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五十七章 非等闲之辈
    郭绍骑马慢行走到家门口,不料又碰到了京娘,只见她从斜对面的窄街走了出来。郭绍顿时觉得这女子就像神出鬼没一般,刚才没现她跟着,却能恰好在门口撞见。    京娘牵着一匹马走了过来,马背上放着一个包袱,那副样子好像要走远路一般。郭绍在角门口等了一会儿,等她过来、便听得她说道:“你在城墙上要是手抖了,射中了那个人,真的会拿命赔人?”    郭绍一语顿塞,这女人一开口为什么就是叫人难以回答的问题?    但他不能置若罔闻、不予理睬……这是京娘第一次主动和他攀谈,最起码应该积极回应。上次生了那件意外的事之后,已经过了好些天,她已经想通了?    郭绍留心观察京娘的神色,比较平静正常,没有刚开始那样随时可能疯癫的不稳定。如此也好,本来是意外出了事,总得解决;凡事可以商量了,便要好过就此结怨、莫名其妙多一个要杀自己报仇的仇人。    所以郭绍准备表现出积极的态度,也好化解恩怨。    但他没法正面回答京娘的问题,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愣了一会儿憋出一句很冷的自以为幽默的话:“手不会抖,我在祈祷,神仙会帮我的!”    京娘冷淡地问:“你信什么神,如何祈愿的?”    郭绍随口用轻松的语气道:“感谢王母、感谢天,祈求王母保佑……”    京娘顿时白了他一眼,扭头去马背上取包袱。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角门,黄铁匠上前来把马牵走照料。郭绍当然不会阻拦京娘进府,只是见她带着东西不像是来拜访的,便忍不住问:“京娘是要出行……或是搬家?”    京娘道:“我和玉莲住。已经把玉贞观的观主交给别的人了。”    郭绍脱口道:“玉莲是和我睡的。”    京娘一愣,问道:“你言下之意是想赶我走么?”    “不是、不是,那你一会儿去找玉莲,让她给你收拾间屋子。你愿意住这里就住这里,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我绝不会赶你。”郭绍忙道。    京娘道:“我不住内院,就在这外面随便找一间屋暂住几日。”    他们一前一后便向里面走,郭绍先去外院的一间厅堂里等着吃饭,因为厨房在外院。玉莲和董三妹都不在,估计正在做饭……上次郭绍就提了一次,叫她找两个粗壮的妇人雇佣,好在院子里帮着干脏活累活;但至今府上没有添人口,可能一时没找到合适的人。    郭绍先把腰上挂的障刀取下来放在刀架上,然后就解甲,比较麻烦,便招呼京娘。京娘沉默了一会儿,真就上来帮忙,而且手脚很娴熟……果然是练过的行家,可能以前她家有人是武夫。    郭绍见她态度转变,又说道:“那道观里那么多人手,你怎么不带几个亲信的人过来照顾你的起居?”    京娘不置可否。    ……不料才过几天,玉贞观真就来人了,来的不是几个人,一来就是十几个!府上中间的院子没人住,房屋却很多;郭绍和玉莲等都住最后面的园子里,风景好。于是他便让玉贞观来的道士暂时住在中间的院子里。    府上一下子添了这么多人,倒热闹起来。如此也好,偌大一个宅邸,缺园丁、厨娘、购置柴米和干粗活的劳动力,正好用得上。其中有两个又黑又粗壮的妇人,一看就会干活,添了这些人可以让玉莲轻松一点,只要她管着钱粮收支就行。    郭绍稍微算了一下,表示自己的薪俸养这些人口尚无压力。而且不久后钱粮又稍有增加,任命状下来了,兼领二军都指挥使的俸禄比内殿直都虞候高;乾州刺史的那份也照样领。    他既掌虎捷军二军兵权,但毫无要立刻出征的消息;甚至连朝中官员、军中武将也还不确定周军是否会对蜀国开战。东京这阵子比较安宁,为了西征做准备的一些职位调整丝毫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殿前司正在大手笔进行变革整顿的事更引人注目。整顿殿前司诸军的主要负责人是赵匡胤。郭绍现在已调到侍卫司军中,此事对他毫无影响。    郭绍早就在家里说了要西征,玉莲和京娘都知道这件事,但两个月过去了却无动静。    