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六十九章 战争的艺术
    他们离开凤翔、返回东京时,已经临近腊月,冬天如期到来。

    李处耘一家子以及杨罗左等亲随已经散去,大伙儿一进东京城门就找到了过日子的气氛,相比别的地方,这里有比较良好的秩序和熟悉的环境。跟着郭绍回来的只有京娘,因为她之前就在这里住了好些日子,至今还有十几个人在府上;这里不一定被她当做家,但至少算一处比较长期的住处。

    “郎君!”刚进大门,就听到了玉莲的声音充满重逢的惊喜。

    她那张鹅蛋脸和脖颈上露出的肌肤养得更加白净光滑,丰腴的胸脯、有着柔韧感觉的腰部线条让她看起来姿色越来越好了。

    玉莲上前来克制住热情高兴的情绪,先是有模有样地弯膝执礼。郭绍扶住她的时候,做出了一个令旁人诧异的动作,他径直把玉莲拉到怀里,然后伸手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呀……”玉莲意外之下发出了一声娇呼,双手搂住郭绍的后颈,好像担心摔下去一般。

    郭绍完全不顾京娘等人惊讶目光,抱起玉莲就往院子里面走。

    也许玉莲想过多次他离家两三个月后的情形,或许会说些甜言蜜语的念想情意,会谈论旅途的见闻经历……但她应该猜不到是这般光景。

    郭绍有时候对女子是温和而细致的,有着一颗射手敏锐的心,就像上次玉莲刚进这个府邸悲伤时,他能很有耐心地拿一株蒲公英来安慰她开导她;但有时候他又完全表现出作为武将的一面。

    简单、粗暴、直接。

    在外面太久不识温柔滋味,一见到玉莲,他首先感受到的不是叙述思念之情,而是想来一发!没有任何伪装,连风度都顾不上了。

    “我很想你。”郭绍对怀里的玉莲悄悄说,声音火热而饥|渴。

    他充满力量的手臂,大步如风的急迫,已经声音里的热度,目光里的神色,每一个地方每一个细节都带着那样的感觉,好像要吃了玉莲。

    玉莲的脸庞滚烫,早已猜中他想做什么。没有任何的挑|逗和暧昧的动作,她的身子便已经软了,声音里带着慌张和柔软,她横躺在郭绍的怀里,双手不知放在哪里,轻轻按在了郭绍结实的胸膛上,小声说道:“大白天的,你别这么急……”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慢点,你有点吓人,今天我又要遭罪了。”

    ……

    两三个月外出的旅途劳顿、玉莲的温存,这些都没有让郭绍松懈下来,反而他这次回到东京变得比以前更加紧张。不是慌慌张张的紧张,也不是成天忙得不得了,却在平素的一言一行中莫名表现出来。

    就好像如临大敌剑拔弩张的状态,平静中似乎隐藏着什么。

    几乎每一天他下午都会在家里呆很久,但不是休息,而是重新开始练箭。

    后园有一条青石小路,其中一段比较直。郭绍就在路上放一个靶子,然后站在七八十步开外拿弓箭对着靶子练。

    这种时候,别说事情本身很枯燥,连旁观的人看也看得没意思。

    搭箭、开弓,对着靶子停止不动,良久,一直这样重复。偶尔会让人觉得稍微有意思一点,他会不停息地用箭连续射击靶子,直到箭壶里的箭矢射光;速度很快,有很大一部分射不中靶子……但这种事不是经常的,大部分时候他只是慢悠悠地拉弓瞄准,很久都不放一箭。

    玉莲和董三妹住在后园,一有空就在后边的小路上看他反复地毫不厌倦地做这样的事。她们都不敢去打搅郭绍,只是把糖水、茶等东西搁在亭子里,等郭绍休息的时候可以饮用。

    年关越来越近了,到处已经充满了节日的气息,郭绍依旧不理会过年的任何事,他每天上值或会客之后,就站在青石小路上干那件很枯燥的事。

    此时的中层武将,除了用兵,武艺也很有用;而且练武还会让人保持一种准备待命的好状态。带头的不勇猛很难鼓动士气,史彦超常常打前锋就是因为他个人勇猛,以身作则。而作为战阵用的武艺,箭术无疑是这个时代很具有优势的击杀手段。

    相比冲前的近战刺杀,用弓箭不需要冒着被围攻的危险,也不需要与人拼命,远距离射杀十分具有优势,只要力度和精准。只不过训练繁琐,要求高,顶尖的神射手通常需要从小就开始培养,以达到有利肌肉骨骼的发育效果;大凡是出身条件,从小就当武将培养的人,无不练习箭术,李处耘、罗彦环在之前的职业生涯里,都有靠射箭扬名立万的记录。

