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五十三章 惜字如金
    郭绍一面说是误会,一面请王溥到西华门外的茶楼喝茶吃点心。不料王溥甚是赏脸,派人先将儿子王贻正送回家,然后就和郭绍品早茶。    西华门外,北面就是金水河。金水河南岸酒肆茶楼饭馆很多,能赚吃皇粮的人的钱;只因西华门内就是有西府之称的枢密院,内外又有不少官衙。在这边办公和活动的公家人非常多,于是有穿官服和披甲人出现的情况、实在正常,有不少店小二都见过宰相级别的大官。    王溥和郭绍找了个里面清静、外面临街的地方入座。王溥可能知道郭绍是个武将,自然就不聊诗词歌赋之类的文雅话题,要聊恐怕也只能说“小呀么小二郎”这个层次的,说说笑罢了。    郭绍主动开口道:“末将上回听向将军言,晋阳之役班师回朝时官家论功行赏,多亏了王公举荐,末将才得以升内殿直都虞候。一直想登门拜谢,又怕唐突。末将心有感激,请受一拜。”    王溥忙摆手道:“算了算了,市井之间不是打躬作揖的地方。我为官家举荐贤能,不过是分内之事,不用道谢的……何况我的举荐也不过是锦上添花,不敢居功;皇后也很赏识郭郎的忠勇。”    今天王溥这么给面子,堂堂宰相轻易就被个中层将校约出来了,恐怕也是觉得郭绍在皇后符家那边有关系。    郭绍便据实道:“末将年少时在卫王府上做过士卒。”    王溥见他不愿意说,当然就不追问。但看样子,王溥完全不信郭绍这个解释,符家府上的士卒太多了,难道每个在符家效过力的人都能得到皇后亲自提拔?    就在这时,王溥道:“郭郎要改侍卫司那边的军职,然后和向训一道西征,你应该听说了?”    “是,我已经听到消息。”郭绍道,“只不过我突然管这么多将士,以前没有经验,心里还是有点不太踏实。”    王溥说道:“这有何难?兵权在你手里,除了不能在东京擅自调动兵马,军中别事还不是你说了算。生杀赏罚之权操于他人之手,那些将领还能敢不从命,敢不讨好着你?”    “王公所言极是。”郭绍沉吟道。他听王溥愿意说这事,只是还没说到有用的东西,便想继续鼓动。    他心下寻思:显然皇后有心提拔,人家檀口玉言承诺想把符二妹下嫁,岂是说着玩的?但皇后毕竟是后宫的人,不仅不能躬亲扶植,派内宫的人太频繁太显眼了也不太好,皇后身在幕后正是诸事不便。    如此情况,郭绍怎么能全部所有事都指望着皇后?他就指望着在关键的时候皇后能提携一下就非常难得了……具体怎么办,还得靠自个琢磨。眼下他就在设法自找门路,在王溥身上打主意。    郭绍沉吟道:“话虽如此,毕竟我年轻资历浅,若是将士不服,用酷刑严惩弹压终究不是办法。”    王溥点点头,顿了好一会儿,才轻轻说道:“后天史彦要巡视南面外城城防。”他说罢便起身道:“正是上直时间,我不便耽搁得久了,这就要返回衙门。改日再叙。”    刚刚两人都不紧不慢地在这儿闲扯,忽然之间王溥就着急了,好像是用肢体语言表示: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郭绍忙道:“我送送王公。”    史彦……今天王溥的话里,最重要的人就是史彦。提起这家伙,郭绍先想到的就是他不问青红皂白把乱兵、无辜被掠妇人一股脑儿砍了的事;然后就是“草船借箭”一般浑身插满箭矢的场面。虽然郭绍也想通了史彦的做法在这个时代实属正常,但心里还是对他那种完全轻视人命的态度有抵触。反正郭绍私下里对史彦没多少好感。    当然这并不影响正事,郭绍走到这一步,如果完全按照自己的个人喜好来,如何还想尽最大努力成事?    史彦在忻口没死!死了的话王溥怎么说他要巡视城防?    这厮在晋阳之役的时候是前锋都指挥使,那时郭绍是知道的;班师回朝之后干什么职位去了?王溥肯定知道……但他没说。王溥此人,说起废话来滔滔不绝,一说到关键的地方就惜字如金,尼玛呀!他要是把话说明白点、说详细点,现在自己就不用麻烦在营房里冥思苦想了。    就在这时,王审琦进屋来,便问道:“那后生是王溥丞相的公子?”    郭绍点点头:“是,倒是是,不过被他爹弄回家管教去了。”    俩人便嘿嘿笑话了一阵。    郭绍心道:王审琦或许知道史彦现在在干什么,问他倒是省事。不过郭绍又回忆了一下,王溥说那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说完不便多言就要走的场面……或许这事儿不应该拿出来到处宣扬。    