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五十章 铺床叠被
    皇后在蒲团上,宽松的长裙盖住了腿部,甚至分不清她究竟是坐着的还是跪着的。但应该是跪着的,人可欺,神如何欺?    她穿着素白的丝绸袍服,料子上的花纹和做工都非常精致,但显然不合身,太过于宽大。在郭绍看来有点像孕妇装一般……一般穿这种宽厚衣服的女人,要么身材太臃肿难看、所以不愿意让别人看见,要么就是太好看却不愿意让别人看见。皇后显然是后者。    “咚、咚、咚……”节奏舒缓的木鱼声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    符氏在蒲团上跪了非常久。院子里本来点着香烛已经燃尽,但没人续上……如此漫长的等待,吃饭都能吃两三顿了,上百人却在寺庙院子干等着,什么也不能做。    但符氏就是不怕让这么多人等,他们等他们的,有人愿意在这里干等却没资格。她不慌不忙地跪在佛前,偶尔能隐约听到很细微的声音,似乎真的在和神说话。    她终于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却没有转过身的意思,继续在那里背对着人站立着。    忽然她开口说话了,很轻,但郭绍这边的门口离得很近,正好能听见。    “可能过几天,你的任命状就会下来。虎捷左厢都指挥使。”    是在和我说话?郭绍一听这话,感觉应该是在和自己说话。他没有开腔应答,皇后背着着自己,显然她不希望其他人见到她在和郭绍说话。他便默默听着。    而门口对面的老宦官曹泰半眯着眼睛一副像要睡着的样子,确实大伙儿站得太久了……宦官好像什么也没听见。    “你会被派去西征,收复秦凤二州,我希望你这次能在战场上表现出可以书写的地方。”符氏顿了顿,又平静而轻地如同自言自语的口气说,“这样你才能有足够的资格,在接下来的征淮南战争中有所建树。    南唐是除中国之外最强的国家,富庶程度和人口数量甚至早已过我朝。打淮南,旨在占据南唐国在淮河流域的盐铁、精兵地区,让他们失去北进的能力。这一仗将是至关重要的一役。你能在此役中有建树,便已有足够的威望和能力成为官家倚重的肱骨之臣。”    “到那时,我把符家二妹许给你。你会喜欢她的,她的样子和我很像,而且更年轻貌美……你娶了皇后的妹妹、和符家联姻,会什么样子会得到些什么,我便不多说了……    最后四个字给你:先北后南,重在契丹。”    郭绍狂喜!    接下来的事,他都只是呆呆地应付,心思仿佛已经飘到云端。天大的馅饼在头上,叫人都有点不敢信了。    娶皇后的妹妹、王爷符彦卿家的千金,势必位高权重,手握重兵重权;而且,皇后亲口说的,妹子和她很像、还更加年轻貌美。天下真的有这么好的事?    符二妹……郭绍从大相国寺回到皇城,又换值回家,一直都想着这个事。虽然还不认识,但是显赫高门大户的大家闺秀本就是先成婚再谈感情。    回到家又见到了玉莲,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心情。    ……想起前几天玉莲的反应,她对符家的莫名情绪,郭绍又琢磨了一下。她或许并非完全因为吃醋和妒忌,只是不想自己为了符皇后、又像以前那个“少年郎”一般奋不顾身吧?    他完全理解玉莲的心思,好不容易有个依靠,要是为了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女人死了,她肯定很不好过。    郭绍当然不是以前那个人了,只是不知如何向玉莲解释。    但是要出征的事,理应早些让她知情,毕竟一出去少则也是几个月。    于是吃过饭了,当她在铺床叠被之时,郭绍便干脆地说了出来:“今天我得到了消息,会改任虎捷军左厢都指挥使,然后西征蜀国,打关中的秦、凤等州,可能会离家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去还不知道。”    郭绍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轻快,没能伪装什么,确实是他此刻想要建功立业的期待心情。    玉莲顿时愣在那里……不过郭绍本来就是武将,出征打仗就是他的本职,无法避免的事,她应该能懂的吧。    她不仅没劝,而且沉默了很久什么也没说。    郭绍渐渐有点纳闷起来,无论怎么样,她总应该有点反应才对。    玉莲愣了一会儿,便默默地铺好床,然后上来服侍郭绍宽衣解带……她真的把郭绍侍候得很好,偌大一个院子,几乎就只是她和董三妹在干活,而董三妹又小。但她还是给郭绍洗衣做饭收拾院子,一切井井有条,把郭绍服侍得跟大爷一样,回家什么也不用做。    反而是郭绍终于忍不住了,问道:“玉莲,你就不说点什么?”    她忽然答非所问地轻轻道:“你是不是曾经有个姐姐?”    郭绍诧异道:“我说出征,你就不关心这事?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玉莲道:“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你。以前在龙津桥坊,就问过你,你没回答我,那时我也不敢继续追问。”    “我确实有个姐姐。”郭绍原本沉迷于极大希冀中的狂喜一时间低落了许多。    玉莲听罢,眼神就变得认真起来,忙道:“你告诉我一些有关她的事,可以么?”    郭绍应该庆幸,玉莲没有问姐姐现在在哪里,是死是活……不然真不好回答,只有撒谎了;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千年后的人,管不着那边的事了,这等稀奇古怪的话、就算说出来也不容易叫人明白。    而他除非万不得已,真不喜欢编造谎言,宁肯不说。    他沉吟片刻,觉得有些事说出来也没什么,便说道:“以前家里的处境挺艰难,姐出嫁时似乎有点仓促,后来为我求学付出不少……我有句话很想问她,是不是因为想帮我,才那样做的……”说到这里,郭绍的情绪已非常低落,有种莫名的懊丧笼罩上心头,最后一句话声音已经很小了,有气无力的,“可是没有机会再问她了,也没机会了却自己的心愿。”    玉莲低声问道:“她去世了么?”    郭绍不答。    ……    ……    ps:今天临时有点急事,存稿又没了,所以赶回来后,这一章有点仓促、字数也少,对不起。    对了,上次1o号打鬼打赏了太多的书友,15号那次我也不好意思强求了,随意吧;不过上次打鬼活动,可能有些书友有事没赶上,15号就看你们的了,希望能成功打掉鬼王,谢谢大家。