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七十六章 威武城(2)
    重山之间鼓声大作,人声嘈杂,两边都以步军为主,浪头一样缓缓靠近。山坡上的郭绍瞪圆了双眼,屏退呼吸看着即将到来的正面碰撞。

    “嗖嗖嗖……”空中一片黑点呼啸。郭绍抬头看去,只见长梭梭的无数黑影在高处逐渐缓慢,接着就加速倾泻而下。叮叮当当如同下了一阵冰雹,惨叫四起,不断有人倒地痛呼。箭雨持续不断,无数愤怒的吼叫在山谷之中越来越响。

    少顷,一片弧形的巨大“刀光”速度骤然加快,直驱前方,中间的较浅颜色的地表被吞噬,越来越小了。半空中消散的白雾被升腾的尘土取代,人海上空一团尘雾弥散,化都化不开。

    右翼杨彪手里提着一柄通身铁打的长柄铁刀,刀口向下、背在侧后,大步向前疾走。他身披两层环锁铠,步伐沉重,踏在地上就是一个醒目的脚印,身后三百余人一起向前。

    “啊!”杨彪瞪圆虎目,突然暴喝一声,声音响彻全军,将长刀平抬了起来,向前猛冲。他还没冲到蜀军前排,那些士卒见如此阵仗,竟然倒退了两步,好像有一股强劲的气流掀动他们一般。

    杨彪凭借沉重的身体冲力,猛地一个转身,将铁刀横扫进去,顿时叮叮哐哐一阵兵器撞击声,杨彪趁势带着罗猛子等人贯进人群。身边的士卒也大吼着端起长矛扑将上去,两边的人相互猛刺,好像两团仙人掌撞到了一起。兵器和甲胄摩擦的声音听得人牙酸,暴力的撞击十分疯狂。人们就好像是裹着铁皮的牲口一样被无数的长矛缨枪乱戳,招式已失去了作用,只有力量才有用;前后左右挤满了人,只要用力够猛能刺穿盔甲,总是戳得到人。

    蜀军东侧的人群惊慌失措,到处逃窜,向瘟疫一样动摇着周围的阵列。

    两军正面也开始了交战,拼杀阵线没有太大的动摇;但右翼的情况截然相反,已经很快就开始了混战。杨彪部开场杀进了蜀军阵列,里面刀枪乱舞,仿佛炸开锅。

    没过一会儿,扇形边缘大股人马前驱,纷纷涌进了沸腾混乱的右翼战场。这时就像火上浇油,蜀军溃烂的地方被极大地撕开了缺口,并向纵深蔓延。本来胶着的阵线渐渐动摇。

    黄色的沙尘似乎蒙上了一层血腥的红雾。

    战至半酣,郭绍的腿都站麻了,仍旧盯着前方的战场,自始至终没下一道军令。

    蜀军中一团团整齐的阵列,就像堆砌整齐的堤坝一般不断被乱兵冲散,一开始只是缓慢地被蚕食。忽然之间,没被影响的蜀军中路突然一哄而散,人群掉头就跑,堤坝轰然倒塌!

    中军乱兵涌到了城门口,挤作一团,城上纷纷放箭,战场上的乱象已经不堪直视。

    郭绍见状,转身就向坡下走去,身边的将士瞪圆了眼睛还在看,一边回头一边跟着下坡去了。

    蜀军背城结阵,东侧靠山,背后是城墙,阵营崩溃后大部被拥挤在中间没地方跑,投降甚众。西侧的人倒是掉头从威武城侧面向南奔走,丢盔弃甲,城外一片狼藉。

    战场上依旧纷乱,惨叫声和痛苦的喊叫到处可闻,但激烈的大规模冲突因蜀军主力崩溃而结束。郭绍率侍卫二十余骑策马从乱兵中穿过,行至威武城下。城门紧闭,城墙上刀枪林立,坐视下面的蜀军投降。

    周围的部将发现了郭绍,纷纷聚拢过来拜见。第一军都虞候率先上前,脸上掩不住的激动:“郭都使用兵如神,杨将军真神将也!若非击破右翼,这样打起来打到天昏地暗都不一定能收场。”

    李大柱嚷嚷道:“俺在后面都没杀到人,不知蜀军怎么就崩了!”

    李处耘也过来了,回头看一眼威武城,说道:“若是刚才乱兵冲进了城门、周军尾随杀进去就好了。”

    郭绍点头道:“威武城里肯定有大量屯粮。”

    他抬头看去,这座城池没护城河,墙下只有一条沟;但城墙是包砖了的,看起来敦厚结实。郭绍回顾众将,问道:“怎么攻攻城?”