向训府上次的宴席上,王审琦是和赵匡胤那帮人有说有笑进来的,应该是赵匡胤的人;郭绍当然清楚赵匡胤是后来的宋太祖一代牛人,但正因如此,他才下意识地有所提防和谨慎。    何况王审琦这一干人都是殿前司的武将,郭绍很快就要离开殿前司去侍卫司那边,再向他们打听不相干的事总是不好。    郭绍打算找左攸问问。左攸从来都是小官小吏,不过似乎很了解关注一些官场上的事,上次叫他去疏通开封府办玉贞观的事儿,他就办得很利索。    这两天左攸也不知跑哪里去了,一眼都没见着;这小子回京后什么文书郎的官也不干了,整天不是帮郭绍办事就是游手好闲。    郭绍出营,找到罗猛子,让他不必在军营值守,去左攸家候着,找到左攸了就让他酉时去郭绍府上见面。    酉时,郭绍下直回家,果然在府门前碰到了左攸,便招呼他到外院客厅说话。    左攸道:“史彦?主公还问什么王审琦,您直接回来问我不就行了!一听说您升到侍卫司虎捷军了,我已经把侍卫司相干的人打听了个一清二楚。”    郭绍大喜,心道谁道乱世文人没用,幸好有左攸帮衬……此人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得来容易,不过确实很多武将都没法子收到一两个真正有用的幕僚。左攸干郎中医伤兵不怎么行,记得当时在去武讫镇的路上不断有人被他医死,不过一回到东京他在官场上的熟悉还挺行的,远远出了一个普通小吏的见识。    左攸道:“史彦在忻口大战,把前锋行营的精锐骑兵折损了干净,先是被降至虎捷军左厢都使、削感德军节度使;但回到东京后,官家又复述感念他在高平之战中奋勇不顾身的战绩,重新提拔。现在是侍卫司马、步军都虞候,镇宁节度使。    除了史彦,亲军侍卫司别的人我也知道,都指挥使是李重进。主公肯定听说过李重进,他是太祖(郭威)之甥;太祖是他的亲娘舅……”左攸顿了顿上前悄悄说道,“太祖是本朝官家的姑丈,只不过收了官家做养子。太祖和李重进还更亲,起码有血缘关系;官家却是太祖妻子那边的亲戚,只不过占了养子名分。我这样一说,主公能琢磨明白官家对李重进的心思了么?”    郭绍寻思了一下,微微点头。    左攸又道:“不过李重进以前也是殿前司的武将,太祖时期在内殿直、小底军、大内都检点、殿前司都指挥使等一干职位,一直在殿前司干……今年初官家即位,他才改的亲军侍卫司,在侍卫司这边恐怕根基还不深。    方才主公说王丞相只提到史彦,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史彦却不同,他从虎捷军干到龙捷军,又到侍卫司马步军司,一直在这边打转,琢磨一下,揣测一番,可以肯定史彦在侍卫司熟人很多、根基很深。”    郭绍听得频频点头,左攸就是这点好,有话都是倾囊相授。郭绍也感受到了权贵文人和草根文人的区别、王溥和左攸的天壤之别。    王溥是丞相,就算知道郭绍和皇后有关系,于是很给面子,但总要装|逼,自持身份拿拿架子,整得你半懂不懂的……左攸却不同,他一个小官小吏,没有出身门庭、没有父辈人脉,几乎没有出路,遇到有人赏识还顾得上什么节|操,一门心思就追随鞍前马后了。    左攸又道:“王丞相提史彦这茬,一定是想要你在出征之前,先借他的积威在军中打个威信底子。史彦虽然不直接领虎捷军了,他却是最佳人选,因为主公您对他有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郭绍皱眉道,“我倒没觉得他领了多少情。向训将军可谓比我做得更多,人家为了救史彦最精锐的老本都赔了大半,史彦什么态度?”    左攸嘿嘿一笑:“主公您也是将领,还不懂武夫的人情世故?那史彦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自视甚高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屈尊不下身段罢了,其实只要是人哪能没点恩怨之分?您只要主动去找他,给足面子,史彦肯定就顺着台阶下了。”    ……    ……    打鬼求支持,月票榜掉下来了。给西风一个小爆的机会吧!哭着喊着求大家都出点力!    总结的小技巧:1oo币的小和1万币的大比较划算,中间那个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