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六十二章 胜不在文采
    郭绍道:“实不相瞒,那曲词并非我创作……要我写诗赋,慢慢琢磨大概也做得出来,却写不了那么好,而且需要时间;当时情急之下,现做是来不及的,只得信口背了一。也怪那折公子,莫名其妙和我过不去,真是孤高有才学的清士便罢了,在真正清高的士人面前我这点心胸还是容得下;偏偏听说过他是品行不端死皮赖脸之徒,这种人还在我面前装,一时便没忍住!”    罗彦环不动声色问道:“不知是背诵的是何人手笔?如果是成名之作,当场那些人也读过不少书,肯定要扭住不放了。”    郭绍摸了摸额头,胡诌:“以前遇到的一个隐士所教,已不知去往何地也不知生死。”    “原来如此……”罗彦环点点头,“既然如此,郭都使是看不上李兄家的娘子了?”    “不敢,不敢。”郭绍一时间有点捉急,“听说李家娘子颇有艳名,我哪敢看不上,只不过那词不是我原创,当场拿出来应急就罢了,倒不是想存心抄袭,不敢在李处耘将军那里还有欺瞒之心。罗兄弟,你见了李处耘将军,把这事告诉他一声便是,我一个武夫只不过识得几个字,哪里有多少文采。”    左攸摇头道:“我倒是不觉得那长短句有多少文采,用词都很简单、文采不多,得有胸怀。就算主公自己作所,我也相信的……”    罗彦环忙道:“左先生,别为难郭都使了,这等事又不能相逼!我明白郭都使的意思了!”    郭绍顿时有口莫辩,心道:我勒个去,我不认你们还不信!说来说去反而越描越黑,好像我是个说话拐弯抹角,很会找托辞的人!    不过事实也证明了郭绍的见识:大凡能在现代社会那种古诗词已经不流行的环境里,大家仍旧还背得的东西,都是大浪淘沙留下来的精品中的经典,这些东西无论搁在什么年代都很厉害!    左攸评论得也没错,潼关怀古胜不在文采,实际上也没多少所谓的文采;又因为是散曲的词儿,不怎么合唐末五代流行的长短句韵律习惯,看起来就更没有文采……只是非常通顺罢了;胜在胸怀!    郭绍本想继续解释,但想来想去就作罢,将错就错吧。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郭绍当然不想娶李处耘的女儿做正妻,人家李处耘也没不堪到想把女儿给你做妾!    如果郭绍已经娶妻的话那还有话说,没办法结妻如何如何;问题是他还没娶妻,先让李处耘的亲女儿做自己的妾,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人?还不如不招惹。    郭绍一门心思想着娶符家次女,又是皇后玉口亲言。都是不认识的姑娘,他干嘛不和符家联姻,急着和李处耘联姻?李家小娘在邠州远近有艳名,符氏二妹那是全国有艳名,哪里还能差了!    于是他便不继续解释,就算因此让李处耘多心,也顾不得了;相比之下,郭绍宁肯不拉拢李处耘,也不愿意让皇后不快、更不愿意不娶符家二妹。    ……    罗彦环再次见到李处耘时,向李处耘委婉地回禀了郭绍的意思。    “郭都使待兄弟心实,问过了,没有看不上李公千金的意思,只是没有同意。”罗彦环一门心思还是为郭绍说话的,也想好友能跟自己一块儿效力,继续说道,“我猜郭都使现在是想以大事为重,没挂念着这儿女之事。”    以大事为重的人多了,也没见他们功成名就之前就不娶妻。李处耘当然不点破,顺着台阶就下了,“郭都使心胸志向不在小。”    罗彦环又道:“李兄在邠州不得志,何不弃暗投明,和我一起追随郭都使麾下?”罗彦环想了想又小声道,“据我所知,郭都使是皇后符家的人,与枢密院的宰相也有来往。又加上他有勇有谋、待兄弟实诚,很多人都愿意为他效力。以愚弟之见,郭都使将来做到节度使这样的位置完全没有问题,可能还不止……现在投他,可比将来锦上添花好得多。”    李处耘沉吟道:“罗兄说的是好话,我自是领情。只不过折公待我不薄,不忍弃之。上次他兄弟的衙内派人上京诬告我,折公亦不顾自家人,亲自上表为我求情……”    罗彦环不以为然道:“那衙内今天不是来了?诬告折公手下大将,还敢惹事,可见折公也就那样!”    李处耘沉吟道:“折公也左右为难,如此待部将也算厚道了。”    罗彦环劝不住,只得无奈告辞。之前李处耘是想把女儿嫁给郭都使,若是这桩好事成了、结好联姻,让李处耘投效倒是不难。    李家小娘似乎有点心急,得知罗彦环再度来过府上,便赶着见李处耘问:“罗阿叔见爹爹,有什么事呢?”    李处耘心下明白,便答道:“那郭都使无意,以后不必再提了。”    李氏脸色微微一变,轻咬了一下嘴唇,语气里有些恼怒:“我又没提什么郭都使,只问罗阿叔,爹说哪里去了。什么郭都使,我又不认识!提他作甚?”    她说罢,虽然也持礼告退,言语之中却没掩盖住、带着情绪。    回到房里,正巧见之前那个丫鬟才门口等着,丫鬟也不察言观色,上来就迫不及待地问:“怎样了?”    “没事你就打听个没完,要不我把身契还你,你跟他去行了!”李氏使劲推开门,愤愤地走了进去。    她跟着父亲从宣义镇到静难镇,从来都是别家的人哭着喊着想娶她,就算是一些大官家的衙内,也不嫌李处耘职位稍低,愿意明媒正娶她李娘子!那郭都使却是眼睛长在头顶上,军都指挥使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李氏坐在床边生了一阵闷气,又琢磨,只不过是叫罗阿叔去探听口风,郭都使也没当年让李家难堪……李家娘子又寻思:最大的原因是那人没见过自己,又不是邠州人,只要他见了自己一定会改主意!哼!我从相貌到品行、见识,哪里比别人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