    有人说道:“围住强攻。”

    郭绍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晋阳城的蚁附……那场面太惨,在不经意间给郭绍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另一个莽汉部将大声道:“俘虏了那么多人,驱赶他们过去挖墙脚,挖塌了就冲。挖不塌也不是死咱们的人……”

    李处耘忙道:“不可!请主公慎重。现在才刚开始,我们若对投降者残暴,后面蜀军拼死,势必让我部付出更大的伤亡。正师出战不在斩获多少,而在于取得怎样的战果。”

    郭绍道:“李将军所言极是,我军缺粮,不能将俘虏留在前方,立刻派人押送出散关,交给王景。”

    李处耘又道:“凡攻城,先围城。离城二百步构筑藩篱,派兵把守,防城中找到机会冲出来袭营。”

    郭绍当即采纳了李处耘的建议,让他负责派人修建藩篱,并部署兵力。

    ……

    是夜驻扎,郭绍写了封劝降书,又叫左攸润色。次日便遣俘虏坐吊篮上去送信。不料没一会儿,城上竟然丢下几枚头颅来;周军游骑从头颅的嘴里取出了血污模糊的信件,正是郭绍写的劝降书。

    众将大怒,对着城楼上各种污言秽语叫骂。却见上面一个武将十分淡定地站在那里观看。郭绍便从马背上下来,回头喊道:“取三石弓!”

    大伙儿骂声稍歇,纷纷侧目。这地方离城楼上少说也有一百五十步,而且是仰|射。郭绍铁青着脸,拈弓搭箭,对准城楼上,不料那将领竟然转身就躲……竟马上认怂不陪郭绍玩儿。虽然是自己赢了气势,郭绍心里却依然恼火,好像被调|戏了一般。

    众将顿时又对着城上各种辱骂,纷纷请战攻城,第二军都虞候王璋嚷嚷着:“攻进去,屠城!”

    大伙纷纷充满期待地看着郭绍,前期作战十分顺利,众将士气高涨战心急迫,没立功劳的想再打。郭绍却长吁一口气,冷冷道:“我虎捷军将士皆精锐,战死也要死得其所;上去爬墙,被汤火滚石,折损了可惜。”

    军中连投石车、冲车都没有,只有简陋的云梯。要攻城,恐怕只有爬墙了。

    这么一说,也有比较理智的武将附和道:“辽军强悍,全然不输我军,攻城也很无奈。要强攻定会伤亡惨重。”

    又有人说道:“威武城兵力有限,咱们不如围而不攻,直逼凤州。”

    郭绍没有回答,顿了顿才道,“凤州照样是硬骨头,要打也打唐仓,解决侧翼威胁……但若分兵打唐仓,万一被拖住;蜀军援军自固镇北来,围威武城兵马也只好被迫退兵。拖延下来,粮草就没了。”

    部将问道:“那如何是好。”

    郭绍道:“蜀军威武城被围,不能毫无动静。先沉住气,看他们如何出招。多派斥候打探军情。”

    大军屯集威武城外,并不尝试攻城。一连两天,双方都没有大的动静;周军神臂手到城下射箭,但上面是抛射射程远又有墙垛躲藏,周军弓箭手没讨着好。

    王景答应供粮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天,只剩五天口粮了。按照行军作战配给,一名士卒一天要二升米,麦黍则要三升;王景给的粮都是麦、黍米,拿来做饼吃的。郭绍部六千人,一天耗粮一百八十石;他大概估算了一下,一天需要粮食十吨多。

    每天最少要运达十吨粮食,如果拿火车皮运当然一点压力都没有;但现在是只能肩挑、推车、骡马驮运,负责运输的人和牲口都要吃,道路又只有一条,时间一长后勤压力便不小。

    两天后,郭绍对这次突袭已经产生了质疑……难道之前长久构思的速战速决战术只是纸上谈兵,太想当然了?打仗还是得长期对耗?

    恐怕王景那老头真说对了,只能琢磨怎么退兵……毕竟几天内强攻城池不划算,到时候死了一堆人,没攻下来再退兵,对军心和威望都很不利。可以说是虎头蛇尾的一战。

    退兵也没什么,在威武城斩获俘虏数千,到时候请罪也应该没什么罪。

    就在这时,罗彦环进帐,说道:“唐仓镇蜀军开动了!”

    “你详细说。”郭绍忙在案板上展开地图。

    罗彦环对帐外招了招手,一个壮汉和一个老头走了进来。老头正是几个月前得过赏钱的罗老头,郭绍一眼认了出来。

    罗老头道:“唐仓蜀军差不多全部都出动了,往西边来。”

    郭绍头也不抬地问:“到黄花谷的路?”

    “对,对哈。有两条路,北边的那条有点绕。”罗老头道。

    郭绍对罗彦环道:“敲鼓,叫指挥以上|将领到中军来商议军务……唐仓兵这是想截我粮道,断我退路。呵!所图不在小。”

    这时他又问了罗老头几句,大方地说道:“赏钱五十贯,那边罗家的兄弟老人家自个分。你随左攸去取,若没有那么多钱,拿金银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