左攸在郭绍面前说得头头是道:“晋阳之役回来后,侍卫司诸军无事,但休整之后便到秋季了。若是马上就紧接着西征,算上准备的时间加上行军耗费时日,在关中动战事之时极可能已进入冬季。关中冬季风大干冷,气候不利于作战,我猜测朝廷用兵应该是明年开春。”    郭绍觉得左攸的“瞎琢磨”还是很有点道理,便附和称是。    据说陕西很多年前的气候湿润温暖,所以关中富庶,自秦以后一直是各王朝的都。但从唐朝中后期开始,陕西的气候就逐年变得干燥,进入五代十国后东京大梁已然取代了长安的地位。所以左攸说此时的陕西冬季“风大干冷”可能并没有说错。    不过郭绍的心情已经变得有点急躁了……战役目标是打下两个州的地盘,这点功绩自然也算军功,但恐怕算不上什么奇功大功;不知完成之后军职能有多少提升,按理应该不会太大。在禁军中上面的赏识和门路当然很重要,但若是没有军功、威望资历作为基础,也很难有所作为。    就这点战功,却需要等到明年;而且似乎也是硬骨头,打下来不易,也不知要打多久。    郭绍心里挂念着娶符氏二妹、与卫王家联姻,可是照现在看来,还一点希望都没看到,可能一两年之后也无太大的进展。所以偶尔他才会心情急躁。    但这也没办法。他回过头一想才后知后觉,真正感悟高平之战那样的机遇是多么难得!只可惜当初自己的职位实在是太低,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错过了天大的机遇,后来就再难遇到了……也许只能在先啃着陕西战场的鸡肋,然后等待征淮南之役?    郭绍准备进关中作战之后,力图战决,省得浪费时间。    但秦凤等州是蜀国的前哨,是他们不被封闭在四川盆地的据点,守可以作为腹心的缓冲,攻可以作为战争的策源地……蜀国肯定不愿意轻易拱手相让。    郭绍也认识到,自己想拿人家刷战功,也得先问问蜀军同不同意。    蜀国当然不同意!所以想要战决,就要全力以赴不能掉以轻心。    郭绍便找左攸商议:“如果西征要等到明年开春,我们在东京几个月没有多少事可做,何不提前准备一番?我没去过关中,对秦、凤等地形风物一概不知;我想向侍卫司告假,就说去关中访寻亲戚,然后借机寻访询问一番秦凤诸州的情况。”    他积极想要建功立业,追随他的人当然欣慰,左攸沉吟许久便道:“主公若是要去,在禀告侍卫司步军司之前,应该先和宫里的宦官说说;然后告诉宰相王溥。”    左攸只知道皇后愿意提拔郭绍,但不知是皇后亲口透露西征的事。大相国寺那件事郭绍谁也没说。    郭绍采纳左攸的提醒。明年开春才出征只是他们的猜测,万一时间猜错了,到时候朝廷点将找不到郭绍,岂不坏了大事、白忙乎一场?    先告诉上边的“贵人”,无论是皇后还是枢密院的宰相都肯定对军机一清二楚,他们点头了自然就不必再担心。    这时候郭绍才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从来都是皇后派宦官联系自己,自己却没办法和他们来往。他一个虎捷军的武将,上直要么去侍卫司官署报道,要么去虎捷军第一、第二军的驻地营房值守,连皇城的门都不能进,如何能找到宦官?    郭绍打算先将这件事告诉王溥,然后等一段时间,看皇后能不能知道。最后才正式向侍卫司告假……若是无法让宫里知情,也是没关系的;王溥若是没有异议,证明出征时日还有一段时间。    事情很顺利,王溥知情后两天就有一个宦官在一条街上碰到了郭绍,并且赞成他提前准备。    此事让郭绍顿时很惊讶,宰相王溥才知道这事儿两天,宫里的人就了解到了?他不得不这么揣测:难道皇后的势力触角能到枢密院?符氏一个后宫女人却似乎不是等闲之辈,不仅在武将中很有威望恩德,连军机要害官府也有人?    ……    ……    ps:不好意思今天更新很晚,昨天太累,今天白天又有点事耽误,回来心浮气躁的。我近段时间设法存点稿子,调整一下更新时间,努力做到稳定更新的基础上偶尔爆。    昨天又打掉了第二只鬼,谢谢大家了,我写了一篇感言、也算贺词,在书评区顶置帖子里。大家挺不容易的,有兴趣的话都看看吧。    西风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