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五十四章 不嫌难受么
    史彦后天要去巡视城防,这个消息不容易,一般人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干什么?只有王丞相这等人才知道,至于丞相怎么会对武将的行踪了如指掌,就不得而知了。    “酉时刚过,史彦今天下直后如果回家了,现在正好在家里。”郭绍道,“后天他就要去虎捷军驻地,时间很紧。万一明天找不着史彦,咱们就错过机会了,一点缓冲余地都没有。我看这样,现在就去,起码还有第二次机会。”    左攸道:“主公所言极是。”    这座宅邸是三进格局,于是郭绍叫左攸在外院客厅等着,他紧进中院唤玉莲找常服出来换,自己急着解甲。他觉得时间虽然急迫,但衣服还是要换一下的。想着史彦那脾气,自己穿着甲胄上门,他会不会以为是要打架……倒不至于,不过穿袍服更随和一些。    玉莲一边帮忙一边说道:“我今天上午叫黄铁匠去玉贞观,把郎君要出征的事告诉京娘了,你让我告诉她的。”    郭绍随口道:“我什么时候说过?”    玉莲道:“早上我问你要不要告诉京娘,你嗯了一声,不是赞同?郎君不想告诉京娘?”    “没事,告诉她一声也是应该。”郭绍顾不上这头。    玉莲又问:“你去拜访同僚,会不会在他家吃晚饭?”    郭绍想了想,便道:“你们自己吃吧。如果史彦没留我,我便和左攸一起找个饭铺吃了回来。”    收拾妥当,郭绍出来没见着左攸,问黄铁匠,说出去了。郭绍一拍脑门:“我不知道史彦住在哪里!”只有等等,左攸不会这么不靠谱,招呼不打就回去了吧?    黄铁匠又道:“那个叫京娘的妇人在门外。”    郭绍道:“你怎么不请她进来,杵外面作甚?”黄铁匠道:“她没有说是来干嘛的,也没说要求见……”    郭绍无奈地下令他去请,黄铁匠这才从角门出去。不料没一会儿京娘就跟着黄铁匠进门来了,郭绍站在客厅门口等左攸,正巧见着。    京娘的神色仍然是冷冷的,没有一般人见面要行礼寒暄之类的迹象。郭绍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报以友善的微笑。    这娘们既没有要说话的意思,郭绍也不知从何说起。忽然觉得她身上哪里不对劲,倒不是她女扮男装穿了一件翻领布袍的缘故……很快郭绍明白了,是胸部,虽然此时看起来还是鼓囊囊的,但并不是撑起很高;郭绍是见识过的,这夏秋之交穿得薄,正常情况下她的胸脯肯定会明显地把上衣撑起来。    他也没多想,随口就说:“你也不嫌难受。”    不料京娘立刻就懂了,脸上刷一下变得绯红。    这时郭绍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正有点懊悔,却见京娘没什么反应,并未像上次那样被轻薄了就要上来拼命。郭绍心下稍安,心道:难道她已经想通了,准备认命?    就在这时,左攸走到了角门口,见有女的在,急忙退了出去。郭绍看见了他,忙对京娘说道:“我还要去办一件要紧的事,你一会顺着路进里面的院子喊玉莲,让她给你做晚饭。今天恕我不能亲自款待了。”    京娘突然开口道:“什么要紧的事,不就是求功名求富贵么?”    郭绍愣了愣,干脆利索地说道:“对!谁不愿意过富贵的好日子,喜欢吃糠咽菜,我真心服!”    说罢便掉头出门,遇到左攸,见他提了个篮子,一个穿长袍的文士提着这么个篮子确实有点笑人。左攸道:“咱们不是去贿赂史彦,不过空着手也不太好。我随意在口子上的铺子买了一些糕点、一些果子,那家铺子的甜食我尝过,手艺不错。大人不喜,小孩儿一定爱吃。咱们提着一点礼物登门造访,什么姿态便不言而喻了。”    “左先生想得周到。”郭绍道。他也没矫情要给左攸钱,一点糕点果子也值不了几个,上次官家的赏赐分下来双份不知要买多少。何况左攸作为郭绍的幕僚,郭绍拿了俸禄也会给他包一份,算作是自己养的士。    二人便牵马一前一后去往史彦府。    及至府上,投出名帖。运气不错,史彦正在家中。郭绍和左攸也得以进门,走的是大门旁边的角门,实属正常,史彦比郭绍的职位高几级,总不能叫史家开大门“迎恩公”。    史彦果然是架子挺大,自己在客厅里坐着等,别说到房门口来迎接,连站都不站起来一次……不过郭绍也不和他计较。