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七十三章 铁与桃花
    风中带来了春天的暖意,只有早晨才残留着一丝料峭春寒般的痕迹。老将王景与部下三俩人策马冲上了凤城外的一座土丘,迎风立马,饶有兴致地看着一队队行进的士兵。

    不远处树上的花瓣,被风吹拂飘在空中,浅红的颜色为刀枪如林黑压压的部队点缀上了一丝柔美,钢铁洪流、桃花,力量与娇弱形成显著反差的意象,却在一时间自然地融为一体。

    “喀、喀、喀……”整体比较整齐的沉重脚步声,就像这一场交响乐的主调,简单粗糙有节奏;其间还夹杂着衣甲刀兵碰撞的哐哐声、马的鸣叫,如同伴奏。听惯了这种声音的部将,脸上都出现了激动的神色;这种东西,勾起了武人最多的回忆、最多的感怀,是他们拥有一切的源泉。

    王景远观虎捷军军容,叹道:“精锐都在禁军呐。”

    旁边的幕僚说道:“郭都使到底太年轻,急功近利仓促冒进,要吃点亏才能醒悟。”

    部将道:“秦岭中道路曲折难行,说好了只有半月粮,时间太短俺很难觉得他有什么建树。”

    王景不动声色:“十五天内拿不下威武城,自然就退兵了,让他试试也好。”

    幕僚听罢淡淡说道:“王公所言极是,郭都使带的禁兵,镇安节帅向训也不阻拦,王公也不好强令制止。”

    ……凤翔府官衙行馆中的客省使昝居润、似乎也很不看好虎捷军能在半月内攻陷蜀军城池,但他虽然参与军机,却不干预军务,什么也没说。得知虎捷军果真先期出兵,便写了一份奏书。

    随从已在门外等待,昝居润再检查了一遍自己写的东西,确定所言属实没有妄断。

    就在这时,他提起毛笔拿在半空,左手拈着胡须轻轻一搓,作沉思状。片刻后,他便快速地把毛笔放在砚台里来往蘸了蘸,在后面重新加上几行内容。主将王景没有制止郭绍请命急战之意。

    ……

    凤翔到陈仓很近,虎捷军不到半天就全数抵达,再次扎营休整,等待军需和器械准备妥当。郭绍先没有理会诸将,而是招留守凤翔的罗彦环等人来见。

    罗彦环和一个女道士到了临时当做中军行辕的宅子里见面。数月不见,郭绍一句寒暄都没有,径直问道:“唐仓镇等地可有异动?”

    武将们也习惯这种直来直去的方式,罗彦环抱拳道:“末将在陈仓,前后五次见了唐仓镇过来的人。最后一次在本月初,唐仓镇数次增兵,目前驻军至少六千人以上,粮草军械不知其数。”

    郭绍心下默记,又在脑海里寻思了一遍凤州北面的主要地方。他转头看向那个女道士,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脸上有点雀斑,倒是面熟之人。

    女道士口齿清楚地说道:“我今天才回陈仓,罗将军让我一块儿来见郭都使,又听说圣姑也来了,便一起前来拜见。我们住在青泥岭庵,从今年正月开始到现在,几乎每天青泥岭都看见有大批军队经过;岭上难行,常常堵塞道路。我在庵后的山林里躲了几天,数了一下翻过青泥岭的人数。晴天最少通过一百八十六人,最多通过三百二十一人;雨天偶有数人翻过,最多二三十人。青泥岭上多雨,正月到三月有小半时间下雨,加上道路泥泞的时候,有一半时间难以行走……算来三个月内已经有两万人从青泥岭通过;粮食辎重不太好看清楚,有用骡马驮运的、也有推车的、还有担着走的,看起来很多。”

    郭绍听罢心里大奇,古人肯定不懂什么抽样统计的方法,但恰恰女道士通过抽取几天的数目、然后进行平均叠加估算的法子异曲同工。又听她说话很有条理,口齿清楚,直觉这妇人一点都不笨,当下便专门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道士答道:“回郭都使的话,我本来姓王,出家后叫白仙姑。”

    郭绍点点头,又问:“青泥岭是陈仓道上的必经之路?”

    白仙姑道:“青泥岭有驿馆,确是官道的必经之路。不过我从尼姑庵里得知,东边还有一条白水路,不过是一些逃犯和奸商走出来的小路,周围人烟罕至,又没有驿馆补给,通常人们是不走那条小路的。因此从兴州上来的蜀军都要翻青泥岭。”

    郭绍当下便道:“罗彦环要随军打仗。白姑,你不必返回青泥岭庵了,留在陈仓据点,接应外面的细作,问清楚情况记下来。如何?”

