,被太阳晒得额头发亮,扯了一把草胡乱堆在脑袋上,仍旧睡不着。一门心思等着蜀军的到来。

    小麦地里的虫子“吱吱”只叫,接着四面鼾声震耳欲聋,罗彦环更加睡不着。

    熬到了黄昏时分,忽然一个披着重甲的军士跑得飞快,嚷嚷道:“蜀军回来了,二里地外汹涌乱走,人多得要命!”

    罗彦环一激灵就爬了起来,说道:“把大伙儿都叫起来,干活了!”

    山谷两边一阵吆喝声,人们纷纷从杂草堆庄稼地里爬起来,顾不得许多,在各指挥、都武将的安排下排成队列。王璋部总兵力两千五百人,到处都是人,也没有旗帜,昨晚赶路什么也没带。武将们只好记住哪个指挥在什么位置,完全没有标识,大伙儿穿的衣服也差不多。

    排阵使罗彦环下令各指挥埋伏,两边的人马调动至谷口的山坡上;谷口的山势缓和凹凸不平,大伙儿爬上去找土丘躲。

    二指挥人马则调动到山谷正面的一座丘陵后面,分派妥当。

    五个指挥使部署好军队,便来到北侧的山坡上聚头。王璋和罗彦环牵着马站在坡上,王璋转头看罗彦环,罗彦环揉着圆额头说道:“等蜀军到了正面山丘前,正面的第一、二指挥率先冲出来;其他人看见山谷正面动手了,就一拥而上,杀一阵再说。王将军觉得如何?”

    王璋点头道:“我看行,蜀军仓惶溃逃而来,定无战心,只管三面合击即可!”

    众将散去。没过多久,就听到山谷中的嘈杂声和凌乱的脚步声,先是稀稀落落几骑奔出来,然后就见密密麻麻不成队列的步兵紧随其后,旗帜歪歪斜斜地被人扛着,众军完全不顾前后左右,径直涌来。

    前面的数骑马兵刚刚走到山丘前,忽然一个周军武将蹿起,暴喝一声:“杀!”顿时一群披甲执锐的士卒蜂拥而起,队列也不整齐,弯弯曲曲一排排的人拿着长矛就向山下连滚带跑争先恐后地冲出。

    山后忽然一阵密集的弦响,无数箭矢抛射至半空,向蜀军飞泻而去。顿时惨叫四起,前面的骑兵勒住马调头后退。

    就在这时,忽见两边山坡上全是人群涌将下来。一时间杀声震天,将士们奔跑着猛冲。

    少顷前军就打了起来,直接混战,蜀军仓皇失措乱作一团,边战边退。罗彦环骑马跟着众军冲出,只见许多步军中一队骑马的人围着个武将。罗彦环拍马单骑杀入,王璋见状,率亲兵追了上去。

    几个蜀军步卒见战马冲来,丢掉刀枪掉头就跑,罗彦环侧身扬起缨枪,猛地从一个蜀兵背后捅了进去,他立刻放弃缨枪,从背上拔出斩马刀来。

    战马冲刺未停,马刀未舞,仅凭冲力刀锋“哐”地一声击中了一个马兵,顿时血溅到半空。战马受力转了个方向,罗彦环绕了个小圈,继续冲去。那小队护卫骑兵竟然不惧,片刻后二骑一同迎面冲来。两边的冲刺都已缓慢,罗彦环左右劈砍,杀落一人,趁势举起沾满血的马刀向那武将冲将上去。

    蜀军武将大骇,脸色惊惧,就在这时,忽然一支箭矢猛然从他的兜鍪刺入,那武将的表情顿时凝固在那里。罗彦环转头一看,只见王璋率亲兵冲到,十步距离上射了那武将一箭,弓还在王璋手里。罗彦环骂了一声,与王璋等人一起冲杀上去,那几骑蜀军骑兵顿时逃奔,四下的步卒也丢盔弃甲只顾溃逃。

    一大群人涌至山谷口时,许多人便丢掉兵器,伏地大声求饶。蜀军将士见状,大势已去,无数的人纷纷跪地大呼饶命。一时间山谷处就像一大片庄稼被风刮了一样伏地,情形十分壮观。

    罗彦环揪住一具尸体的发髻提起来问降卒:“这厮是谁?”

    跪伏在地的一个武将道:“俺们的主将王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