    郭绍常常练得累了,就会站在小路上闭目静立。记忆里,符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教头的一句话在郭绍的脑子里十分清晰:不要想得太多。

    这句简单的话,让郭绍每过一段时间都有新的领悟。

    也许教头不是让儿郎们不动脑子,恰恰是要把脑子用在最直接的地方。排除杂念,思维进入一种敏锐却最直接的模式:何时出手,何时放箭,没有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一个感受。

    郭绍就是靠无数次击中和未击中的经验中,去领悟这样的时机。

    心中不能纠结,不能有丝毫犹豫。也许顶尖的神射手不一定是君子,但一定不是小人。只有通达的念头、顺畅的思维,才能把这种简单粗糙的艺术发挥到极致……一如战争的艺术。

    坦荡荡却不需要太多的束缚,不需要任何伪装来掩饰自己,一切恢复最原始的本性和真性情。

    ……

    除了练箭,他也经常呆在南城的虎捷军军营,第一军、第二军的人数常常不齐,但总是有一部分人驻守。

    郭绍的私下里还是比较喜欢这支军队的将士,他们的特点同样是简单直接,胆子大有着一股子野性,难怪后世的统治者会非常忌惮这种精锐将士……就算是皇帝也没办法想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前朝发生的一次兵变,朝廷让职业兵去屯田,结果大伙儿直接兵变了事。

    郭绍亲身感觉到,这些将士就是一把双刃剑,能打,却不是那么温顺的一类。

    将校们正在点卯,郭绍一改以往那些大将的作风,徒步从行列之间走过,一个个注视叉开腿站立的士卒。

    军士们多是肩膀宽、手臂粗长但腰不粗的猛汉,从体型到皮肤,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出他们是久经战阵的沙场老兵。他们服从自己的将领,习惯抱团成阵,但没有丝毫普通人见了官的那种胆怯和卑躬。

    郭绍站在一个士卒面前,就近面对面地,随手拉平他身上歪了的铠甲。士卒有点紧张,但口拙,直挺挺站在那里没动也没吭声。

    将士们此时还是比较服郭绍的率领,精兵悍将并非全然桀骜不驯,他们只服有本事的人,就像杨彪那类人一样。军中里少了几分温情,多了几分丛林般的法则。

    就在这时,各指挥的武将上来禀报人数,郭绍不慌不忙地听他们说完,自己也不说任何训词,直接挥手道:“解散,按前几天枢密院的军令驻防。”

    各军有各军的都指挥使及各级将领,各部的驻防任务也由不得郭绍等武将,全凭枢密院一手部署;特别是京师的人马,未得枢密院命令擅自调动或调防的话,非常严重。郭绍就是不来巡视也没问题,不过他还是很长时间呆在军营里,和将士们尽量熟悉。

    他等各部点卯换防后,就完全不插手他们的军务了,最近在整理复制从关中带回来的地图,一共六张。

    忙活了两三个月,郭绍觉得可以上个奏章,献秦凤二州地形图,好在朝廷里找一点存在感。此时的朝廷机构在唐朝的基础上进一步精简集权,却还没形成宋明那种比较严密的体系,而且枢密院权重、军事对国家事务中最重要的部分……郭绍认为自己献图,或许可以到达皇帝或枢密使的手里。

    李处耘在邠州时,一个无军职的节度使的亲戚都可以上奏告状,郭绍觉得自己身为禁军将领完全可以上奏疏。

    不过这是郭绍第一次向皇帝上奏疏,写文章有点捉急。这份上书他都搞了两三天了,还没弄利索。

    别说写文言文章,他就是看也不太看得明白……并非文盲,繁体字也认得,关键是没有标点。娘|的,古代这些读书识字的人真是怎么复杂怎么来;若是文章书籍里有断句的符号,就是一个墨点,郭绍都能毫无压力地看懂大部分文章,但就是没有。

    在五代十国有差不多五年了,但郭绍大部分时间是小卒,这个时代的书籍又贵,而且军士小卒也不需要识字,他哪有功夫去研究古籍?除非现在科举有好的出路,也衣食不愁可以专业读书科举,那倒可以研究研究。

    想来想去,郭绍决定还是让左攸来写,然后自己看看差不多的话,再抄一下了事……上次在邠州不辞而别留的书信,也是出自左攸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