    白仙姑转头看京娘,京娘点点头。她便应答道:“是。”

    郭绍遂让女道士退下,然后派人通知指挥使以上武将到厅堂见面。

    等十六个虎捷军武将陆续到了行辕,郭绍带着身边的随从部将快步走进厅堂。众将纷纷抱拳弯腰执军礼,陆续言语道:“拜见郭都使。”

    郭绍在上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挥了挥手示意,众将才按高低秩序前后站成两列,纷纷侧目看向郭绍。

    “三日后全军出陈仓,向散关进发。”郭绍先开口道,大伙儿都看着他认真听着,“自散关到蜀军前营军寨,只有一条路,我部前期作战目标很简单,端掉蜀军前营八个军寨。目前寨中敌兵人数不详,但蜀道狭窄、难以横向铺开,堵路的军寨兵力不会太多。我决定以两个指挥在前,轮流进攻,主力押后,逐次推进……”

    顿时就有武将急着说道:“末将愿为前驱!”接着武将们便争相请战。

    郭绍心道:这帮武将平时看起来还规规矩矩的,但武夫也不傻,这种好事个个都想干……威武城前边的军寨不过就是据点,起到预警和缓冲的作用,兵力不多而且分散成八个,各个击破没太大难度。难度较低,却在论功的时候很突出,这是首功。

    “第一军第一指挥、第二指挥。”郭绍大声说道,抬起手臂制止大家嚷嚷。

    “末将在!”陆续两个将领面有喜色地站了出来。另一个抱拳道:“末将第一指挥李大柱!”

    郭绍故作很公平的样子,说道:“蜀道无法横向展开,大军行军,第一军、第二军照序列前后部署。你们两个负责率本部人马进攻八个军寨,逐个吃掉。李大柱打第一个,第二指挥打第二个,逐次轮换休息。”

    一脸皮肤黑|糙的李大柱拍了拍胸膛道:“半天内攻破一个,打不下来末将提头来见!”

    “好!”郭绍赞了一声。

    但人不能没有私心,这帮武将只不过是自己的下属,功劳全拿了,今后怎么给投效自己的人请功?郭绍当即便道:“罗彦环。”

    侧边站着的罗彦环走上前来,抱拳道:“在。”

    郭绍又道:“你为前军排阵使。”

    排阵使是临时职位,因周军强悍,常常布偃月阵野战,通常都有个负责协调各部列阵的人,便是排阵使。这职位不是兵权实职,所以主将可以在某一场战役中任命……若是任命指挥使以上的军职,虎捷军的,通常就要报侍卫司步军司批复了。

    罗彦环不动声色地朗声道:“末将得令!”

    郭绍当下又按照琢磨好的想法,任命李处耘为行营都监,照样是个临时职位,刷军功的;只要打赢了,郭绍请功的时候就可以说李处耘协调行军很得力……而且李处耘带过兵打过不少仗,对于行军扎营等肯定熟悉,用他分管此事,起码能预防一些因经验不足造成的纰漏。

    主将的心腹和下属部将都有功劳,郭绍觉得自己的做法还算公平,当下又道:“本将派了探马获知,蜀军三月内向秦、凤增兵两万以上,只要诸位戮力作战,立功的机会很多。本将也会一一记在心里,他日班师回朝,功过都要上奏,绝无遗漏。”

    众将拜服。

    接着郭绍又下令十二个指挥挑选勇猛的士卒,每指挥一队人、共十二队三百人,组成中军值守侍卫,让杨彪做侍卫将;罗猛子为副将,俩人轮换值守。

    郭绍比较取巧,按照侍卫司的规矩,指挥以下的军职一般放权各军武将、只统计备册;三百人不到一指挥,他当场就任命了将领。

    挑人郭绍不过问,让各军各指挥负责。反正他在二军军营都看过多次了,没有什么太过羸弱的士卒;他们被各种的武将送出来,通常在本部没什么关系,正好为郭绍所用。

    大伙儿聚在行辕里,郭绍也不啰嗦,三下五去二就把作战事务和人员安排好了,然后又叫李大柱等人复述军令。便下令散伙。

    发兵前夕,郭绍又找来左攸,叫他在战斗发生后就带人联络后军送粮的民夫,到前方去运伤兵。郭绍比较了解左攸,此人官场头脑有一些,但军事谋略问他是白搭、基本派不上用场,正好给他找点活儿干。

    三日后,全军开拔,出陈仓陆续向散关行军。十二个指挥成纵队,依次序出动。而王景幕僚府的官吏也带着民夫尾随其后,帮助运送辎重。一时间大路上浩浩荡荡,如同一条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