起码他看到名帖知道自己来了,立刻就接见连等都没等。可见史彦不仅记得名字,也惦记着在战场上的事。    郭绍言谈之间也绝口不提那茬,就当是没生过一样,连忻口一战那事儿也不提。不说那些,俩人之间的话题就非常少了,郭绍只说听到消息会调到侍卫司云云。    这时有一个丫鬟端茶上来,郭绍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好笑的场面:若是史彦一时兴起,在家里抓住小姑娘就干那事,小山一样高壮的身躯压在小鸡一样弱的女子身上,该是多么悲惨的事……    郭绍6续废话了不少,便道:“听闻史将军后天要巡视城防,不知可否让末将随行?”    他便轻轻这么一问,并不说为什么要随行,其实原因很简单:狐假虎威的山寨版。    “你听谁说的?”史彦忽然问道。    郭绍愣了愣,倒没料到他如此直接问这个问题。而且史彦身材过于威猛、声如洪钟,气势十足的架势,很能给人压力。旁人就是觉得他对自己没有威胁,也会莫名感觉压力逼人……好像随时会被他揍一顿似的,这么大个的汉子,又号称大周第一猛将,几个人揍过他?所以感觉非常不亲和。    郭绍只得据实答道:“枢密院的一个官员。”只愿史彦看在战阵上救他的份上,别在继续逼问究竟是哪个官员了。    史彦“哼”了一声:“舞文弄墨,耍嘴皮子的文人,没一个好东西!”    郭绍不置可否地应付着,觉得史彦不爽也实属正常,谁也不愿意被人背地里监视着。他这不客气的话,并不是冲着郭绍来……郭绍如此提醒自己。    穿着文士巾帽长袍的左攸在旁边也很淡定,似乎左攸比较免疫地图炮。    史彦这家伙,好像看谁都不顺眼,至少给人的感觉是那样……郭绍都没觉得自己哪里惹到他了,他就变得很不高兴起来,而且一不高兴一点掩饰都不用,当下就把茶盏丢在几案上,洒了一案的茶水,硬生生地喊道:“送客!”    郭绍表示为了自己的事,脸皮可以厚着。当下就不顾史彦不客气,又问道:“那后天的事……”    史彦道:“早上早些,到侍卫司衙门外等我。”    “是,那末将等告辞。”郭绍也学着左攸糊涂淡然的样子,全然不顾别人的脸色,又指着提进来的值不了几个钱的糕点,专门说道,“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郭绍和左攸一道很快就出得府门。二人骑着马一前一后默默走出这条街。    “史彦不太高兴的样子,不知后天会怎样,会不会在将士们面前不给我面子,反而叫我下不了台,适得其反?”郭绍沉吟道。    左攸叹了一口气,答非所问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史彦能到现在还生龙活虎,确是不易。”    郭绍想了想道:“好像官家很赏识他,一个武将能得官家赏识,还怕得罪谁呢?”    “湫!”左攸策马上来与郭绍并肩而行,侧过头小声说道:“我瞎琢磨啊……官家是不是觉得史彦威名大,想用他在侍卫司制衡李重进?”    郭绍沉吟片刻,摇头道:“天子圣心,做臣的哪能容易猜度?”    左攸又小声道:“史彦还真就是个纯粹的武夫……李重进我不清楚,以前没门路官做得太小,没机会见识见识。不过既然官家这么费心费力,好不容易把他从殿前司挪到侍卫司,又有急着加强殿前司的迹象,恐怕李重进也不是好对付的。就史彦那样,怎么和李重进平衡?”    郭绍不答。他前世虽然学历也不低,不过和古代文人还是完全不同的,又在五代十国几年习惯了武夫的生活,所以一般不愿意去议论太遥远的事。    左攸神神秘秘地回头看了一眼,这巷子在市井中,没什么人,就算市井小民听见了估计也听不懂。他便低声继续道:“主公调升侍卫司,是要去西征。这是个机会,如果能立功进一步;以后再有机会爬几步的话,达到与李重进、史彦差不多平起平坐的地位……那时便可以代替史彦牵制李重进,势必得到官家的倚重。”    郭绍心道:你不废话么,我去西征就是要立功捞军功资本的,我还等着娶符家二妹呢。西征那点功劳,也许还远远不够;不过没关系,我已经知道朝廷会打淮南了,机会有的是,只要上边愿意给你。    如果郭绍不是心急火燎满腹斗志,现在任命状都还没下来,何必到处打听捣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